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409章 睡书房
    得意忘形、乐极生悲。

    张国庆深刻体会到这些成语的含义。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一旁的平安也跟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父子俩人有志一同地瞄了瞄周娇,发现她稳如泰山。

    平安拍了拍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周娇极力忍着爆笑。她家儿子学他爸叹气学得可真像。干得漂亮!

    张国庆拍了拍平安,“儿子,你别学爸爸。你小小人叹气难听。你帮爸爸向妈妈求情好不好?”

    平安听张国庆说完,咯咯直笑。

    “媳妇、老婆、娇娇,我已经睡了三个晚上书房。你看我天天寝食难安,你看我都瘦了好多。”

    “妈妈,我想爸爸一起睡。”

    周娇斜了他们一眼,“不是半夜三更偷跑回来了吗?骗谁呢?还瘦了,压着我透不过气。哎哟,我想起来了,该轮到你们父子晚上一起睡了。”

    张国庆朝平安说道:“儿子,看来我们软的不行,要来硬的。我们抓妈妈饶痒痒,看她敢不敢?”

    周娇听到赶紧往外跑,还没出门就被他抱住。

    父子俩抓着她,问她敢不敢不要他们父子?惹得她哈哈大笑,一直说不敢了,才击掌庆祝。

    玩累了,一家人躺在炕上。

    张国庆笑着说道:“娇娇,大山叔这几天一定睡书房。”

    周娇斜了眼一眼。

    “哎哟,别用你那眼神这么看着我。儿子在,我先饶了你。”

    周娇满脸通红,硬是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大山叔跟你说了?”

    “怎么可能会跟我说。我们是小情趣,他们估计是真有矛盾。我看还是大山叔老家那些问题。红兵说他妈打算明天主动请缨出差。”

    周娇哦了一声,没兴趣听了。要她说除了孝敬父母,其他付出要是超过家庭负担,那就没必要。赵大山这人不是愚蠢之辈。兴许他们家还有别的事情。身为外人还是少插手为妙。

    张国庆也就是随口一说,这会终于敢提老虎,瞄着她的脸色,“娇娇,王老爷子说老虎肉补元气,增加免疫力。你试着吃吃看怎么样?不好吃也吃点。你现在还没二十,身子骨应该补得回来。”

    周娇点点头。老虎一身宝。听说王老爷子连老虎粪便都不放过,可想而知多珍贵。这两天忍着心悸,她已经一样样的整理好,兴许将来还有大用。

    “我知道你心意,可安全永远是第一位。千万别仗着自己有点力气冒风险,不值得。我情愿听到哪里打到老虎,你花大价钱去买,也不愿意你去冒险。你想想要是迷药对于有些动物失效呢?”

    张国庆赶紧洗清白,“我真没想动老虎。我早早听到动静都避开,一直没提醒他们,后来还是老头子发现用迷药烤了一堆肉引诱它。当时我就跑走了。”

    周娇不信他鬼话。要是真跑了,老虎会归自家?

    “真的,你别不信。嘿嘿,后来老虎不是迷倒了吗。我一看它摇摇晃晃,赶紧往风口撒迷药。等它倒地,我还不敢上前,就怕它假死。王大傻子可激动了,我们三人还没来得及拦住,他就冲上去。我动作快,一看不对劲,还没等会老虎站起来,一上去就刺过去。当时王傻子都要吓尿了。”

    张国庆的见风使舵本事,周娇倒是相信。可要是他说得这么轻松,她也不信——衣服又被抓破了。

    男人最烦女人揪着一件事不放。别说男人烦,假如谁一直揪着自己,周娇绝对一巴掌拍过去。这事她没打算再提,朝他笑了笑。

    张国庆见状,兴奋了,一个鲤鱼打滚,坐起身。他神秘兮兮地笑道:“王老爷子说他家什么贵重补品都有。让我手上的两瓶迷药给他,随便我选。他还劝我赶紧去找卖药人,说这样的人是大能人。哎哟,笑死我了。”

    周娇抿嘴闷笑。只要一想到他带回来一瓶,就知道两人又开始斗心眼。

    “我说当时第二天就去找了,那人早跑哪儿也不知道。俩人一人一瓶,多了没有。这两天听说他们请假走亲戚。我估计他们不是卖药就是又上山了。”

    说到这里,张国庆突然想起一件事,“娇娇,老爷子拿了我们一半虎骨,答应给我们一坛秘制虎骨膏。这个你得记住。老爷子说上次我问什么给爸滋补。他说这个最适合,当时没虎骨没办法。这个月底就可以去拿。”

    周娇高兴地朝他竖拇指。这可是太好了。要不是虎骨太珍贵,她都想将剩下的一半虎骨全给熬制。

    此刻夫妻俩绝对想不到,林老太太居然歪打正着料准了周娇手上有药方子。中风啊,那可是最好的妙药。不过就算被对方确认,周娇也绝对不会拿出。所以说做人,因果循环,皆有定数。

    这天,终于不用睡书房的张国庆心情嗨了。晚饭前将张爹张母接回家,这次其他野物也不少,好东西要与老人分享,这是必须的。

    张爹张母一路满面笑容,连嘴也合不拢。每次老儿子说找他们俩人谈事,都是幌子。估计小两口又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等他们过去。

    要不是担心三个孙子,张母真想待老儿子家里。有贴心的老儿子,有个跟亲闺女的儿媳妇,还有个人小鬼大的小孙子,又吃穿不愁,那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可惜啊,三个孙子在学校吃得太差,孩子正长身子骨,自己能帮一天算一天吧。

    还没到家,大门口站在周娇牵着平安,一看到张爹他们过来。平安立即跑上前,拉着张爹张母的手,不说话,一直咯咯的笑。

    张母最喜欢小孙子这笑声。心里有天大的事情,遇上小孙子,她都不犯愁。白白嫩嫩的小人精,整天乐哈哈,都喜气!

    一家人进了院子,张国庆插上门闩。一进了客厅,还没等张爹开口。周娇开始端菜,张国庆倒酒。

    张爹他们看到炕桌上一大盘的酸菜鱼,一罐子焖肉,一大盘肉包子。他们也没拒绝,老儿子三天两头来一遭,他们已经习惯。

    张爹夹了块肉放入嘴里,愣了下,见张国庆与周娇正笑眯眯地注视着自己。他又夹了块肉放在嘴里细细咀嚼,笑着指了指俩人——野味大杂烩。这法子好,闷在罐子里烧,气味不会散开。

    张国庆见他爹娘吃得痛快,心里高兴。张国富家不缺腊肉,可惜父母节省惯了,好点东西全留着给小辈们。他想尽孝心,也只能时常接他们回家换换口味。要不然送过去还是进不到他们嘴里。可惜天下父母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