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五十二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卓不凡回过头看了一眼,是同班的同学黄忠兵,这个黄忠兵成绩好,但是有点小钱性子高傲的很,跟他没什么交集的地方。

    “嘿嘿,吃东西呢。”黄忠兵尴尬的笑道,他将来毕业之后肯定要接收家里的工厂,况且性子高傲了不想去曲意奉承巴结别人,而徐爱可一进来就把他给扔下来,像花蝴蝶端着酒杯到处去打招呼期望多认识一资源。

    卓不凡嗯了一声,继续吃着盘中的食物,把他晾在一旁。

    黄忠兵干脆坐下来,叹了一口气道:“卓不凡,你刚才的朗诵真的很不错,听的我热血沸腾,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是吗?谢谢夸奖。”卓不凡笑了笑。

    黄忠兵自己也觉得说的话没什么营养,干脆八卦的问道:“卓不凡,刚才和你一起进来的张桐桐是你女朋友?”

    “普通朋友而已。”卓不凡摇摇头说道。

    “张桐桐挺漂亮的,我看她挽着你的手臂,看样子是对你有意思,你真厉害,哪里像我一直追求徐爱可,可是她对我总是爱理不理的,哎。”黄忠兵垂头丧气道。

    卓不凡对这些事情根本不敢兴趣,就等他在旁边吐苦水,自己听着打发时间。

    ……

    “夏经理,这是小女桐桐,桐桐还不叫夏叔叔。”张炳业带着张桐桐到处跟认识人打招呼。

    “上次见面的时候桐桐还是个小女孩子,现在都出得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一名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张炳业在区政府里当办公室主任,职务不高不下,为人谦虚谨慎,淡然道:“不成器的小女子而已,经常让我头疼。”

    两人又走到一旁,张炳业突然皱着眉头问道:“桐桐,你跟那个卓同学在谈恋爱?”

    “啊。”张桐桐没想到父亲这样问,脸登时就红了一大片,期期艾艾道:“我没和凡大哥谈恋爱。”

    女儿都十八九岁了,谈恋爱也属于正常的事情,但是张炳业为人传统刻板,家教管理很严,皱眉说道:“那小子能救你说明他心肠好,但是这个社会也很现实,我不想你以后跟着他过苦日子,如果将来他肯参考公务员,我会提携他一把,到时候他有资格了,我才会答应。”

    “爸。”张桐桐拉着父亲的手臂,脸红的似快要滴出血来一样,跺了跺脚尽显女儿家的娇羞之态。

    ……

    正在和卓不凡滔滔不绝的黄忠兵突然停下来了,卓不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看着酒会西南角罗马立柱,柱子旁边摆放着两盆绿植,遮挡了视线,但是看的出来,那里站着两个人。

    一个女生和一个肥头大面的中年男人,两人好像在说什么话,中年男人却把手放在了女孩子的腰间,女孩子连忙躲闪开了。

    黄忠兵捏着拳头,怒火冲天,“妈的,敢欺负爱可。”说罢就冲了上去。

    “廉总,你别这样,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生。”女孩子又惧又怒道。

    廉总冷笑道:“你们这种女生我见过了,我现在包养了三个女生,你跟我装什么矜持,看你长得还有几分姿色,你如果愿意跟我的话,我每个月给你两万块钱。”

    “不,不行。”女生咬着薄唇说道。

    原来那女生就是徐爱可,不知道怎么勾搭上了旁边的中年男人,中年男生名叫廉怀古是金陵有名的贸易商,资产数千万,为人好色风流是在圈子里出了名的。

    他见到徐爱可主动过来招呼,又看见她有几分姿色,以为是想求包养的,自然起了色心。

    徐爱可虽然家境一般,但是经常和黄忠兵之类的富二代混在一起,况且心里暗恋王子平,想嫁进王家这种高门大阀之中,怎么会愿意给别人当二奶,惹恼了中年男人。

    “不识好歹。”廉总冷冷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黄忠兵已经冲了过去,“可可,你怎么样了?”说完,又看着中年男人道:“草,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多恶心人。”

    “你敢骂我?”廉总气的脸色铁青。

    “骂你怎么了?别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了不起,我家里是‘欣悦制衣厂’,别以为我没钱。”黄忠兵愤恨的骂道。

    徐爱可眼睛又红有湿,黄忠兵年轻气盛,干脆直接一巴掌打在中年男人脸上骂道:“给老子滚。”

    中年男人气势不凡,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学生给打了,碍于自己的身份,要是动静闹大了,让人知道他在这里想保养女学生影响不好。

    廉总狠狠盯着黄忠兵,冷笑道:“很好,你敢打我,我会让你后悔的,你家里‘欣悦制衣厂’对吧?你家里的生产的服装百分之六十都是由我输送到非洲市场,我一个电话就能断了你家的渠道,让你家里破产,我看你还怎么当富二代。”

    听到他的话,黄忠兵僵硬当场,“你是谁?”

    “我是‘大发贸易’的老板,你现在知道了吧?”廉总冷冷的笑道。

    黄忠兵如遭雷击愣在当场,他虽然还是学生,平时不管家里生意的事情,但是也知道跟自己家里服装厂合作最大的公司就是‘大发贸易’,他家里生产的衣服在内陆港台都没市场,只能运出国内卖到非洲,如果对方断绝他们的渠道,那他家的制衣厂只能破产。

    黄忠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十八岁的少年心气高傲,知道自己闯下大祸,现在却拉不下面子赔罪,难道真的应验了那句话,红颜祸水。

    “哼!”廉总冷冷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走了,继续找人交谈,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他很享受这种财富带来的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

    ……

    卓不凡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他跟黄忠兵没什么交情,只是刚才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也不关自己的事情,正打算在去拿点食物果腹,突然看见张桐桐朝着自己走来。

    不只是他,还有张炳业,身边跟着一名打扮素雅的妇人,跟张桐桐有几分相似,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对夫妻和一个女生,正是张筱雨,恐怕那对夫妻就是他的父母了。

    张筱雨和张桐桐是堂姐妹,张炳业是张炳福的弟弟,两兄弟都长得差不多,只是一个打扮的朴素点,另外一个却衣着显贵,手腕上带着金黄色的劳力士,身边跟着的妇人也是珠光宝气,脖子上挂着珍珠项链,比张炳业妻子看起来年轻漂亮许多。

    “哦,这就是救了桐桐的恩人,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