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空姐前规则 > 第六十二章 KTV巧遇何颖
    今天晚上接二连三的带给我各种吃惊,先是叶梅说萧梦寒喜欢我,接着又是胖子和李佳闹离婚,这让我忽然想起了不知道是谁说过的一句话,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现在想想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

    “这事可不能乱说啊?胖子确定吗?他抓到李佳和那个人……那个了?”我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

    我说完以后,张野眼睛一翻,目露凶光的说道:“丫敢!丫要是敢碰李佳一试试?!我非得剁了那小子的手。”

    一提到这种话题,张野仿佛就像被人踩到了尾巴那么激动,我们两个和胖子的友谊虽然是酒肉朋友,整天在一起就不干正事,但我们的感情也在其中升华,看着胖子这么痛苦,我心里也跟着难受。

    “你先冷静点,这里是北京,你能在这么多朝阳群众眼皮子地下作案?”

    “我不就说说嘛?你让我嘴上痛快痛快还不行啊?”

    “她因为什么才背着胖子又找了一个,胖子和你说过吗?”李佳并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她这么做,肯定有她的苦衷,而且这么多年胖子被着她在外面玩~女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李佳就算和他离婚,我觉得也没什么。

    “没说过,要不然谁因为两个人老要不上孩子,要不然就是因为盘子这丫挺的老在外面招蜂引蝶,李佳受不了了,正好被那个混蛋趁虚而入。”张野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也不知道他是恨那个空少,还是恨胖子。

    “哎……李佳就那么坚决和胖子离婚吗?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吗?”我问道。

    张野摇了摇头,叹气着说道:“我今天给李佳打电话了,听她那意思好像挺坚决的,要不然你给她再打个电话试试?”

    我听完顿时沉默了,以我对李佳的了解,如果她要不是下定了决心,是不会和胖子离婚了,更何况她现在还移情别恋了,这就更把和好的后路给堵死了。

    “还是算了吧!既然你都打电话了,我再打也没什么意思,估计她也不会听我说的。”

    张野的脸上闪过一抹戾气,“那怎么办?!那就任凭胖子这么消沉下去啊?”

    他一提起胖子,我忽然想起来有一阵没听到他的动静了,我转身一看,这厮栽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要不要把他叫醒啊?”张野犹豫着说道。

    “还是算了吧!让他在这儿睡吧!酒醒了他自己就离开了,他二百多斤,咱们两个哪抬的动啊?”

    我们两个把胖子的身体摆正了,这样他还能睡的舒服一点,我把服务员叫了过来,把包夜的钱交了,并且嘱咐他不要让人吵醒胖子。

    安置完了胖子,我扭头问张野,“我现在准备回家了,你开车带我一段?”

    张野打了一个酒嗝,醉醺醺的说道:“我都喝成这样了,怎么开车啊?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去找女人潇洒了……”

    “对了,你不想知道叶梅最近怎么样嘛……”我看着他刚要离开,忽然开口说道。

    张野摇摇晃晃的身体明显的抖了一下,但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转过身,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哈哈一笑,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我看着张野走的那个方向,不用问也知道他去找女人了,我准备回家问问萧梦寒,不过从她和叶梅几个人今天的样子来看,应该和我一样,同样蒙在鼓里。

    “t~m的!赶紧给老子滚!给脸不要脸。”

    我经过一个包间的时候,里面出来传来了一阵喝骂声,紧接着房门开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捂着额头从里面退了出来。

    她穿的很暴~露,浑身上下三分之一都露在外面,妖艳的超短裙穿在她身上却并没有那些小~姐那么媚俗,脚上踩着足有三厘米高的恨天高,一副性感妩媚的样子。

    我之所以会注意到她,并不是她穿着很性感,而是她捂着额头的手指缝里不断的往外淌血,鲜血滴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红的触目惊心。

    由于她的手几乎挡住了半张脸,脸上的浓又浓,所以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眼熟。

    “卓……卓然……”

    她回过神一看到我,居然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一怔,仔细看着她浓妆下面那张精致的面颊,一张秀美青涩面容,在我的脑海里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何颖,你怎么弄成这样了?”我大吃了一惊,自从上次在学校一别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虽然我知道她在这里做小~~姐,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她。

    何颖神色一黯,“先别说了,先离开再说吧!”

    我听到里面又传来了一阵骂声,知道现在确实不是讲这些的时候,于是就和她一起离开了,她喝了些酒,走路有些不稳,没走几步就差点摔倒,幸亏我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她。

    我们两个从ktv的后门出来,我看对面有二十四小时药店,就让她在这等我,然后跑去给她买了酒精和棉签。

    “忍着点疼啊!”我把她贴在额前的头发撩开,用棉棒先擦了几下,看她点头以后,我才用酒精消毒。

    她额头上的伤口大概有两厘米那么长,我估计八成应该是被酒瓶划破的,这行是笑面迎人,能把自己豁的出去才能赚到钱,看来何颖应该是被客人逼着干一些不肯做的事情,才被打的。

    “你怎么还在做这个啊?”上完药以后,我忍不住问道。

    何颖抱着膝盖蹲下来,看着她单薄的身影,仿佛就像随波逐流的浮萍似的,让人心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