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空姐前规则 > 第54章 不小心看见……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比我小的人,会做我的上司,殷茹的出现让我有些迷茫,我习惯了像梅雪嫣这样有能力,或者是有阅历的人发号施令,现在我的直接领导换成了年轻女孩,让我有些不太适应。

    其实不光我不适应,殷茹也是,如果要光看履历的话,我的实战经验要比殷茹更光鲜,从我们俩短暂的交谈里,我能感觉到殷茹一直想证明她比我强,我想可能我们俩得有一阵磨合。

    殷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她大学毕业以后就直接应聘了高管的职位,而不像我,是从最底层摸爬滚打熬上来的,这也注定了我们俩的风格不同。她的管理风格也得让我重新适应,以前梅雪嫣是雷厉风行,杀伐果决;而殷茹则像一阵春风,对谁都彬彬有礼,如浴春风。其实我不太认同她的这种管理方式,俗话说将军不狠,军心不稳,现在我忽然有点怀念梅雪嫣那种把你拍成苍蝇血的强势风格。

    应该说我的适应能力还是蛮强的,新工作很快就上手了,唯一不让我适应的可能就是每天不像能失业待家似的睡到天荒地老,所以每天早晨上班的时候都哈切连天,弄的大家都误以为我每天晚上夜夜笙歌似的。

    抛去管理风格而言,私底下我觉得殷茹还是挺不错的一个女孩的,她长得眉清目秀,肌肤娇嫩似雪,性格又很开朗,这三点加在一起,让她在公司的男同事之间很受欢迎,她的性格其实有点像萧梦琳,但比萧梦琳要成熟一些,我听说她前段时间刚失恋,很多大龄单身男同事都对她摩拳擦掌的,不过她每天依然还是挂着标志性的媚笑,这让我有点质疑她失恋的可信度。

    今天下班的时候,我由于因为做报表下班晚了一些,等我从公司出来的时候,我听见走廊里隐隐的传来了女人的抽泣声。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悄悄走过去了,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见殷茹正在里面抹眼泪,她哭的梨花带雨的,现在我终于相信她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的云淡风轻,都是人工炮制的了。

    我觉得这种场景女孩子肯定不愿意让人看到,我原本想走,但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我就又动了恻隐之心。

    我咳嗽了几声,轻轻推开了门,殷茹听到有人来了,赶紧把脸背过去了。

    “我是恰巧路过,想必你现在需要点纸巾吧!”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了她。

    殷茹看到是我,梨花带雨的脸蛋上顿时闪现出了几分不自然,她低低的说了声谢谢,就把纸巾夺过去了。

    “你怎么躲在这儿哭起来了?”我问。

    我的好心被这丫头当成了驴肝肺,她瞪起通红的眼睛,“和你有什么关系啊!我哭也不行啊!”

    “看来公司里的谣传是真的了。”

    “什么谣传啊?”

    “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啊!”

    “这都谁传的啊?”殷茹愤恨的瞪起了秀目。

    “那我就不知道了,看你这么伤心,肯定是你男朋友先对不起你的吧!”

    “要你管,和你有什么关系嘛?”殷茹板起脸,和平时那个如浴春风的她截然相反。

    我苦笑了几声,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劝她,可能是她刚才哭的这么伤心,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陈洁和我分手的场景。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啊!说出来可能心里会好点,我也被人甩过,知道你心里的痛苦。”

    殷茹犹豫了一会儿,她狐疑的看着我,“你确定你能给我保密嘛?”

    我哑然一笑,“你是我上司,我要是敢传你的闲话,那不是找死呢嘛!”

    我这么说,殷茹终于放心了,她断断续续,哭哭啼啼的把她失恋的整个经过都告诉了我,原来她和她的前男友是大学同学,俩个人同居的时候老吵架,后来殷茹发现那个男人居然和自己的闺蜜搞在一起了,于是伤心欲绝,肝肠寸断的提出了分手。

    俗话说幸福的人幸福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却千差万种,殷茹说她们俩分手的时候也是在酒吧,顿时牵扯出来了我的思绪。

    殷茹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我们俩席地坐在台阶上,我怕地上凉,还特意把我的外套脱下来铺在地上让她坐下,我这个不经意的举动,或多或少赢得了她的一些好感。

    “你也别太想不开了,好男人有的是,为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值得嘛?分就分了呗!”

    殷茹看着我大大咧咧的样子,旋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嘛!我本来就难受,刚才我那个闺蜜给我打电话,和我道歉,我拒绝了。我一下子失去了爱情和友情,心里当然不好受了……”

    失恋和友尽接连暴击,我想就算换成再乐观的人也很难接受,尤其是想到白天殷茹还要笑容满面的在大家面前装坚强,我顿时对她的怜惜又多了几分。

    “你怎么这么晚才下班?”殷茹这时才想起来问我这个问题。

    “我做报表来着,怎么样是不是应该表扬我一下啊!”

    殷茹无奈的翻了翻眼睛,“做不完明天再说嘛!这个又不着急!我今天哭的事情,你不许传出去啊!”

    面对殷茹的“三令.五申”,让我觉得她其实蛮在乎别人怎么看待她的,我没想到的是我们俩说话最多的一天,居然是在这个阴窄的楼道里和她讨论感情的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