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408章 进深山
    距离那天大家采野菜,已经过去好几天。

    张国庆一直想不出找谁陪同。

    选个信得过人太难。生手一个是不安全,再则,还要自己保护。老猎手,他还没什么人信得过。他爹倒是老猎手,可他不想让家人知道太多。

    他严重怀疑王老爷子不会单单为了人参,也许还有什么宝贝。人家不说,他也不戳破。老爷子的人品,他信得过。

    如此一想,张国庆最终决定还是单身跟着他们祖孙三人进山。只要一有不对劲,就脱身退出。

    下了决定,事情就好安排。周末前一天,张国庆请了假。他半真半假地告诉周娇,王老爷子祖孙三人上山待两晚,他想跟过去看看。

    周娇考虑到有王老爷子在没什么问题,再三让他保证安全,点点头同意了。一个大男人,他也不可能围着妻子儿子转,没一点自由空间。

    临走前,周娇有些不放心,特意将自己小手木仓交给他,拿出配置药粉交给他。送出门的时候递给他干粮,还多吩咐一句注意安全。

    张国庆心情复杂地走出门,回头看着周娇牵着儿子在大门口。唉…怎么心里不是滋味呢?他从没对周娇撒过谎,突然有点不想走了。

    想到王老爷子,他最终还是快步离开。要是老头没带儿子孙子,他一定马上回来。此刻他有些后悔草率答应别人。

    一路疾走,很快与王老爷子在约定好的木屋子遇上,张国庆见他果然带上大儿子大孙子安心了些。暗暗希望可以带些东西讨媳妇欢心,不会被她罚得太重。

    四人皆是走惯山路,很快来到深山外围。奇怪地是王老爷子此刻停住了脚,凝视着张国庆不语。

    张国庆知道重点来了。到了此刻有什么危险或者什么目的该讲了。看着这情形,估计所图极大。

    王老爷子问张国庆知道不知道野山羊血?

    张国庆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要迷药。老爷子说得当然不是普通野山羊,要是他没理解错,应该就是他爷爷曾经提起的古代贡品野山羊血。

    听说一指甲盖的干山羊血,可以让大出血奄奄一息的人能马上止血,死而复生。除了止血,还除痈,总之神之又神。可他爷爷从没见过实物,更不要说自己。

    王老爷子神秘地笑了笑,说起他年轻时候曾经在采山参遇上过,那长得和山羊相似,可绝对不是山羊,速度很快,都是飞跃。他听自家师傅谈起过,后来回家想了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野山羊。

    张国庆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不会老糊涂了吧?被老爷子拍了一巴掌,他才正色等着老爷子安排。

    这事保密,不管是不是找到,都得保密!

    张国庆点点头。他估计对方也是信得过自己的人品,正如他信得过他们一样。真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他情愿冒险一次。女人生孩子在这可没有什么好技术能保命。拼了!不对头他就跑。

    王老爷提醒,那东西速度快,只能在分口撒迷药。四个人占守四个位置,只要打中解开看血是不是含紫色就知道。

    张国庆听完点点头。他看了眼王老爷子大儿子,见他一脸愁眉苦脸,估计是老爷子家里亲朋好友谁生重病等救命。

    四人开始整理好工具,跟在老爷子后面靠近深山。越往上走,张国庆就知道对方要去哪里。那地方极其危险,搞不好有东北虎都说不定。什么是原始森林?那片连他爷爷都不敢带他进去。

    他凝神细听,一刻也不敢放松。要知道这些深山老林,最可怕就是大野兽躲在暗处,突然给你来个袭击。那真是拍的人可以当场断气。

    紧紧跟着他们祖孙三人后面,张国庆没去理会遇到的猎物。春天能不打怀崽的野物还是饶过它们一命。

    幸好不是冬天,一路翻山越岭,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才来到王老爷子说得森林。一排排都是参天大树,贸然进入绝对会迷得头昏脑涨。想要进去没点本事,别想出来。

    张国庆什么也没说,紧盯着王老爷子祖孙三人。不说出合理方案,他得走了。就是里面有神仙草、不死药,他都拔腿就走。

    王老爷子看来早有预谋,让他大孙子从竹筐里取出红色一桶油漆,用刷子一路刷过去。他大儿子开路,他带着张国庆在后面慢慢走。

    张国庆摸了摸鼻子,他有心想说油漆味道,估计连动物都吓跑了,更别说什么野山羊出现。考虑片刻,他终究没开口。只管自己记暗号,注意着周围。

    许久没人经过,脚踩着落叶上,好似踩在长毛地毯上,软绵绵,让人一点都没法踏实下来。

    就这样,沿着最靠边的位置,一路走,走到一处山坳处。还真见到一片的参地,上面还有棒槌鸟在头顶飞来飞去。

    王老爷子大孙子高兴地问老爷子,这里是不是就是找的参地?念叨着发了,发了,真大发了。

    被他爹狠狠地捶了几下终于安静下来。

    张国庆顾不上理会他们父子俩,等着老爷子安排。他如今只想知道接下来所谓的山羊在哪出现过?

