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八十一章 连一个酒杯都接不住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子的父亲王涯,现任王家集团旗下科技公司的掌舵人,身价三四个亿,在金陵赫赫有名,但是在王家第二代四个人中,他却混的最差,在家族中没有发言权。

    其中老大是富豪排行榜第三,老二又在外面军区担任参谋长权势滔天,是以王涯和王文武的关系最好,平时走的最近。

    “我听说子逸被人打伤了,过来看看。”王涯皱着眉头说道。

    王文武微微点头,“你知道那小子的背景?”

    “我家子平也是被那家伙给打伤的,我调查出来他的背景了,不过是一个高三的学生,可是好像和褚天走的很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我一直没动手。”王涯招了招手,身后的小蜜立刻递上来一份文件。

    王文武接过文件看了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褚天根本不配和我平起平坐,没想到他干掉了杨老八,把杨老八逼的逃离金陵,统一了西城势力,现在居然号称与我分庭抗衡,听说他请了一个高手,难道就是卓不凡?”

    “应该就是了,有褚天给他撑腰,他自己应该也会武功,否则怎么敢动子平和子逸。”王涯蹙眉沉吟道。

    王文武眯起眼睛,眸子中闪过一道冷芒,哼道:“褚天我早就想吞掉他了,这次先斩他一只手臂,拿这个卓不凡开刀,居然敢打伤我的儿子。”

    听到王文武的话,王涯欲言又止,说:“三哥,咱们要不然去见见那位。”

    “好。”王文武长身而起,混迹地下社会,经历生死磨练,血肉滚杀,早已经磨练出了一颗坚定雄心,虽然关心自己的儿子,却不会像普通人一样守在这里不去办事。

    两人离开医院,坐上一辆黑色suv奥迪q7,开车的是王文武的心腹兼保镖。

    “三哥,你真的把那家伙弄出来了?”王涯压着嗓音,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这两年我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耗费了多少钱财,只要有他帮我的忙,整合金陵的地下实力不成问题,到时候我看老大和老二还敢不敢轻视我。”王文武冷冷哼了一声。

    王涯点点头说道:“三哥,在家族里咱俩人的关系最好,如果要选下一任的族长我一定拥护你,老大和老二这两个人一直就瞧不起我。”

    “放心好了,只要我能做上族长的位置,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王文武淡然说道。

    车子一路直行,最后直接开上了国道,半个钟头之后居然停在了郊外一处大铁门门口,铁门和墙壁约莫五六米高,上面还封着电网,监狱门口用白漆刷着‘13号监狱’几个大字,这里关押的全部都是重刑犯,门口站着两名端着92式机关枪的狱警守卫森严。

    监狱正中间只有一条公路,两旁都是森林,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突然,监狱下方一个不足两米的小门打开了,一个人影从里面踏出来,眼睛不适应强烈的灯光,眯了眯眼睛。

    王涯这才看清楚对方,居然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满头披散黑白相间的长发,穿着一套监狱里的制服,而且个头比较矮小,给人一种十分猥琐的样子。

    “三哥,这家伙就是当年924金店杀人抢劫案的重犯?”

    王文武点点头:“庞兵解绰号血刃,1957年出身,曾经去过南洋发展,好像当时拜了一位海外有名的大师为徒,在2000年的时候才回国,一直在做暗杀的生意,在03年的时候在南海省犯下重案,抢劫金店杀了几个保安和两名巡警,听说一身功夫已经到了明劲巅峰。”

    说罢,两人下去,王文武笑道:“庞先生,恭喜恭喜,终于出来了。”

    “在里面呆了14年,一下子出来了,还有点不习惯呢。”庞兵解眼珠子茫然的环顾,说完,还咳嗽了一声,就跟犯病的老头一样,赢弱不堪的样子。

    “谢谢武爷了,没你的打点,恐怕我得在里面呆到埋进黄土,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出来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庞兵解感慨道。

    其实庞兵解当年是运气好,检察机关缺少他杀人的证据,要不然的话早就吃枪子了,最后只判了一个终身监禁。

    “我在酒店已经为你备好了佳肴,不如过去慢慢细谈。”王文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酒店包厢里面,一桌子的珍稀佳肴。

    王文武、王涯、庞兵解三人坐在里面,王文武身后还站着一个贴身的保镖也是他的心腹。

    庞兵解仿佛饿死鬼一般,连筷子都不用,直接拿手就抓着鱼翅燕窝往自己塞进,王文武和王涯看着只是轻轻蹙眉,两人并没有吃饭的意思。

    “庞先生,这次我可是费了不少劲才把你弄出来,耗费了许多人脉和钱财,还是按照原来说的你要帮我的忙才行。”王文武提起正事。

    庞兵解一边胡吃海塞一边笑道:“武爷,我这个人没什么好品德,唯一好的一点答应别人的事情从来不反悔,这次我出来帮你三年,三年之后你要给我一个亿,然后帮我离开龙国去国外养老。”

    “一个亿?太狮子大开口了吧。”站在王文武身后的保镖不满哼道。

    王文武没有出声制止,显然是觉得对方趁机在榨自己。

    “一个亿,一点都不多,如果我协助武爷的话,这金陵不出三年就是你的,到时候你得到了好处恐怕一个亿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庞兵解淡淡摇了摇头。

    “就算一个亿对武爷来说是九牛一毛,但是你凭什么能拿这么多的钱?”保镖不屑的说道。

    早就看这老头子不顺眼了,跟街边那些邋遢的老家伙根本没什么区别,居然还敢狮子大开口,开价就是一个亿。

    “阿权,不得无礼。”王文武皱了皱眉头,看了身后的保镖一眼,又看着庞兵解道:“庞先生武功高深莫测,你一个小辈岂有插嘴的份。”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王文武只是听闻关于庞兵解的传说,跟眼前这幅形象大相径庭。

    庞兵解自然明白,要价看货的道理,冷冷一笑,食指一搭酒杯,然后又轻轻一勾,酒杯突然猛的旋转着飞向王文武身后的保镖。

    阿权一看,伸手就要去抓,能当王文武的保镖,自然有几分真本事,不仅每天训练近身格斗,而且不知道有多少次浴血而战的经历,那酒杯撞在他的手中,他突然脸色大变,手掌心一块肉皮霎那间擦掉了,酒杯砰的一声砸进后面的楠木屏风中。

    最令人惊叹的是酒杯居然没有破碎,一半陷入坚固的木板之中,转了片刻才停止下来。

    庞兵解擦了擦嘴巴,站起来淡淡道:“连一个酒杯也接不住,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