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假如以前有人在周娇前面说东北有春旱。

    她一定鄙视对方的智商。

    东北地区春季那大面积的积雪,还有四处可见的河流。这些是摆设?

    如今她为自己的无知而羞愧。

    在周娇的想象中,东北有大涝,有雪崩,有泥石流,也不容易发生旱灾。可现实给她上了一课。

    过完年,时光飞逝。随着天气转暖,积雪减少,农家春耕成了大家的希望。再怎么劳累,只要想到收获时的喜悦,铲地球算什么?

    去年两场秋雨后,一直没下雨,老队长愁得棒着长烟斗不放。尤其听说关内更是一直干旱。他更是天天绕着河岸上下游来回走动。

    报纸上一出现哪里缺雨水,周娇的心就一揪揪的发紧。唯一安慰的是家里的水井只是水位低了,还是清澈可饮的甜水。

    县城里没人会去特意关注农民的收成,也没人注意到周围的村庄已经打算今年大量减少种植水稻面积。

    周娇牵着儿子,站在路口排队。小小四方块的豆腐,让大家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她前面的黄娟低声感叹,晚上终于可以吃到鱼头豆腐汤了。

    周娇理解她的兴奋。正月开始粮本上再也没见到出现黄豆,这几个月谁也没吃过一口豆腐,怎么不开心?

    她蹲下抱起儿子,看着儿子笑容。不得不说,自己真是有福之人。她没法去想象,假如没有空间,他们一家人该怎么活?

    提着买到的一小块豆腐,周娇跟着黄娟慢慢地往家走。

    “娇娇,你公公婆婆这次几时回来?”

    “他们不放心喜子几个,过两天应该会回来。娟姨找他们有事?”

    黄娟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事。就是想知道哪里野菜多,打算没上班去挖些。这个你婆婆有经验,你不行。”

    周娇哑然失笑。她还真不行,前几天回村,她在周围没看到一根野菜。她倒知道山上有不少,可没张国庆在身边,她也不敢去。

    “等她过来,我转告她。过段时间野菜就长得快了,不担心挖不到。”

    黄娟点点头,内心好笑不已。这孩子还以为野菜在那静静等着长大让人摘呢,迟点过去早就没影了。

    这边黄娟转身离开还没进门,那边赵媛媛骑着车子跑过来。

    周娇好奇地看着她。

    “先进去再说。我渴死了。”说完,赵媛媛已经推着车子进入院子。

    客厅里,周娇放下平安,让他自己玩。一直等到赵媛媛连灌两碗水,才见她开口。

    “套子他们组织去野外郊游,让我过来通知你们。”

    周娇摇摇头,“小五还要上班,我不去了。”

    赵媛媛跺着脚,急得用手指着她,“你都还没问去哪里就说不去,是不是缺了诚意?小五周末上什么班?这次不去也得去!”

    平安不甘寂寞地插言,“我也要去。”

    “好样的,宝贝!姨姨带你去看世界。”

    周娇笑着摇摇头,“现在不适合郊游。等夏天了再说。”

    “你少来。夏天估计你们一家人回京城了。宝贝你说去不去?”

    平安看了看她,“我听妈妈的。姨姨你还没说去哪?”

    周娇闻言哈哈直笑。确实如此,说了一堆废话。

    赵媛媛伸手欲捏平安,被他打断手,也不生气,乐哈哈地说道:“去水库,哪里可以抓鱼,烤鱼给你吃怎么样?”

    平安都不用等周娇回答,“不去。”说完转身跑去玩玩具。

    周娇见她要去缠着孩子,赶紧拉住她,“我们真不打算过去。这个周末我干妈他们一家人过来,我得在家等他们。”

    赵媛媛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过了好几会,幽幽地说道:“那我也不去了,他们几个男孩子就我一个女的去干嘛。”

    说完,想想叹了口气,“本来还以为可以出去散散心。”

    周娇闻言轻皱眉头,“遇上什么事了?”

    赵媛媛佯装无知,眼珠子不敢看向她,“什么遇到事。我好好的有什么事。就是天暖想四处走走。”

    周娇见她不想说,也就没再问。每个人都有隐私,她不喜欢刨根究底。再说,赵媛媛除了少女心事,还有什么事情可烦。

    闲扯了几句,眼看要吃中午饭,周娇拉也拉不住,赵媛媛又急急忙忙地跑走。来去一阵风,连平安看了都跟着周娇摇头。

    中午张国庆回家吃饭,倒是提到了一些信息。

    赵大山老家催他寄粮食。

    这么一说加上赵媛媛,还有什么不清楚。看来赵大山夫妻俩意见不统一,内部出现矛盾。

    张国庆担心地看着周娇。他真怕自己媳妇觉得欠赵大山人情,又觉得有富余,傻傻地去接济赵大山老家人。

    周娇无语地看着他。需要这么明显的表露吗?自己又不是脑子错乱。既然赵大山有富余那就寄,他老家没口粮,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我是圣母玛利亚?”

    张国庆闻言哈哈直笑——有这意识就好。

    夫妻俩抱着儿子逗着乐子打趣。不料想真有圣母过来了。

    “娇娇,这些野菜你先吃着看怎么样。要是喜欢吃,我过几天再去挖些给你。你自己千万别跟别人一起去野外,平安还小,野地上不安全。记住了吧?”

    周娇看着张美丽送过来的一篮子野菜,头疼地看着张国庆。得了,你快看看你家圣母大姐。

    张国庆看了看篮子里收拾地干干净净的嫩野菜,忍不住笑道:“姐,你该不会给自己留下老得掉渣,好的全给我了吧?”

    张美丽得意地摇摇头,“这次找到一个好地方。我和你二姐俩人挖了不少,够我们三家吃一顿。等没上班我再去找找看。”

    张国庆听了汗颜。

    “大姐,你别去找。等周末,我跑山上一趟,你想有多少就有多少,还可以随你点菜。每天上班还要挖野菜,你没看你都瘦了一圈。”

    周娇紧跟其后说道:“就是。姐你没上班就好好休息。别老不注意保养自己,年轻身体要是亏损太多,等老了养也养不回来。”

    张美丽不愿意跟着两个孩子说话了。再说下去,她都不用干活了。人活在世上年轻不干,老了想动也动不了。自己还想多干几年替孩子们好好存钱呢。

    “我走了。没事别上山,山里多危险。想吃什么野菜告诉姐,你们只管带好孩子就行。没事千万别上山知道了吧?”

    平安见她要走,迈着小腿,拉着她,眨巴着大眼睛,“大姑姑,你低头。”

    张美丽刚想抱起他,听了赶紧蹲下。不料想自己嘴里被孩子塞进一颗奶糖。激动的她抱起孩子,高兴的哈哈大笑。

    张国庆与周娇对视笑笑。难怪说孩子们的心灵最透亮,最纯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