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空姐前规则 > 第82章 老爸的教诲
    梅父的突然离世,让我觉得应该倍加珍惜身边人。我现在才有种突然顿悟的感觉,情这个字,不光简简单单的包括爱情,还有亲情,友情,我也快三十岁了,在这个该立不立的年纪,我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明白了许多。

    空姐这次飞的是新加坡,她每次飞国际航班差不多都得一周左右的时间,本来那顿温馨的烛光晚餐应该是我们俩小别之前的浪漫。

    就在我沉浸在空姐给我精心装满一冰箱食物里的喜悦没多久,但很快就在我的房门上,发现了一张她贴的字条,可以简单概括为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让我这几天别理她,在家闭门反思。

    反思是肯定的,但闭门就不太现实,因为我还得赚钱,为我们俩以后的小日子努力。

    这几天我的生活特别单调,最近公司的生意一直不错,他们也知道我妈住院,再加上梅雪嫣的父亲去世了,黄健格外开恩准了我几天假,所以这几天我都一直不用上班。

    忙完了梅雪嫣家里的事,我又要在医院服侍我妈,这几天我妈的病情稳定了很多,我爸也不用像以前似的晚上陪床,我好说歹说,终于劝动他来我们家里住,这样至少比在医院的行军床上要舒服的多。

    我爸这个人虽然古板了一些,我们父子俩在一起待着,更多的都是默不作声的抽烟,但至少每天我不用为温饱问题操心,每天晚饭,我爸都会准时做好,我就等着吃就行。

    因为梅雪嫣父亲的离世,让我重视起了对家人的陪伴,今天吃饭的时候,我才仔细观察了一下我爸,他又老了,也瘦多了,岁月的车轮把他的背压弯了,我心里忽然有些发酸,北京的生活纸醉金迷,我却从来都没有为父母考虑过太多。

    “您多吃点,别老光扒拉米饭。”我爸专挑菜叶子吃,肉都怎么动过,显然是想留给我。

    我怕他不吃,夹了几筷子红烧肉放在他的碗里,我爸点点头,没言语。

    “梅雪嫣怎么样?她父亲刚去世,你多关心一下人家。”我爸罕见的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我“嗯”了一声,做为回应。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想那儿子应该就是前世的仇人,从小到大我和他都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想和他亲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嗯,我知道了,这几天我一直老陪着她来着。”

    我爸忽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让你多关心关心人家,但你小子可把握好这个度啊!该关心的关心,不该关心的别下瞎关心。”

    我爸的话让我一阵无奈,不过梅父去世这件事,对我心里的冲击还是蛮大的,至少我能心平气和的与我爸一起吃饭了,换成以前根本就是奢望。

    我爸把碗放下,把手往上衣的口袋里摸去。

    他每顿饭吃完,就喜欢抽上一支烟,我看他作势掏烟,我急忙识趣的把我放在桌子上的那盒烟递了过去,“我试试这烟。”

    我爸看了一眼,淡淡的说,“抽不惯你们这种高档烟。”

    说完,他从干瘪的烟盒里摸出一支烟,肆意的吞云吐雾。

    医院里不让抽烟,可把我爸这杆老烟枪给憋坏了。

    “卓然啊……你小子也不小了,你和梦寒的事,究竟准备什么时候办,你们俩也一点准信都没有,你妈天天和我念叨。”

    提起这件人生大事,我就一阵头疼。我皱了下眉,把嘴里的骨头吐了出来,不耐烦的说,“爸……您和我妈老是瞎操心,我们俩都多大人了,不是和您说了嘛!我们俩工作忙,你也看见了,梦寒只要飞国际航班,动不动就一个星期不在家。”

    “工作忙是理由嘛?!你们俩能忙过国家领导啊!”

    我爸一句话就把我噎回去了。

    他吧嗒了几口烟,难得和我说话的语气心平气和,“不是我们老两口催你,你转眼都快奔三了,咱们村去外面打工的这帮小子,就你没结婚了,有的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我爸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我好多发小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而我的下一代还是一滩液体呢!

    在男大当婚的这个问题上,我确实特没有发言权,我转眼就要奔三了,我爸妈才刚五十岁出头。我之所以能像现在似的这么肆无忌惮的活蹦乱跳,完全拜这老两口子年轻,我暂时没有上有老的压力。

    “其实我们两口子,之所以老催你结婚,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就是我们看的出来,你和梅雪嫣的关系也不一般,梦寒是个好姑娘,你小子可不能辜负她。”

    “爸……您这话都说好几回了,能不能别老说啊!我知道了……”虽然我爸已经说了N遍,但我居然耐着性子听进去了。

    “不说你省得你犯错误,对了明天晚上你叫梅雪嫣来咱们家吃饭。”

    我嘴里还没有咽下去的饭差点喷出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愕然的说道:“老爸,你没和我开玩笑吧!你不是刚和我说要注意和她的关系嘛!怎么现在还叫她来咱们家吃饭?”

    我爸翘着二郎腿吧嗒了几口烟,叹了口气,“这女娃命也挺苦的,唯一的亲人都去世了,现在她特别需要人安慰,让她来咱们家一起吃个饭,也省的她寂寞。”

    “我叫她来可以,但是您别又疑神疑鬼的啊!”我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之后,然后给梅雪嫣打去了电话。

    梅雪嫣还没有从悲痛里走出来,我觉得她更多的是自责,以前她们父女俩的关系很差,自从她父亲去世以后,梅雪嫣一直因为之前没有珍惜和她父亲在一起的时间耿耿于怀。从她电话里说话的声音,就能听出来她的精神很差,这让我那颗怜香惜玉的心,又泛起了波澜。

    原本我想第二天一早开车去接梅雪嫣,但她执意要打车来,这倒好省的麻烦我一趟了,我也可以安心的多睡一会儿。

    一般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睡到日上三竿,我才肯放过周公的女儿,但今天早晨,却被我们家那位作息规律的太上皇破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