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空姐前规则 > 第12章 离职前的“福利”
    苏芸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她没有梅雪嫣的清冷,但却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体态也很丰腴,仿佛就像一颗成熟的桃子似的,被她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的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我定了定神,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忽然有点想抽烟的冲动,于是忍不住说道:“苏总,我能抽根烟嘛!烟瘾犯了……”

    苏芸嫣然一笑,然后低头从抽屉里拿出一只烟灰缸和一盒中华,她抽出一支扔给我,然后自己也叼上了一支,我赶紧心领神会的把烟给她点燃,我们俩对着悠悠的抽了几口烟,我翘着二郎腿,忍俊不禁的看着她,“苏总,原来你也抽烟啊!真没想到啊!”

    苏芸妩媚的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就不能抽烟了啊?只不过你没见过而已。”

    “我要是早知道您抽烟,就拉着一起抽了。我苦笑了几声,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让我失去工作的人,我反而没有任何憎恨,而且居然和她抽起了烟。

    苏芸轻笑了一声,“咱们还是说正经的吧!你为什么这么主动就辞职了?你知道嘛像王总他们都做好了你泡长期病假的准备了。”

    我叹了口气,“不干就不干了,有什么的啊!不就是一份工作嘛!大不了我东山再起。”

    苏芸赞叹的看了我一眼,圆润的脸蛋上露出几丝愧疚,“其实这件事我应该保你的,但没办法总部那边挺强势的,而且下面这些人又联合起来了,我不得不考虑上面和下面的压力。”

    “我能理解,而且像王总他们,都是冲着梅雪嫣去的,如果给他们个交代,指不定他们能夸张到什么地步呢!”

    苏芸舒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一些,“你能理解就最好了,不过对于你,我还是得说声抱歉。有的时候在职场上生存,必须得让自己铁石心肠。”

    苏芸说的真情意切,她说的我都能理解,我在职场上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从最早不知世事的愣头青,硬生生的被打磨成像现在这么圆滑了,在职场上很多人面临危险的时候首先想的都是自保,所以苏芸的这个决定我也能理解。

    “没事,离职单在哪,我现在就签了呗!”我深吸了口气,故作轻松的笑了笑。

    苏芸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散发着墨香的A4纸,我接过来草草的看了一眼,然后就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待我把离职单交给苏芸的时候,她又感慨又遗憾的看着我,红唇轻启,声音如兰的说道:“你去人事部领工资就行,以后有时间再合作。”

    说着,苏芸像芙蓉绽放似的站了起来,一脸妩媚的看着我,舒张双臂,略带着几分调戏的说道:“咱们俩是握手呢!还是拥抱呢?”

    像苏芸这种对男人诱惑力十足的女人,我当然是选择拥抱了,她的身体柔美丰满,犹如怀里抱着一把温香暖玉。

    她身体淡淡的体香盈盈的充斥着我的嗅觉,她身上的香水味很淡,我本应该沉浸在这诱人的氛围里,但不知道为什么,从苏芸抱住了我之后,我心里忽然有种离别的伤感。

    我占了她好一阵“便宜”才恋恋不舍的把她松开,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嗔怪的说道:“你是不是也这么占过雪嫣的便宜啊!拥抱哪有你抱这么长时间不肯撒手的?!”

    我嬉皮笑脸的说道““我可没和梅总拥抱过,我这不是舍不得您嘛!”“你给我少来了,居然敢占老娘的便宜……”苏芸秀目微瞪,顿时媚态横生。

    “我可没占您便宜,刚才您抱着我的时候,您胸前那两片肉差点没给我压的喘不过气……”

    “你赶紧给我滚……”

    苏芸说着作势抄起了烟灰缸,我赶紧溜之大吉,伤感就在这种嬉笑怒骂之间,被淹没了。

    其实苏芸对我还是不错的,这点从我领工资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她还多给了我两个月工资,我点了点到手的钱,差不多有五万块钱,至少在没找到工作之前,不用因为钱发愁了。

    从人事部出来,我就回到自己的格子间收拾东西。我好歹在销售部还有些威望,今天他们看见我来,一个个的眼睛里都饱含着不舍,我逐一和他们告别之后才开始收拾东西。我从人事部除了领到了工资以外,还领了一个纸箱子,这解决了我带走个人物品的问题,我的东西也不多,一个箱子就绰绰有余了,我搬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公司,在我等电梯的时候,企划部的王总恰好从另外一个上乘电梯里出来了。

    虽然我们俩有仇,但现在我都离职了,所以我觉得过往的恩怨也算是一笔勾销了,看到他走过来,我没有选择视而不见,而是和他打了个招呼。

    “王总,我走了啊!这两年感谢您的照顾……”我说话的时候故意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我觉得他应该能够看到我的八颗牙齿。

    王总不屑的扫了我一眼,然后就趾高气扬的从我身边经过了,我们俩本来就不和,他的这个态度倒是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从公司出来以后,我看着万丈高楼,蓝天白云,心里忽然有种刑满释放的感觉。我搬着自己的东西打车回家,今天空姐又出航班了,我事业了,我们家空姐暂时就成了这个家里的“经济支柱”。

    我给空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回家了,并且把晚上和梅雪嫣去“紫调”喝酒的事情也告诉了她。离职前吃顿散伙饭,大概是每个离职的人必经的,我们家空姐也理解的答应了,但再三强调晚上必须回来,弄的我哭笑不得的。

    我到“紫调”的时候,才晚上7点,现在刚入春不久,来三里屯消遣的女人们,就迫不及待的换上了应该在夏天才穿的衣服,我一直觉得三里屯是个躁动的地方,来这里的男男女女仿佛都有自己的“目的”。在这种灯红酒绿的世界里,“紫调”酒吧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酒吧门前窗上缠绕的青藤,似乎也显得无精打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