    人老成精,王老爷子也不说,只让现在先挖山参,接着再寻个地方今晚留宿。还好心情地开玩笑,谁挖迟了可别后悔,他是一打到山羊就立马走人。

    张国庆斜了他一眼。真以为他们三人,他就输?既然老爷子还有心思开玩笑,那应该也就在这周围不远。

    参地处于阴暗处,周围全是野菜野草,茂密的一不小心就错漏过去。王老爷子大孙子还有点理智,再怎么兴奋还知道先看看有没有蛇这些危险生物。

    打死了三条蛇,四个人开始拿出竹刀开工。没人说话,四下寂静地让张国庆都可以听到不远处有一群野猪的啃食声音,有蛇在草丛爬行的索索响,松鼠从树上移动的声音,还有不远处蜜蜂的嗡嗡声。

    张国庆挖好一小堆“萝卜”,看他们还在一脸严肃地埋头苦干,他开始有些不耐烦。这些东西少还觉得稀罕,多了就没什么可稀奇。尤其他见王家大孙子连十来年参都不放过,真是想捶死这个棒槌。

    用树叶包扎好系上,放入竹筐内,张国庆站在原地盯着蜜蜂嗡嗡响的方向,比起人参,他家里最需要野蜂蜜。

    王老爷子抬头瞄到他,气得狠狠地骂他败家子,让他抓紧时间。过段时间采参人一定会来,那会一根毛都不会剩下。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自己人。

    老爷子开始谈起张爷爷年轻那会采到小参是怎么惊喜若狂,怪张国庆一点也没学到他爷爷的勤俭治家。

    得了,老爷子的紧箍咒比什么都可怕。张国庆赶紧蹲下接着干活。这回他可不客气地飞快地往他们靠近——让你说,看你们快,还是自己快。

    在上山守了两天两夜,传说中的野山羊,一根毛都没遇到,倒是打了两头真正的野山羊。剥开看,血也不是紫色,正常得很。最可怕的是,大家还差点在虎口里遇难,那两米的老虎被迷药迷倒都能奋力一搏,差点拍死王家大孙子。要不是周孝正送给女婿的一把匕首,老爷子真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面对老爷子说老虎归他,张国庆也没客气。老虎呢,多稀罕!这以后传给子孙后代,跟老爷子一样。

    还有虎骨总算筹集到了,被老爷子分走接近一半的虎骨,张国庆一点也不心疼。没老爷子父子俩,这剥皮技术,他掌握不好。还有他媳妇到底回村里了没有?他要是这么大咧咧地回去,绝对会被没收。

    四人背上打倒的野物,出了林子,回到小木屋这个窝棚。

    留下王老爷子祖孙三人在池塘里杀剩下的猎物,张国庆犯愁地看着自己身上又被抓破的衣服。不知道周娇会不会又要痛哭?

    惹得王老爷子哈哈大笑。怕媳妇怕到这种的地步,你张小五是第一人了!

    张国庆不理会这老头,他老人家怎么能懂他那是爱媳妇。他毫不犹豫地脱掉外衣,飞快地跑回家。

    周娇如约在家,让张国庆松了口气。他来不及多说,将平安交给张母,背起媳妇飞快地往山窜。

    木屋里,周娇直到王老爷子祖孙三人离开,还是没回醒过来。一向冷静自如的周娇被吓住了,一直呆楞在原地,盯着虎头发愣。

    张国庆又开始半真半假地讲述怎么打老虎,怎么救下王大傻子。总之,他本来想跟他们过来玩玩,没想到遇上突发事件。

    周娇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狠狠地掐着他腰间的软肉,让他撒谎,让他过来玩玩。骗鬼呢!没去深山,老虎会出来?

    张国庆忍痛提醒她先收东西,要不然等会有人来了就不好。果然,他媳妇先忙正事。他暗自猜测,今晚不知道有什么惩罚。

    张国庆心不在蔫地偷瞄着她,见她一直板着脸。终于想起自己挖了个蜂巢,抱起她,跑到外面,对着她傻笑献宝。

    周娇一点也不稀罕。人参都可以跟萝卜多,蜂蜜就蜂蜜呗。这次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下次谁知道又偷溜哪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