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410章 一场霜冻
    隔壁王婶家里的老母鸡开始下蛋,送了平安两个鸡蛋。对方老话重提,让周娇在花坛那块地上种些蔬菜瓜果,还特意送了些菜种子。

    周娇不好说村里自家院子种了不少。凭对方的一翻心意,她怎么也要听劝。很快,她带着平安,母子俩无所事事地在那小块地里折腾。

    张国庆翻好地,由着他们母子俩玩,反正将来有点收获就当意外惊喜。还可以让孩子懂得农活不易。

    抱着这样的心思,一小块地被一家人收拾得整整齐齐。没事了,平安就迈着两双小腿去小菜园里观察有没有发芽。

    日子一天天过去,土地上也冒出新芽。除草,施肥,母子俩小心翼翼,精心照料就等收获。

    平安天天掰着手指算日子,可惜再聪明的孩子还是没法算清楚什么时候能成熟。周娇面对他一日三问,拿了个瓶子,往里面扔进硬币,让他每天拿出一枚,等哪天里面没了硬币,那收获的季节就到了。

    随着一枚枚硬币被平安取出,突如其来的霜冻半夜来袭。深夜天气骤然下降,好眠的一家人陷入梦乡,毫无所知。

    清晨起来出了客厅,张国庆开始发现不对劲。出门一看,下霜了。一时他也没想多,接着跑出去锻炼身体。

    跑着跑着,他一个不经心瞄到了地上的野草。终于想起,他家还有一大后院的露天瓜果蔬菜,还有村里一大片。

    醒悟过来,张国庆开始往家跑。一进院子,赶紧去看看儿子的菜园子。不看还好,一看他就头疼。刚长出叶子、刚发芽,全被冻死。

    偷偷摸到主卧,张国庆推了推周娇,告诉她,霜冻了,他得赶村里去看看自家后院子。让她想办法哄儿子。

    周娇迷迷糊糊哦了一声,接着再睡。很快,她觉得不对。她要是没记错,南方倒春寒也没冻死植物。对,她此时在北方。一个激灵,她起了身,套上衣服跑出门,发现张国庆已经匆匆走了。

    平安的菜园子颗粒无收——她家后院子——村里刚种植下去的农作物。很多事情不去深思感不到恐惧。看着被冻的菜苗,此刻周娇内心一阵悲伤。她不知自己是为母子俩的辛劳付出,还是为其他而伤感。

    站在院子里,周娇想起前几天张母一脸得意畅想满园丰收,想起林菊花对于收获的一脸希翼,想起老队长渐渐露出的笑容。

    她终于体会到什么是靠天吃饭。说来说去,最苦最穷还是老百姓。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尽点心意。

    这边张国庆急瞪着自行车往张家村赶路。天色已经开始渐渐发亮,沿途经过几片农田,地上蹲着不少人,拜他的好耳力,他清晰地听到里面的哭泣声。那是怎样的哭泣声?不如妇人嚎哭,不如孩童啼哭,那是当家男人压抑出声的不甘,是对未来沮丧的发泄。

    张国庆强忍泪水,让自已尽量忽视。前面不远就是他的家,他的族人,他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村东一片土地,清晨围聚一片村民,男女老幼蹲的蹲,瘫坐地上的坐,可所有人目光注视着中间那位老人。

    老队长此时是大家的希望。大家习惯了几十年如一日听从他的安排。哪怕土地个人所有那会,也是等他通知,等他安排。此刻突如其来的遭难,让村里团结一致,就等老队长开口。

    老队长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能泄气。当家人必须要稳住!自己要稳不住,下面更加慌乱。

    “幸好之前族长他们提醒过咱们。可惜啊,谁料到天气说变就变得这么低。我看了冻死的不多。大家伙还是该干嘛去干嘛。这段时间晚上大家别睡死,多出来盯着点。还有这几天大家伙累点,争取早日补种。”

    张国庆远远过来就听到老队长的这番话,心里松了口气。他刚想离开,被老队长眼尖发现。

    老队长带着他回了办公室,递给他库房清单。刚才老队长他说得好听是为了安慰村民,可补种的种子都是有定数,尤其他们村里还另外多了山坳的良田。种子在哪里?

    张国庆皱着眉看着地面。他手上倒是有种子,可这个口不能开。有些事关系到周娇的安全,他不敢!也不能!

    唯一的办法是去找黄老爷子、找李爱国、找张志峰、找老陈,可很多事情他没办法出面,一出面事情就严重了。

    个人主义谁敢?张国庆在深思这个问题,补种到底值不值得?没人比他更明白什么是大旱后面是大涝。补种下去到底能收获几成?全县的收成,这个责任会让李爱国他们一夜从天堂到地狱。

    他张国庆嘴皮子碰一碰,没意外过了今年夏天高考后,拍拍屁股走了。可事后的责任压着那些照顾自己的长辈们身上,心里过得去吗?

    张国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只能让老队长先向乡里反应。一系列程序上前,看看乡里怎么决定。

    告别了失望的老队长,张国庆回了自家后院看了一眼,除了几种耐寒的农作物,基本上全冻死。他也没心情再整理,匆匆忙忙赶回县城。

    单位内,同事们都在谈论这场霜冻,除了几位年纪大的有生活阅历,知道这事关系重大。年轻的同事们根本注意不到其他,唯有惦记副食品店供应又少了。

    到了下班前,赵大山通知大家开会。会议内容,这段时间谁也不许请假,有假期全部挪后。让大家准备好时刻下乡支农。

    张国庆闻言松了口气,看来补发种子上面已经通过。那就好,补多补少都是上面说了算。这事就不用自己内疚了。

    一下班,回了家,张国庆难得地看到平安居然没哭,撅着屁股用铁铲在铲死苗。他看向周娇。

    周娇笑笑。她刚才给孩子上了一堂课——一堂思想课,这也是她初次给孩子上思想课。她不知道孩子能理解得了多少,但效果应该不错。

    愚蠢不可怕,就怕孩子无知。不管处于什么环境里,都要学会随波逐流才是上策。就如此刻,她与张国庆商量就是偷偷送粮,也绝对不能出面。

    人心难测,今日恩,来日仇。世人有几何会知恩图报?顾家正房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它一直在警示子孙后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