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 > 第89章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此刻,两人吃着晚餐,虽然都是这些家常小菜,不算丰盛,但这种普通人的生活,反倒让陈涯十分享受。

    一杯白酒下肚,浑身暖洋洋的,陈涯吃着大米饭,夹起一颗花生米咀嚼着,随后看向马玲道:

    “退役了也好,你现在都二十五岁了,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吧。”

    马玲听到这话,却是不高兴的皱眉道:

    “怎么?你嫌我年纪大了?”

    “我可没这么说。”

    陈涯赶紧摇头,而却是马玲白了一眼,随后叹道:

    “你以为想嫁就能嫁?这个世界上男人虽然多,但又有几个人敢娶我?”

    确实没有人敢娶你,陈涯在心中说了一句,接着聪明的选择闭嘴,这种话题不能再谈下去了,否则马玲发飙起来,他只能被动挨打,这不是打不打女人的问题。

    而是陈涯根本就打不过这个妞,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

    不一会儿,陈涯便吃了两碗米饭,白酒也喝了将近一斤,其实也就是三杯,他家的玻璃杯子,倒满白酒后,大概有三两左右。

    现在两人的面色都微微发红,头脑依旧清晰,显然才刚刚喝出味道,但或许是酒精的作用,马玲看起来却是娇媚动人,眼波流转,不时看向陈涯。

    被一个美女看着,或许应该值得高兴,但陈涯却是有些紧张,深怕这女人动手削自己。

    而马玲却是看着陈涯,忍不住开口问道:

    “涯涯,这么多年以来,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陈涯浑身一僵,果然还是来了!随后端起酒杯笑道:

    “今天的月色多漂亮,我们来干杯庆祝一下!”

    “你别扯了!今晚根本就没月亮!”

    马玲一蹬眼,说完立即怒道:

    “每次你都会打岔,就不能听我说完吗?”

    “好吧,你说,我听着。”

    陈涯哭笑不得,屋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了起来,而马玲却是吐露心声道:

    “我知道,你很怕我,如果是小时候的事情,让你记到现在,我可以向你道歉。”

    听到这话,陈涯面无表情,不止是我怕你好么?我们全村的所有男性,都怕你!随后摇头说道:

    “小时候的事情,就别说了,我一个大男人,还不至于这么小气。”

    “那你这些年来,为什么总躲着我?”马玲问道。

    嗯,这个问题……

    陈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马玲却是痴痴的看着他,接着说道:

    “你心里应该清楚,从小到大,我一直很喜欢你,甚至除了你,任何男人都入不了我的眼。”

    这示爱也太直接了吧?陈涯苦笑,平常应该是男人追女人,但在马玲身上,却是反了过了,他变成了被追求的对象。

    而现在,面对马玲的示爱,陈涯也不能在沉默了,于是开口道:

    “你应该知道,爱情对我来说,太沉重了,我的家庭……”

    话还未说完,马玲便打断道:

    “这些我都知道,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助你偿还所有的债务。”

    七百多万人民币,对于马玲来说,同样也是巨款,但想要弄到这些钱,其实还是很容易的。

    先不谈别的,她刚退役的时候,其实先后有十数家经纪、影视公司找过马玲,想要和她签约,将其培养成艺人,当然,并不是歌星、娱乐明星之类的,而是武打演员。

    现在的李莲杰、赵文桌、张晋、等等一线功夫明星,几乎都是这样出道的,所以马玲一旦签约,除了能够获得一笔不菲的签约费之外,倘若遇到合适的影视剧本,绝对能够成为一名功夫巨星。

    毕竟实力摆着哪儿,甚至马玲不做演员,就算做一名武术指导,也能够挣钱挣到手抽筋,区别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

    这些东西,陈涯当然也知道,但作为一个男人,实在没有办法接受一个女人的帮助,哪怕她喜欢自己。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陈涯冷声说道,随后端起酒杯,一口就闷,显然心情不怎么好。

    说白了,他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贱人就是矫情,明明有马玲这个大腿,偏偏选择视而不见,显然不想成为一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

    马玲有些无语,但陈涯的话语,却是显得十分男人,更加让她觉得自己没有爱错人,于是开口问道:

    “陈涯,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怎么女人老是问这个问题?陈涯嘴角扯了扯,喜欢?或许有吧,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见到马玲在等待自己的答复,陈涯笑了笑,随后说道:

    “我给你说说,我这些年的经历吧。”

    随后,陈涯一边喝酒,一边讲诉着这些年在外面打工的岁月,全盘托出,这还是他首次说给一个女人听。

    从汽修学徒开始,到销售汽车、电子产品、以及原材料,所有的点点滴滴,包括曾经喜欢过的女人,陈涯一字不漏的全说了出来。

    感情这个问题,其实很早就困扰过他,当初也有喜欢过的女人,但最终陈涯不敢表达,也更加不敢去追求,直到一个女人和马玲一样,反过来倒追他。

    那一次,陈涯是真正被触动了,可结果,他还是把自己的情感世界封闭了起来,甚至为了麻痹自己,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投入到了工作中。

