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看起来安慕斯对于小媛这个妮子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张凡从来不相信无缘无故的爱或者是帮助。

    毕竟,现在这个世道,就算是跟朋友借钱,都有极大可能被拒绝,更别说是陌生人了!

    所以,他必须探探安慕斯的底!

    他想要知道,安慕斯对小媛这妮子这么好的目的所在!

    或者是缘由!

    听着张凡的话,安慕斯也是眯起了眼!

    旧事重提!

    大多是秋后算账!

    作为老司机的他,自然是明白了张凡的意思!

    说实话,他真的十分震惊。

    震惊于张凡的实力!

    一脚秒掉了达杰廉,这实力,可以说,在他的保镖之中,完全没有这样的实力!

    所以,这也是他让外面那四人在门口等待张凡。

    他想给张凡说的是,他并无恶意!

    纯粹是一种试探!

    但是现在,张凡明显毫不领情。

    甚至是说,有点咄咄逼人!

    呵呵,有点意思!

    旋即,安慕斯笑了起来:“今天的事儿,是我唐突,所以,为你准备好了晚宴,算是老头子的赔罪吧!还请张凡同学不要多想。

    对于媛,老头子我是真心当做孙女来看待的。

    当然,我看中的还有她的音乐天赋!

    下午的时候,你也听过了,纯净无暇的音乐,能够给人净化心灵!所以,我很喜欢!

    我希望,媛有一天,能够站在世界舞台上,把这样的音乐传递全世界!”

    听着这话,张凡也是笑了起来。

    这个理由,并不能说服他!

    “堂堂整个皇家音乐学院,天赋出众的,恐怕是多不胜数吧,小媛这妮子,从小就傻。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可是好坏,可是始终分不清。

    就比如我大伯家那个兔崽子,就喜欢欺负小媛,而小媛呢,见她就叫哥。”

    说着,张凡揉着张小媛的头发,眸光之中的光芒,却是越来越闪耀!

    看着气势越来越强的张凡,安慕斯的心中,也是微微一惊!

    说实话,他从未见过如此气势凌人的小家伙。

    可以说,三四十岁的人,也未必有这种气势!

    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越想,安慕斯对张凡越来越有兴趣!

    “张凡同学,请你放心,老头子我这辈子虽然做过坏人,但是,对于皇家学院和皇家学院的学生,我始终都是一个老头子而已。

    不错,皇家学院的天才很多,多不胜数,不过,我就喜欢媛的那种纯净,从内心深处的纯净。

    我倚老卖老一次,等你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你就知道,这种纯洁,是多么难得!

    嗯,这次音乐盛典,你会亲自感受到这种纯净,会多么让人震惊的!”

    “哪有啊,教授,你夸张了!”张小媛脸蛋绯红如霞,轻声说道!

    “哈哈,害羞了,张凡同学,媛可是很早就喊饿了,咱们先吃饭吧,有什么问题,咱们吃了饭再讨论!”安慕斯笑道,眯着眼,盯着张凡。

    “哈哈,也是,我也饿了呢,真是感谢教授。要知道,火锅,在大冬天的,对于我们SC人,可是最好的礼物了!”

    张凡也是见好就收!

    老头子竟然想送温暖,他也是不介意,但是,别让他看出有一丝的不轨!

    看着暮然收手的张凡,安慕斯的眸光,也是闪过一道精光。

    此时此刻,他张凡的评价,就两个字!

    恐怖!

    恐怖的实力,恐怖的心性!

    “呵呵,张凡同学喜欢就好!那咱们开整!”安慕斯笑道。

    听着最后五个字,张凡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卧槽,四川话?

    安慕斯这老头,可以啊!

    丫的,这口音,完全就是四川人的口音啊!

    “呵呵,老头子我可是对华夏文化十分感兴趣,一些地方的方言,我也是略懂一二!”安慕斯用普通话说道。

    “厉害!”张凡朝安慕斯伸出了大拇指!

    “你也很厉害啊,纯正的英语口吻,哪怕是在我们英国留学三四年的人,都未必有你这样的口语!”安慕斯笑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开整!”张凡说着,直接脱掉了外套,看着那火红的锅底,张凡也是开心笑了起来。

    那辛辣的味道,充斥在他的鼻腔,酸爽至极。

    能够在异国他乡,吃到这样的东西,可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份惊喜了。

    看着和张凡张小媛一起烫火锅的安慕斯,站在不远处的查士,神色变幻莫测。

    “教授,你的肠胃,受得了吗?”查士犹豫片刻,还是走到安慕斯身边说了起来。

    安慕斯淡淡一笑:“放心吧,我这身子骨,还算健硕,不碍事儿!最多休息一两天!”

    听到这话,张凡笑了。

    SC火锅,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有些受不了,更别说是安慕斯这种外国人了。

    旋即,张凡朝查士说道:“给我一份纸和一支笔!”

    “啊?”查士惊愕了起来。

    这个小子,要纸和笔干啥?

    “张凡同学,你这是?”安慕斯也是差异了起来。

    张凡笑了笑:“我给您老开个方子,保准您等会儿吃得爽,且肠胃无事!”

    听到这话,安慕斯的眸光,骤然一凝!

    “方子?莫非就是你们华夏的老中医的药方?”安慕斯问道。

    张凡点了点头:“嗯,可以这么说吧!”

    “呀,你还懂医术?”安慕斯彻底惊了起来。

    “略知一二!”张凡笑道。

    “查士,赶快去拿纸和笔!哈哈,以前吃火锅,始终吃不了多少,说真的,我真的想痛痛快快的吃一回!”安慕斯爽朗大笑。

    查士半信半疑的看向了张凡,旋即转身,快速拿着纸和笔走了过来。

    张凡飞速写了几位药材,然后扔给了查士。

    “这些,都是十分常见的东西,你先去准备吧,然后熬个二十分钟,去渣就可!”张凡笑道。

    查士飞速转身,直接离去!

    只不过,在出门的瞬间,他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教授,家里有茶吧?”张凡问道。

    “有啊!怎么了?”安慕斯问道。

    “嗯,让人去泡一壶吧,先给你暖暖胃,那东西,等我们吃完了您再喝也一样的。”张凡说道。

    “呵呵,小兄弟,你懂得可还真多。那你能否给老头子我瞧瞧?身体是否还行?”安慕斯的眸光之中,闪过一抹期待之色。

    “风湿加老伤,也算麻烦。”张凡轻声说道。

    听到这话,安慕斯心中,彻底惊骇了起来。

    这个小子,怎么知道自己的病?

    他都还没给自己看过病啊?

    (嘿嘿,后面还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