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八十四章 血光之灾
    “哦,我有险境?”卓不凡停顿了一下脚步,干脆回过头坐在他的摊位前,似笑非笑道:“不知道我有什么险?”

    麻衣相师淡然一笑,拿出一个竹筒,里面放着数十根竹签,“小兄弟,你先抽一根,我慢慢为你道来。”

    卓不凡抽了一根竹签递给对方,想看看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

    “来路明兮复不明,不明莫要与他真。坭墙倾跌还城土,纵然神扶也难行。”相师慢慢念出来,突然摇摇头,叹道:“大凶!”

    “是下下签?”卓不凡淡然问道。

    “签文的意思是说小兄弟做事强出头,不给别人留余地,最近有血光之灾,大凶。”相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

    卓不凡不禁笑道:“我有大凶之灾,只怕相师你算错了吧?”

    “我给人算命,从来没有错过的先例。”相师摇头,“你还是做一下自己想做的事情,怕是你要大难临头了。”

    “哦,我倒是想看看有什么大难。”卓不凡一副闲定的样子,掏出一张钞票准备给他钱,却被相师挡住了,“无妨无妨。”

    “你算命不收钱吗?”卓不凡诧异道。

    “不是不收钱,是不能收你的钱,如果有缘咱们还会见面,到时候你再给我相金。”相师挡住他说道。

    卓不凡没多停留一刻,长身而起,离开了他的摊位,心里暗叹:“这签文是你替自己求的吧!”

    等卓不凡走远了,不知道哪里钻出来两名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子,恭恭敬敬的走到麻衣相师的跟前,弯腰屈膝道:“庞老。”

    “庞老为什么不直接干掉那小子,要是被他警觉跑了就不好了。”一人皱眉不解道。

    相师取下鼻梁的上眼镜,露出一双倒三角眼,泛着诡异的光芒,冷冷笑道:“我庞兵解要杀的人从来没人跑得掉,我手上染了太多人的鲜血,提醒他一下办后事,不枉我有菩萨心肠。”

    ……

    商场里,卓不凡买了一袋珍珠米,速冻的娇子和一些零食,他自己不吃零食,顺手为廉侍剑买的而已。

    刚结完帐走出凉爽的商场,外面烈日炎炎,突然他看见一道熟悉的声音站在自己跟前不远处,居然是廉侍剑。

    “卓先生。”廉侍剑惊讶的看着卓不凡提着一大包的东西从商场里面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卓不凡淡淡的问道。

    廉侍剑红着脸,也不知道是因为看见卓不凡,还是因为天气太炎热的原因,“我看家里没多少米了,正打算来商场买一点拿回去。”

    “不用了,我已经买好了。”卓不凡提了提手中的袋子。

    廉侍剑道:“卓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本来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因为昨天晚上复习学习的太晚了,所以……”

    “没关系,一点小事而已。”卓不凡语气平静道。

    “卓先生,那我跟你回去帮我打算一下家里的卫生吧,今天正好周末我有空。”廉侍剑还是觉得不太好意思。

    卓不凡点点头,廉侍剑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正打算打辆车一起回去,突然看见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直接停在两人面前,挡住两人的去路,车窗滑落,一个约莫三十岁出头女人探出脑袋,脸上带着大号的墨镜,皮肤很白皙。

    她取下脸上的墨镜,武馆端正,算中等偏上的姿色,“侍剑。”

    “小姑,你怎么来金陵了?”

    “过来办点事情,正好看见你了,走吧,小姑好久没看见你了,请你喝点东西。”女人说着,目光却有意无意落在卓不凡的身上,“把你这位同学也叫上吧。”

    “可是……”廉侍剑看着卓不凡,眼睛带着一丝恳求之色。

    卓不凡淡然道:“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忙的,随便吧。”

    两人上车,卓不凡把买的东西放在旁边,女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隐隐皱了皱眉头,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介绍一下,我是侍剑的小姑,我叫廉莲。”

    “卓不凡。”

    廉莲没想到卓不凡的性子这么冷淡,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开车找了一间星巴克,点了三杯咖啡和一些甜品。

    卓不凡一个人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廉莲眼中带着宠溺之色看着廉侍剑道:“侍剑,小姑好久没见到你了,这次来金陵办事本来打算先去看看你和嫂子的,对了,马上就要高考了,你打算考哪里?”

    “我还没想好呢。”廉侍剑显得有些拘谨。

    “不过你成绩这么优秀,一定能考个好大学的。”廉莲说着,突然拿出一张银行卡推到她的面前,“我听说你妈妈身子最近不太舒服,这里面有十万块钱,你收着。”

    “小姑,我不能要你的钱。”廉侍剑连忙摇头拒绝道。

    廉莲蹙着眉头,沉声说道:“你放心好了,这是小姑自己的钱,没人知道了,你妈妈看病也需要钱的。”

    犹豫了一番,想到妈妈还要治病,廉侍剑点了点头,收下了银行卡,“谢谢小姑。”

    “跟小姑还这么客气?”廉莲笑的眯起眼睛,“不过你马上就要高考了,得把心思花在学习上面,我知道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子都在谈恋爱了,不过你还小,谈恋爱同居什么的,还是要考虑清楚,以后千万别后悔。”

    听到她的话,卓不凡微微蹙了蹙眉头,廉侍剑的脸更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原来廉莲看着卓不凡手中提着一些生活用品,以为两人都已经同居了,好心提醒。

    “小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卓……”廉侍剑红着脸正要解释,廉莲却说道:“侍剑你去服务台问一下,刚才小姑进来的时候身份证好像不见了,看看吧台的服务员捡到了没有。”

    “好吧。”廉侍剑紧张的看了一眼卓不凡,向吧台走去。

    她一走,廉莲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消失不见了,冷冰冰的仿佛喜马拉雅山终年不化的冰雪,“你叫卓不凡是侍剑的同学对吧?”

    “是校友,我没和她一个班级。”卓不凡纠正道。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你最好离侍剑远一点,她还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如果你敢骗他的话,我一定饶不了你。”廉莲冷声说道。

    “我跟她没什么,你应该误会了。”卓不凡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