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七月初连绵不断的雨水,老校长脱口而出的殷殷期待,让周娇一时惊醒。一场感冒后,她借机彻底歇在家。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前鉴不远,覆车继轨。”

    这句千古名言,让周娇深刻意识到自己无须凡事求完美。她更需要时间来深思一个度,一个能让自已处于中庸的度。

    连续三天,周娇一有空就在书房打着棋谱,独自沉思。之后,在张国庆的同意下,她独自背上行李,冒雨踏上了省城。

    整整一周,周娇走遍省城各大大学校园,融入其中。等她回到县城,时间已经接近高考。

    张国庆终于盼回了娇妻,看着犹如脱胎换骨的周娇,他想这次心灵之旅,周娇该是收获不少。

    7月20日,老校长与两位老师带着一群考生提前一天去往省城。同样的,这天下午周孝正放下公务,搭乘军机抵达省城。

    对于周孝正来说,身为父亲,他没参与孩子成长,是一生的遗憾。这次高考,他希望能亲眼看着孩子走入考场。

    周孝正与赵传光汇合后,询问了周娇最近情绪,得知孩子前段时间的行为,他细细琢磨笑笑。

    很快,俩人借辆车开往县城,见到张爹张母,才知道学校已经提前上省城,父女俩算插肩而过。

    几个人商量后,决定连同张爹张母带上小平安一起连夜赶往省城,明天一早去考场外面。这个决定乐得平安搂着周孝正的脖子一直傻笑。

    有了平安的陪伴,周孝正也不着急去找周娇。从小家伙口里得知一些消息,更是让他放心。

    一夜过去,周娇仔细检查俩人的准考证、考场用品后,跟着张国庆他们出了宿舍楼,迎面而来了一个巨大惊喜。

    她没想到她爸会赶过来。她顾不上同学们看笑话,高兴地扑向前。周孝正的来临让她惊喜又内疚。

    趁着张爹他们跟老师同学们打招呼,周娇偷偷地告诉周孝正,这次她不打算争取状元。问他会不会失望?

    周孝正摸了摸她脑袋,低声问她,有几成把握进第一志愿?会不会弄巧成拙?需不需要他出手?

    周娇一脸自信,表示在自己掌握中。她这段时间可不是白逛校园。基本多少分数心里有个预算。

    父女俩相互笑笑。碍于考试时间将到,父女俩人也没办法细说,只能相约上午考完,抽空再聊。

    此刻周孝正也不敢告诉孩子,自己下午就要赶回单位。

    六十二个学生,没有一个父母陪伴。张国庆与周娇的亲友团到来,显得太隆重,让人侧目不已。尤其周孝正那一身军衔,后面还跟着的两位警卫,更是让考场内的校领导紧张不已。

    周孝正暗恼自己失算,担忧造成不好影响。只能留下赵传光应付,自己带上亲家与外孙赶紧上车离开。要是他家娇娇知道,那还了得。

    上午考完试,夫妻俩先提前出了考场,小声与老校长打了招呼,跟着小王找到周孝正一帮人。

    大家闲聊几句,周孝正知道女儿女婿还要赶回去陪同同学们用餐。他见时间不早,吩咐了周娇几句,让他们接到通知书就启程。

    张国庆与周娇点点头。

    临别前,周孝正让他们安心考试,接下来录取问题别去理会。他今天还要急着赶回去,剩下的一些细节到时候信里再谈。

    不久就要相聚,这次两父女情绪稳定很多,让张国庆心里松了口气。将父母和孩子拜托给赵传光,他拉起周娇与大家告辞。

    赵传光看着他们离开,拍了拍站在原地不动的周孝正,也拉起他上了车。

    汽车开动离开的声音传来,转弯口走出张国庆与周娇俩人。他们看着车子消失,相互笑笑才转身离开。

    刚才夫妻俩人还担心孩子会哭闹,没想到一切正常。此刻俩人总算放心——不为父母,真是体会不了对孩子的牵挂。

    老校长见到跑来的小两口,指了指前面,“还有人没出来再等等。要不中午你们回去陪父母,下午赶过来?”

    周娇赶紧摇头,她可不想搞特殊。要是早知道她爸过来,她一定在大门口等,不会让他们一群人进来。刚才很多同学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她一直努力营造的形象可能一去不复还。

    张国庆笑道:“我老丈人下午还要赶回去,现在他们已经离开。这里环境挺好,我们一切还是照旧进行。”

    周娇听着他们闲聊,见赵媛媛一直没出来,微微皱了皱眉。按理不应该,这些试卷又不是很深奥。

    铃声响起,赵媛媛低垂着头出来,来到周娇跟前,哀怨地看着她。

    周娇也不问,拉着她一起走,边回答同学们的八卦。好不容易来到食堂,总算清净多了。

    这三天考试期间,学校食堂很人性化地准备了不少高粱米饭、玉米粥、窝窝头、高粱面发糕等杂粮,菜色价格也比往常便宜。

    几个人结伴合在一起也花不了多少钱。同学里家境困难自带干粮的也被张国庆他们这些人拉上一起就餐。

    几个女生宿舍内,大家更是偷偷通气计划第三天多买点干粮带回家。周娇不知道她们后来有没有成功,因为第三天只有供应中午一餐。

    周孝正走了,原本还歇了一天没下雨的天空又开始倾盆大雨。张国庆打趣说这次父女俩没泪眼离别,连老天都看不下去。

    周娇使劲揪了他一把,叹了口气。六月底到现在一直下雨,也不知道老队长是不是又愁死了。

    接连一个月多没回老家,张国庆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省城还好点,县城很多地面都是积水。他发愁的是这场雨究竟下到几时?

    三天考试一过,原本大家还相约逛省城。可出了考场,外面的倾盆大雨让大家道尽胃口,每个人换洗的衣服都有股味,恨不得先回家。

    一回到县城,张国庆顾不上和大家多说几句,撑着伞护着周娇赶紧回家。孩子这两天没看到,也不知怎么样。

    归心似箭地夫妻俩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大门口屋檐下平安那小小的身子缩在那里,旁边张爹张母撑着雨伞遮着他。

    周娇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心疼、生气、悲伤、惊喜,这些全部涌上心头,让她泪眼迷离。

    她使劲地眨了眨眼睛,紧紧搂着儿子,终究只能叹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