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 第85章 讨账的来了
    当陈涯从舅舅家走出来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钟。

    而此刻,蛇皮口袋中就剩下二十万现金,虽然用掉了一百零二万,但陈涯却不心疼,反而感到十分轻松,现在总算是把亲朋好友的钱,全都还清了。

    回到出租车前,陈涯把车内物品取了下来,随后从身上掏出五百块钱,忍痛递给司机道:

    “师傅,今天下午麻烦你了。”

    司机接过钱,稍稍清点了一下,立即笑道:

    “不麻烦,以后要是打车,可以再联系我。”

    还联系个毛线,如果不是地方太多,老子才不会打出租车,花了五百大洋的陈涯,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看着出租车离去后,便带上东西,前往了村东头的卫生室,准备去注射第二针疫苗。

    没过多久,当陈涯进入卫生室,正在给一位老婆婆打吊针的刘英,见到他后,立即说道:

    “永……你先坐一会儿,等下我给你打针。”

    陈涯笑了笑,看来永强哥是叫顺口了,于是在一旁坐下,等待刘英忙完了,再给自己打针。

    而那位老婆婆,也是同村的人,因为糖尿病的老毛病,时常都会在卫生室输液,但见到了陈涯,却是开口提醒道:

    “小涯,你家外面又来了人,回去的时候小心一些。”

    听到此话,陈涯目光闪烁了一下,果然还是来了么?于是点头道:

    “王婆婆,我知道了。”

    这时,刘英给王婆婆输好了液,立即说道:

    “好了,你躺倒病床上,我去配药。”

    陈涯站起身来,走到病床前,有些尴尬的把裤子拉下了一小半,随后躺了上去,毕竟现在卫生室内还有一位王婆婆,所以感觉很怪。

    不一会儿,刘英配好了药,走出药房后,陈涯也摆好了姿势,正面趴在病床上,时刻准备被插,而正输液的王婆婆,见到刘英后,却是睁大了双眼。

    因为角度的关系,陈涯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但瞧见王婆婆的表情,不由扭头看向刘英,只见后者拿着一根手腕粗的针筒,随后微笑道:

    “永强哥,你的疫苗来了!”

    卧槽!!!

    陈涯睁大双眼,紧接着卫生室内传出嘹亮的惨叫声,犹如杀猪一样。

    ……

    几分钟后,当陈涯带着东西走出卫生室,整个人都蔫了,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走起路来都一瘸一拐的,这也是日了狗了!

    陈涯揉了揉屁股,嘴上骂骂咧咧,心中则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得罪刘英这个妮子了。

    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等到屁股上的疼痛感减小了后,陈涯这才向着自家走去,当他来到水泥桥的时候,果然见到家门口有一群凶神恶煞的人。

    其中有些是熟面孔,但更多是没有见过的马仔,陈涯苦笑了一声,看来讨账的人又换了。

    走过了桥,陈涯立即笑道:

    “文哥,易伯伯,你们来了?我先开门,咱们进去说。”

    此刻,这群上门讨债的人,共分为三类,其中两个陈涯很熟悉,一类是来讨赌债的文龙哥,另外一类是曾经陈涯老爸,生意上的合伙人易伯伯。

    至于第三类,却是和银行有关系,要知道这八年以来,银行多次派人到陈涯家要过钱,但最终都无果,一方面是因为陈涯的父母不在家,而且陈涯长期在外面打工,另一方面是这个家庭实在太穷,的确没有偿还的能力。

    因此,银行已经将催收债务的事情,委托给了第三方讨债公司,所以这第三类陌生的马仔,便是专门替银行讨债的人。

    陈涯的话语,让文龙、易天中点了点头,但另外一群马仔,却是立即围了上来,其中一名满脸横肉的男子,立即问道:

    “你是陈武的儿子?”

    “嗯。”

    陈涯点了点头,但那人却是上前,伸手圈住他的肩膀上,随后笑道:

    “是就好,你老爸跑路了,你作为他的儿子,银行的欠款,是不是也该由你来还?”