    但为了挣钱,他曾接触过社会上的许多黑暗面,也亲身亲历了一些潜规则,甚至为了订单,无次数奉承讨好客户,曲意逢迎一些恶心的人。

    有的人爱钱,陈涯就给回扣,有的人好色,陈涯便投其所好,直接请对方去东莞一条龙,除了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几乎什么都干了。

    但钱挣到了吗?没有,就算陈涯的能力再强,也只是替人打工,帮别人赚钱而已,虽然他很有经商头脑,完全可以自己做生意。

    可每一年,都必须面对债务的问题,所以到现在,他依然是个穷光蛋。

    在陈涯讲诉的时候,杯中的白酒不断进入腹中,一旁的马玲,却是在安静的倾听着,目光一直放在前者的身上。

    却见,陈涯大口灌着白酒,开口自嘲道:

    “早在去年,我就改行做了美容行业,当时我每天打一千多个电话,推销美容服务……”

    一个精英业务员,尝试了各行业后,最终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女人的钱最好赚,此刻,已经喝了四五斤白酒的陈涯,已经有些晕乎乎了,但大脑却十分清晰,随后苦笑道:

    “你知道吗?我今年回老家,其实是因为被一个港香的富婆看上了,当时如果不是溜得快,老子现在可能都当鸭了!”

    马玲睁大双眼,有些不敢相信,而陈涯却笑道:

    “你就当我是在吹牛吧,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特么就是一个傻子,这样的一个人,你还会喜欢我么?”

    听到这话,马玲不假思索,几乎立即说道:

    “喜欢!我从不在乎你的过去,而且你一点都不傻,只是有些骚气罢了。”

    骚气?陈涯大笑,随后拿出手机,打开酷狗音乐,播放了一首毛不易《消愁》,当音乐声响起来后,他也跟着唱了起来。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摇摇晃晃的陈涯,轻声唱着歌,看起来似乎是醉了,但却想起了曾经年轻的自己,高中都没毕业,便跑到了大城市打工,随后几年接触了各形各色的人,也见识了许多虚情假意的笑容。

    就如这首歌的歌词一样,每个人都带着各色的妆,最终没有人记得陈涯曾经出现过。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

    【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

    【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陈涯唱着歌,抬起酒杯,向着漆黑的夜幕敬了一下,随后一口闷掉,当初为了一笔上百万的订单,被数名客户疯狂灌酒,那种装油的塑料罐子,二十多斤职供大曲,陈涯一个人就干掉了一半。

    就算再能喝,也不是这样玩的,最终生意谈成了,陈涯也因为胃出血,进了医院,差点没丢掉小命。

    马玲的眼中发起泪光,看着陈涯唱着苦涩的歌,却是一阵莫名的心疼,她知道,这个男人真的累了。

    【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

    【于是可以不回头的逆风飞翔】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守着我的善良,催着我成长】

    【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

    【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陈涯闭上了眼睛,轻声唱着歌,不论怎样,自己都回老家了,现在也该告别了过去,于是睁开双眼,端起酒杯,继续唱道: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支撑我的身体,厚重了肩膀】

    【虽然从不相信所谓山高水长】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陈涯再次闷掉一杯酒,肩上沉重的担子,让他窒息过无次数,甚至还曾想过自杀,但那样终究是懦夫才会做的事情。

    作为男人,生活在艰苦他也能扛下去,累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宽恕我的平凡,驱散了迷惘】

    【好吧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

    【清醒的人……最荒唐】

    ……

    一首歌唱完,陈涯也告别了过去,现在有了系统,一个崭新的生活,即将开始,未来也许会有很多挑战与危险,但他绝对不会畏惧,只会迎难而上,这才是铁血真男人!

    马玲端起酒杯,看向摇摇晃晃的陈涯道: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涯涯,我相信你会改变自己的人生。”

    晕晕乎乎的陈涯,笑着喝完最后一杯酒,随后立即倒了下去,其实不仅人醉了,心也醉了,就让这次借酒消愁,抹掉曾经的一切吧。

    马玲眼疾手快,立即扶住陈涯,随后便将其抱了起来。

    嗯,女人抱着男人,放在马玲身上,一点毛病都没有。

    走进卧室,把陈涯放到床上,马玲将他的靴子脱掉,随后盖好被子,避免着凉,随后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说着胡话,心里一阵好笑。

    “真是的,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马玲摇了摇头,随便打算回去,其实她也有想过睡了陈涯,但那样……岂不是太便宜了这家伙?毕竟是女孩子,真让她投怀送抱,还是不会去做的。

    当然,问题的关键是,陈涯醒来后,恐怕会撞墙自杀,男人的自尊心,千万不要小瞧。

    “你说的那些,都不是借口,或许是我不够温柔么?”

    马玲看了陈涯一眼,随后关上门离开了,屋外也响起一个动听的歌声。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既然你说留不住你,回去的路有些黑暗,担心让你一个人走,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不能分担你的忧愁……】

    走出了陈涯家,马玲的脸上挂着泪珠,随后咬牙道:

    “陈涯,老娘这辈子,赖定你了!”

    ……

    【PS:连续下了几天的雪,老沙冻成狗了!这两天更新不给力,实在抱歉,既然主角已经告别了过去,那老沙也是时候,通宵码字一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