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最强打脸天王 > 第27章 吃屎去吧
    睡袍之间,雪白的肌肤依稀可见,张凡觉得,自己有必要离开这里。不然等叶嫣然回过神自己摸光了他,肯定会躺着出去的。

    她可不是小鸟依人的女神啊,而是一只战斗力爆表的母老虎。

    “我先回去了。”张凡心虚的说着,让后迅速跑下了楼。

    叶嫣然目瞪口呆的望着张凡的背影。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等张凡走后,叶嫣然这才回过神来。

    混蛋,混蛋,被他看了还摸了,啊啊啊啊,要杀了他!

    “姐,你真的好了?”叶璇不可置信的抓着叶嫣然的手,扭了起来。

    “死妮子,你干什么!”叶嫣然眸子一瞪,然后回想起叶璇坐在她身上,帮助那个混蛋摸自己身子,不禁咬牙且此,站起身来,抓着叶璇,按在沙发上,狠狠的蹂躏着叶璇。

    “啊,姐,你干什么!”叶璇的惊叫起来,双手撕扯,把叶嫣然的睡袍也拉扯了下来。

    叶嫣然就这样光着身子,把叶璇压在身下,狠狠的拍在叶璇的身上。

    “死妮子,叫你助纣为虐,叫你联合那混蛋欺负我……”

    跑出叶家的张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天爽是爽够了,但是,这特么也是有风险的。

    再加上叶嫣然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猴子偷桃也没效果了啊,如果被她抓住,肯定是会被蹂躏成渣的,一想到叶嫣然绞在脖子上的双腿,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这样是被会弄死的啊。

    不过下一刻,他的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

    那双腿,挺有弹性的嘛!

    张凡哼着曲,朝家的方向走去。

    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三点离开的学校,到现在,已经七点多了。

    张凡一路小跑,在路边摊买了两只烤鸭,两瓶啤酒,今儿回去,得和老爸好好喝一个,庆祝自己边改的人生。

    如果不是护花系统,现在自己的情况大概会是这样:被王静甩,在球场上被刘飞撞,然后裸奔,最后全校嘲讽。叶璇的那个要求,五百分,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

    智力二,麻痹,一想到这里,张凡就来气,感情以前自己的智力,连五都没有,难怪学习成绩一塌糊涂。简直就是战五渣啊。

    张凡家有点偏僻,那里还未开发,楼层也不高,很多都是自家修的那种三楼楼房。

    而他家,是一个四合院,红砖青瓦,也是本市唯一一个四合院。

    虽然房子看起来有些土,但是张凡十分喜欢。

    小院里有葡萄架,有鱼缸,有一颗两人合抱的杏儿树,一道杏儿熟的时候,吃得牙酸。

    刚到门口,张凡就看见了门口停的一辆车,宝马!

    难道家里来人了?

    张凡推开门,就看见了自己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一家子。

    他大伯一家。

    “哟,张凡回来了啊。”

    张凡还没走进家,他大伯就叫住了他。

    张凡冷笑的看着张忠良,说道:“又是来要房子的么?告诉你,没门,当初爷爷去世的时候,东西分得清清楚楚,我爸一套破房,你和二伯分一百万。你一个人都拿走了六十万,如果不是二伯拿了十万出来,这房子早就塌了。”

    张凡眼中,说不出的厌恶。

    当初他爷爷去世的时候,他才五岁,那时候这边还没发展起来,一套破房子,十万块都不值。这混蛋,仗着自己是老大,直接拿走了六十万,说什么当初照顾老二老三,花了不少钱。结果呢,就留下了一套破房子和四十万跑了。

    二伯张元林在京都发展,自然是不可能要房子的,拿了十万出来给老爸修房子。如果不是那十万块,这四合院,早就成了一堆废墟了。

    老爸当兵的时候出了事,左手废了,那个年代,赚钱基本上是重活儿,而老爸左手使不上力,只能靠刻木雕赚钱,养活他。

    而张忠良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这边要拆迁的消息,如同蚊子一般,三天五头往家里跑,说什么分拆迁钱,如果不是老爸拦着,张凡早就把这臭不要脸的轰出门了。

    就算要拆迁,有你屁事儿啊。

    “张凡,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敢这么对你二伯说话。”大婶齐芳这个时候从厨房走了出来,左手拿着菜刀,右手拧着一只鸡,看起来是在做饭。

    张凡愕然,她怎么会来家里做饭?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或者?更加不要脸了?

    “呵呵,小凡回来了啊。”张元林走了出来,满脸笑容。

    “二伯。”张凡看远处那个男人,不禁笑了起来。

    “二伯,过年都没有回来,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张凡很意外。

    张元林,二伯,可以说,他们对自己就像是对亲儿子一样,和张忠良,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张元林笑着走了过来:“过年的时候公司有事,走不开啊,这不,一有时间,就回来了,这次,不仅我回来了,我和你二婶和小媛,都回来了。”

    张凡一愣,二婶和小媛都回来了?

    “凡哥。”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凡连忙看去,张小媛站在门边,嘴角浮现两个浅浅的酒窝,十分好看。

    “两年不见,又变漂亮了啊。”张凡笑了起来。

    张小媛,两年前见她的时候还是一个胖子,脸比南瓜。两年过去,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还是有点婴儿肥的脸看上去可爱极了,那含苞待放的胸脯也长开了,虽然说不大,但是也不小了,有c吧。短短的裙子直到膝盖处,白色的长袜把那双极富弹性的腿给包裹了起来,一身洁白,看起来就像一个白天鹅。

    “哼。”不远处,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二逼青年在那里布满的哼哼着。

    张虎,张忠良的二儿子,也就是张凡的堂哥。

    “哼个屁,爪子拿开。”张凡看着那货的手在兰花上面折腾,顿时吼了起来。

    “老子偏要。”张虎右手抓着兰花,直接把根都扯了出来。然后一脸挑衅的看着张凡:“咋滴?”

    草!

    张凡把手中的啤酒和烤鸭放一旁的石桌上,抬腿朝张虎跑了过去。

    麻痹,那兰花,可是他爸最喜欢的花了。

    “考试不过三百的废物,也敢在我面前嚷嚷,不就是一盆破花吗,垃圾。”

    张虎刚说完,张凡就来到了他的面前,破花?妈的,****去吧。

    张凡直接抬起腿,一脚踹在张虎的肚子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