    见到对方紧紧圈着自己的肩膀,陈涯眉头一皱,这种肢体接触的小伎俩,他虽然历许了多次,但并不代表他能够接受。

    于是肩部一抖,瞬间将手臂震开了,随后沉声道:

    “有什么话,先进我家再说。”

    陈涯挥手推开挡在身前的马仔,取出备用钥匙,将铁门打开,而那名马仔的头头,被震开手臂后,却是看向文龙道:

    “难怪文龙哥也没要到钱,原来这小子不是善茬。”

    “呵呵。”

    文龙冷笑一声,他在道上还有点名声,所以这些讨债公司的人,也是认识他的,但双方都是来要钱的,几乎算得上是竞争对手。

    因此,文龙并没有多说的意思,随后带着六名小弟,走进了陈涯家。

    五十多岁的易天中,也走了进去,他虽然是一个人,有些势单力薄,但只要和钱有关系,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实际上,如果不是陈涯在今天下午四处还钱,这些讨债的人,也不会这么快就来,显然他们都是受到了消息的,这才迅速赶到了他的家。

    ……

    平房内,十多人站在一起,看起有些拥挤,陈涯给文龙、易中天、以及马仔的头头搬了个凳子,现在四人全都围坐在一个四方桌子前。

    却见,文龙拿出一个便携式的计算机,当成陈涯的面,将他老爸这八年来的债务,细细清算了一次。

    赌债70万,每月一分利息,也就是1%,看起来虽然不高,但却是高利贷,每个月都按总体欠款的1%计算,也就人们常常所说的利滚利。

    70*1%(0.07*94*70)=460.6万

    实际上,时间还不到八年,准确的说,应该是七年零十个月,也就是94个月的时间,而那位马仔的头头,同样也拿出一个计算器,将银行的债务算了一遍。

    银行欠款20万,每月三分利息,也就是3%,虽然不是利滚利,但积累到现在,也有了好几十万。

    20*3%(6000*94=56.4+20)=76.4万

    最后,易天中40万,每月1万块钱的利息,倒是不用计算,九十四个月,也就是134万,三方的债务合计起来,总共671万人民币。

    面对六百多万的债务,陈涯脸上的表情,虽然有些沉重,但心中却没有绝望,毕竟上午刚刚经历了六亿人民币的转账,现在眼界也开阔了起来。

    于是陈涯开口说道:

    “这些欠款,我都会替父亲偿还的,你们放心。”

    马仔老大听到此话,不由冷笑道:

    “将近八年的时间,银行一毛钱都没有收到,你让我们怎么放心?”

    文龙也在此刻说道:

    “钱是要还了,多少都要给一点。”

    易天中也点了点头,陈涯见此,微微考虑了一下,便说道:

    “这样吧,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保证到时候,可以一次性偿还你们的钱,也包括利息。”

    马仔老大,却是瞪眼道:

    “保证没有屁用!小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老爸这八年时间,一直都躲在缅店,他要么不回来,否则要是被我撞见了,非打断他的腿不可,看他还敢不敢跑?”

    咔咔…咔咔…咔咔…

    听到这话,陈涯瞬间捏紧了拳头,立即出现爆响声,不论别人怎么骂他,打他都可以,但绝不接受自己的亲人受到威胁,可以这样说,父亲就是他的逆鳞。

    虽然在法律上,没有父债子偿这一说,但如果想要父母回家的话,陈涯必须解决债务的问题。

    当年老爸的离开,陈涯从来都没有责怪、或是怨恨过,更不认为,这是一种不负责的表现,相反!他时常都在庆幸父母没有在家,否则真不知道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子。

    毕竟,陈涯还年轻,不论有多大的压力,都可以承受住,但父母年纪大了,原本就经历了一系列的打击,如果再被这些讨债的人缠上……

    文龙见到陈涯的样子,脸色一变,当年他也曾威胁过陈涯,但结果这小子拿上柴刀,直接砍人,若不是他当时跑得快的话,说不定坟头上都长草了。

    而后面的几年里,文龙也时常来要债,知道在不威胁陈涯父母的情况下,这家伙还是没什么脾气的。

    当然,其实他也同情这小子,因为有一次,文龙为了催债,专程派人24小时跟着陈涯,他吃什么,自己的手下就吃什么。

    但结果,只过了三天时间,那些派去的手下就跑了回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那小子,一天只吃一餐饭,简直不把自己当人了。”

    如此凄惨的陈涯,却是让高利贷的人都无话可说,甚至在其吃饭都困难的时候,文龙还给予过前者一些生活费。

    这也是陈涯为什么对文龙,和颜悦色的原因。

    而此刻,马仔老大见到陈涯愤怒的样子,却是笑了。

    “怎么?你要动手打人?别忘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小心我找警察叔叔。”

    周围的马仔哈哈大笑,但一旁的文龙见此,却是暗骂了一句白痴!你特么就等着被砍吧!

    听到这些嘲讽般的笑声,陈涯面无表情,随后慢慢站起身来,却是准备去拿刀了。

    幸运的是,恰巧这个时候,院子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涯涯回家了吗?”

    马玲及时出现,当她来到平房前,见到屋内的一群人后,立即愣了愣,同时也让陈涯熄灭了砍人的心思。

    ……

    【PS:第二期倒计时,还剩下五章,老沙只想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请不要随便下定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