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九十八章 善恶若无报 乾坤必有私
    “一件赝品居然拍了两千万,这赚钱的速度可真快。”突然一道声音炸响在陈青艾的耳边。

    她转过头来,惊异的看着那少年,是卓不凡。

    卓不凡也在台上,他本来好奇对方用的是什么术法,只是一看便识破了,用的是阴煞之气,别人看不见,但他能看见那白玉生肖上面隐约有一层黑色的雾气缭绕。

    修仙入道,并非都需要灵气,有魔修、鬼修、各种门派吸收的是阴煞魔障之气,甚至还有兽族的吸收血气、凶气等等。

    对方用的只是一种小伎俩,迷惑普通人罢了。

    既然看穿了卓不凡自然没有兴趣,他现在感兴趣的是谁拿出的这些东西拍卖,特别是那个迷你鼎炉,如果再大一点就好了。

    陈青艾皱着眉头,轻声道:“你说什么是赝品?”

    “你们买的那白玉生肖不是赝品,又是什么?”卓不凡闲定道。

    陈嘉木和迟云海还没走呢,刚把字签了,听到他的话,立刻不高兴了。

    “你也配插话?”陈嘉木冷着脸,眼神锋利的盯着卓不凡。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那白玉生肖本来就是赝品。”卓不凡姿态依旧闲定。

    他这话仿佛直接给人堆里扔了一枚炸弹,瞬间人群沸腾起来。

    “赝品?我也觉得好像是赝品,这么珍贵的古董,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咱们金陵,奇怪啊。”

    “胡说八道,肯定是真的,我做研究古董二十多年了,对乾隆年间制品更是研究透彻,那就是真的。”

    “我也觉得是真的,现在高科技虽然可以仿造外形细节,惟妙惟肖,但是古董毕竟是古董,中间蕴含的岁月沉淀,无法模仿的。”

    章老更是气的不轻啊,一个黄毛小子突然站出来说白玉生肖是赝品,岂不是说自己打眼了?

    “小子,你说那白玉生肖是赝品,我问你上面的花纹你懂吗?”章老气呼呼的问道。

    卓不凡摇了摇头。

    章老冷哼一声:“那你对乾隆年间制品的工艺有研究咯?”

    卓不凡依旧摇摇头。

    “花纹特制你不懂,制品工艺你不明白,也敢在这里妄加评判?”章老用力冷哼了一声。

    “章老是古董界的名宿,他的眼光肯定没有问题。”

    “既然有章老打了包票,肯定错不了。”

    “这小子又是谁啊?看起来像是学生,也跑来参合,一点礼貌也没有,太不像话了。”

    听到众人的话,迟云海斜睨着卓不凡,摇摇头笑道:“你一个穷小子,恐怕这辈子都买不起一件古董,还来这里指手画脚,不嫌弃丢人。”

    卓不凡双眸凝聚灵气,猛的朝着那白玉生肖看了一眼,上面常人不可看见的黑色雾气瞬间消散的无踪无影。

    一眼,破处了障眼术法。

    如果对方的实力跟他一般,想破处术法肯定没这么容易,看来施用术法之人恐怕连入道的门槛都没摸到。

    “你们再看看呢?”卓不凡淡然说道。

    “咦,我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了呢?”有人好奇的瞧了一眼,惊异道。

    旁边几个人又上去看了几眼,都皱起了眉头,章老道:“怎么可能一下就不一样了,这么多人在场,难道还有人能把白玉生肖变成假的了吗?”

    说罢,他拿着放大镜上前看了几眼,突然脸上骇然变色,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冒着冷汗。

    就如刚才那人所说,现代社会科技日新月异,想复制古董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是上面蕴含的岁月气息的沉淀,那是复制不来的。

    但是现在呢。

    那白玉生肖在灯光下依然晶莹剔透,上面雕刻的十二生肖花纹栩栩如生,却少了一股味道了。

    “章老,你这是怎么了?”陈嘉木心头一跳。

    章老哭丧着脸道:“想不到我章某人也有打眼的一天,陈先生,我有负众望,我有负众望啊。”

    听到章老的话,意思还不明白吗?

    这是假的,但是合同已经签了,虽然没有给钱,但是谁敢赖嘉氏拍卖行的账。

    陈嘉木差点脑子充血晕过去了,整个愣在当场,聚光灯下他摇摇晃晃,周围的人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的表情。

    “妈,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陈青艾突然看见母亲直接晕厥倒在地上,吓的她赶紧上去想扶起母亲。

    陈嘉木脑子一片空白。

    两千万打了水漂不说,如果合同时间到了,法国的杰佛利找他们算账,他们还要赔偿一千万,加上公司里贷款的钱,陈嘉木会直接破产,跌入凡尘。

    陈青艾眼眶红彤彤的,含着泪水抬起他,看着那脸上依然平静的卓不凡,用力的咬着自己的水润薄唇,“卓不凡,你早知道这尊白玉生肖是赝品,为什么不早点说?”

    “跟我有关系吗?当初你父母是怎么对我母亲的,要知道我没报仇都念在我和你以往的情分之上。”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你难道还不肯原谅我父母?”陈青艾似乎要把嘴唇咬破了一般。

    卓不凡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转过身向台下走去,留下一句话:

    “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拍卖会结束之后,酒店贵宾房间之中。

    廉莲端着一支高脚酒杯站在玻璃幕窗钱,俯视璀璨的建筑灯光,和街道上车流如织的景象。

    “廉总,法国那边我已经通知了杰佛利先生,他很快就会找陈嘉木的,这次陈家完蛋了。”助理站在他的身后。

    廉莲嘴角慢慢的上扬,勾起了一道得意的弧度:“连我们廉家也敢骗,迟早都会有报应的,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对了,吴大师他人呢?”

    “从刚才拍卖会回来吴大师好像说要办点事情,没跟我一起。”助理说道。

    此时吴大师正站在一间客房的门口,心情忐忑难耐,额头上还冒着密密细细的冷汗。

    谁能想到名动中州的大师,那是政坛精英、商场豪杰贵宾的人物,现在却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一般。

    若让廉莲看见了,莫不要惊掉下巴。

    犹豫了半晌,他终于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卓不凡平和的声音,似乎如神算子早就知道吴大师会过来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