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廉家大少爷
    “你是说刚才那个杀手是侍剑二妈和她便宜弟弟请来的?为什么不在家族中揭穿这件事情,还要鬼鬼祟祟的派人绑架侍剑?”卓不凡说道。

    廉莲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呼,事情说来很复杂,廉家不止我们一脉,但是这一脉中我大哥掌握着廉家公司的掌舵权,熟话说家丑不外扬,如果大家知道廉勋不是我大哥的亲生儿子,肯定会把他推下台,到时候整个家族都会内乱。”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大哥现在身患重病,如果知道实情,恐怕活不了几个月了。”廉莲说完,看了一眼廉侍剑。

    “爸爸他生病了吗?小姑你怎么没告诉我。”廉侍剑小脸上露出了紧张之色。

    廉莲摇摇头,叹息道:“你爸爸根本不想让你知道,而且……他也没想过接你和你母亲回来。”

    “哦。”廉侍剑神色默然,垂下了眼帘,双手捏着裙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卓不凡理清楚来龙去脉,问道:“那你们现在做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除非立新储,可是……”廉莲停顿了一下,有些失望的神色,“如果侍剑是一个男儿身恐怕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现在虽然呼吁男女平等,但是在家族和大企业之中,男性始终占据了主角地位,接任族长位置一般都是男性。

    卓不凡缄默不语。

    廉莲摸了摸廉侍剑的小脑袋,脸上涌出淡淡的笑意,“侍剑千万不要担心,小姑还在前面帮你顶着呢,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廉莲小脸黯然,她抬起头,黑乎乎的眼睛里闪烁着复杂的情感,“小姑,我想去看爸爸。”

    “你想回廉家?”廉莲郊区轻轻颤抖了一下,皱眉道:“可是如果被他们知道你没有死,你一定会有危险的。”

    “放心好了,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她。”这时,沉默的卓不凡突然开口说道。

    廉莲亲眼见到了卓不凡的武功高深,心里倒是有底,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吧,明天我来接你。”

    说完,她站起来,深深看了一眼卓不凡说:“谢谢你了。”

    最后两人也没离开,给叶炫回了一个电话,两人就在这农村的小楼房里住了下来,里面的东西倒是齐全的很,冰箱里还买了许多食物,想来是准备要保护侍剑几天,结果遇到了杀手。

    吃过晚饭之后,凉风习习,周围都是空旷的田野。

    卓不凡坐在院落中的葡萄架下的石凳上,桌子上泡着一杯香茶。

    “公子,你说真的是我二妈派人来杀我的吗?会不会只是一个误会。”廉侍剑静立在他身后,小脸上露出复杂之色,轻轻出声道。

    “你这个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心肠太善良了,你不得罪别人,不代表别人不会害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卓不凡仰头就了一眼星空,“谁让你出身在了这样的家庭。”

    他这句话又何止是说给廉侍剑听的,前世的自己不也是被人害死了吗?

    廉侍剑大眼睛红彤彤的道:“公子,我倒是永远想当一个普通人,不用这么累,也不会惹到别人。”

    “老天爷帮你定下了命运,但是你必须要该写命运。”卓不凡的目光仿佛深渊一般,充满刺骨的寒意。

    隔着他半米远的廉侍剑突然冷的皮肤上跳起鸡皮疙瘩,突然发现卓不凡面前的石桌上居然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屑。

    卓不凡站起来,看着他道:“你放心好了,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你的。”

    “公子,谢谢你。”廉侍剑轻轻说道,看向卓不凡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轻柔和羞涩。

    翌日,细细的雨丝将天地连接,形成珠帘一般的雨幕,夏天总是多雨的季节。

    雨滴啪嗒的的落在泥地里,溅起小小的水花,那水滴又溅到一双淡紫色的绣花鞋上面,绣花鞋的主人穿着一套立领中式民国风的衣服,柔顺的头发垂落到削尖,正是廉侍剑。

    卓不凡见多了圣女仙姿也不禁闪过一抹惊艳。

    “廉家有规矩的,如果回家的话一定要穿中式的服装。”廉侍剑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出声解释道。

    卓不凡这才明白,这丫头或许早就准备要回一趟廉家。

    这时,廉莲门口停下两辆奔驰s320,下来几名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打着伞走过来,恭敬的叫道:“大小姐。”

    廉莲站在一只伞下,看了看廉侍剑又看了看卓不凡,说:“你也要去?”

    “不欢迎我去吗?”卓不凡淡淡笑道。

    犹豫了一下,廉莲道:“一起上车吧。”

    车子开了近一个钟头,到了中州一块青山下面,最后开进了一处装修古典别墅区,后面青山翠绿,面前江流奔腾,而且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座大桥的距离。

    能在这样的地段修建庄园,想来肯定是中州顶尖富豪居住的地方了。

    三人下车,每个人身后都跟着一名撑伞的保镖,卓不凡发现廉莲今天也穿了一件黑色的旗袍,将曼妙的身段展现的淋漓尽致,脖颈是黑色蕾丝材料,端庄中多了几分妩媚。

    刚走到庄园的门口,突然看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身后跟着七八名保镖,插着裤兜走过来,脸上写满了傲慢之色。

    “哟哟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野孩子回来了。”廉勋一脸阴阳怪气的模样。

    廉莲皱着眉头呵斥道:“廉勋,侍剑是你的姐姐,你怎么说话的,有没有一点礼貌。”

    廉侍剑看着这个男孩子,小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害怕之色,小时候她就记得爸爸和爷爷都不喜欢她,有一天廉勋把她的课本给烧了,她告诉爸爸,结果自己挨了一顿骂。

    “小姑,她已经被赶出廉家了,怎么还跑回来?”廉勋吊儿郎当,浑身都是纨绔大少的痞气。

    廉侍剑皱着干净的眉头,“我听说爸爸生病了,所以想回来看看他怎么样了?”

    “听说爸爸要死了,回来分家产的吧?”廉勋一脸桀骜不逊之色,指着廉侍剑的脸骂道:“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想要钱的话简单,跪下来给我舔鞋底。”

    “廉勋。”廉莲气的咬住银牙,紧紧捏着拳头,却始终不敢动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