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在乎的人才是公主
    院子里刚下完雨,雨水积淌在院子泥土的凹槽,院内的葡萄架上绿叶一洗如尘,绿油油的叶子尖凝结坠下一颗晶莹雨水。

    空气清晰中带着野草的腥味,风一吹,周艺抱着雪白如羊脂玉的肩膀用力搓了搓,似乎增加一丝温暖给自己。

    “表姐,好冷啊!”周艺皱了皱修长的眉毛。

    “早让你披一件毛衣外套,刚下了雨肯定冷了。”燕春衣说着,突然看见院子里有个女孩子正坐在一尊石凳上,搓洗着衣服,“侍剑。”

    那正在搓洗衣服的可爱女孩抬起头,有着一双长长睫毛的俏丽脸蛋抬起来,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甩了甩手上的白色泡沫,“燕老师,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卓不凡的,他在这里吗?”燕春衣说着,已经四处张望看了看。

    廉侍剑起身说道:“燕老师,你们先到客厅坐吧,公子在楼上房间休息,我去叫他。”

    燕春衣轻轻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想这个卓不凡真把自己当成古代的王侯子孙,找个女朋友还让别人叫他公子,周艺此时心里抱着同样的想法,若不是周罢相的话,她绝对不想再见到这个傲慢的家伙。

    客厅不是很大,家居也简单的很,两女坐在沙发上面,廉侍剑上了楼,没过一会儿就看见卓不凡下来了,此时卓不凡已经换了一身墨蓝色的运动装,领口很高的那种,慢慢走下楼,眼睛已经在燕春衣和周艺身上扫了一眼。

    他在这里,就算叶炫也找不到,这两个人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除非是自己身上有跟踪定位的仪器,或者是手机被定位了,以廉罢相中州首富的资源,想定位自己手机找到自己,实在是一件在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卓不凡坐在她们对面,侍剑把早就煮好的茶叶端出来,替公子斟上。

    那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赏心悦目。

    周艺出身大家族,从小就学习茶道培养气质和涵养,深谙此道,只是她如今的茶艺勉强算登堂入室,但是跟廉侍剑相比,却差了一大截。

    原来从廉侍剑跟随卓不凡在一起之后,卓不凡经常让他泡茶,传授了她一些茶道技巧,没想到廉侍剑天赋过人,尽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学的有模有样,倒是让卓不凡吃了一惊。

    卓不凡当然靠茶道领悟法决道则,在茶道领域上也是宗师级的人物,由他亲自调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你们来找我干嘛?给我道歉来的?”卓不凡喝了一口茶,抬起头眼皮,扫了一眼周艺淡然道。

    周艺轻轻咬了咬唇角,有些恼火卓不凡总是这种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明明跟他差不多的年纪,装什么,而且找了一个女朋友居然还让女朋友给他洗衣服,他自己倒好,在房间里睡大觉。

    这样的男人给她的映象简直差到了极点,要不是父亲的叮嘱,她现在就想甩袖走人了。

    “谁要给你道歉,我爸想见见你,你跟我们走吧。”周艺直接说道,语气有些傲然,仿佛自己父亲肯见卓不凡,是卓不凡多大的福气一样。

    卓不凡忍不住冷笑道:“我可没说要去见你父亲,他要是想求我,让他亲自过来。”

    周罢相乃是中州的首富,浙省胡润富豪榜上排名前二十的大人物,资源人脉庞大,就连新上任的市长都要先去拜见一下自己的父亲,卓不凡却如此大的口气,让她父亲亲自来见他。

    “你……不识好歹,不知道多少人想跟我爸攀上交情,我爸肯见你是你的荣幸,你以为自己是谁?”周艺再也忍不住了,大发雷霆怒道。

    燕春衣皱了皱黛眉,感受到卓不凡眼神中散发出来寒意,她在学校的时候还没发觉到卓不凡奇怪的地方,甚至还整蛊过他让他去参加学校的校庆。

    现在和卓不凡接触起来,却感觉卓不凡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丝毫不亚于那些大人物。

    “就算我不是谁,你父亲是谁又干我什么事情?”卓不凡冷声说道:“你不过是一个被人宠坏的千金大小姐罢了,以为这个世界的星星月亮都围绕在你的身边!”

    周艺从小到大还没被人如此训斥过,胸腔除了愤怒之外更多了一丝的委屈,眼眶有些泛红,指着卓不凡道:“好,你别后悔!”

    燕春衣有些头疼的扶着额头,她从小就比较独立,接触底层的人情世故,当然知道自己这个表妹早就是被家里人给宠坏了,做什么事情别人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都会容忍他,但是卓不凡显然不是那种人。

    “侍剑,送客吧。”卓不凡低下头,继续品茗。

    周艺跺了跺脚,拉着燕春衣就朝着外面走去,“我爸爸是中州首富不知道多少人想跟我爸爸结交,表姐你这个学生太不知好歹了。”

    “他那人就是那性格。”燕春衣嘴角露出无奈的弧度,不过她有一种感觉,卓不凡这样做自然有他的底气。

    两人回到凯迪拉车里,车子慢慢发动离开了二层小楼,廉侍剑见到车子消失在公路尽头,才撇撇嘴巴,她也讨厌刚才那个周大小姐的语气,当自己是什么嘛,尽然敢对公子无礼。

    “公子,你不去见周罢相真的没事吗?他可是咱们中州的首富。”廉侍剑回到客厅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就连他们廉家跟周罢相的能量相比,就好比是胳膊肘和大拇指的区别,估计只有周家十分之一的资产,这样的大人物一般都不愿意轻易开罪。

    “若是周罢相亲自登门,态度恭敬我说不定就见了,让他这个恃宠而骄的女儿来见我……”话没说完,卓不凡只摇摇头。

    廉侍剑拿手背擦了擦鼻尖,“估计周姑娘做习惯了周家的公主,说话有些不懂分寸吧?”

    “在我这里,只有我在乎的人才是公主。”卓不然说完,人已经上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