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报废的冰凝草
    仇锦瑟没看卓不凡,反倒是看了看躺在草地上的楚伶仃,皱了皱秀眉道:“我还以为你来山里干嘛,原来是跟她一起……”

    “她只是晕倒了,我什么都没做。”卓不凡皱眉说道。

    仇锦瑟扑哧一声笑道:“我又没让你跟我解释,不过你手中的冰凝草已经报废了!”

    卓不凡叹了一口气,手中的冰凝草的确报废了,冰凝草成长周期很长,功效能保存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冰凝草就会失去功效。

    他本来想用冰凝草辅助火系妖核,练火眼神通,看来现在又泡汤了。

    “你怎么知道这种草的?”卓不凡眼神锋利的盯住仇锦瑟。

    一般的人根本不知道这种草的名字,因为没有任何的药用价值,而且生长的十分稀少,就连本草纲目都没有记载。

    “因为……因为我可以帮你找到冰凝草,不过你得答应跟我回家吃饭。”仇锦瑟眨巴着眼睛,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明亮之色。

    “你真的能找到冰凝草?”卓不凡怀疑道。

    仇锦瑟拍了拍手站起来,柔美的唇角微微上扬,“我当然能找到,如果我骗你的话就让我长胖四十斤怎么样?虽然冰凝草稀少,但是对一些武者来说却很有用,以我家里的势力关系网,想搞到几株冰凝草也不是没可能。”

    卓不凡早就猜到仇锦瑟家里情况不一般,甚至知道武者的存在。

    他正想知道仇锦瑟为了什么目的要接近自己,点了点头道:“如果你真的能帮我搞到三株冰凝草,我可以陪你回家吃饭。”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哦。”仇锦瑟笑了笑,又看了看楚伶仃道:“看来我今天不能当电灯泡了,我先走了,你带着她好好休息。”最后休息两个字,仇锦瑟咬音有些重,意思很明显。

    卓不凡摇了摇头,等他抱着楚伶仃下山的时候,仇锦瑟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开着路虎,卓不凡将楚伶仃送到一间客栈,然后自己回了四合院。

    翌日清晨。

    楚伶仃撑着阴沉沉的脑袋,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房间里陌生的环境,“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下意识的睁大眼睛,然后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最后松了一口气,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

    下床,她马上跑到了服务台,皱眉道:“请问一下,你们知不知道昨天我是怎么过来的?”

    “是你朋友送你过来的,当时你好像喝醉了。”值班的小妹伸了个懒腰,因为昨天卓不凡和楚伶仃过来的比较晚,她倒是有映象。

    楚伶仃皱着秀眉,瞪大眼睛道:“我朋友送我过来的,是不是身材挺高,穿得一身名牌的男人?”

    “不是,是穿的运动装,身材倒是高挺,不过他脸上有道疤。”值班小妹回忆道。

    “脸上有疤痕,难道是卓不凡?”楚伶仃用力捏着手掌,长长的指甲陷入掌心里,她也没察觉到疼痛,脑子如浆糊一般,昨天晚上是卓不凡送自己来的客栈,可是我记得自己明明在家里睡觉。

    楚伶仃感觉自己到快要崩溃了一般,到底发生了什么!

    值班小妹狐疑的看着她,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特大新闻一般,指着她叫道:“你……你是楚伶仃……演八王妃的那个。”

    瞬间周围的人目光全部都投了过来。

    楚伶仃来不急细想,赶紧带上墨镜趁大家没反应过来跑出了客栈。

    ……

    舒家祠堂,舒家各个级别的负责人全部正襟危坐,每个人的脸上都仿佛笼罩着一片乌云似的。

    舒泽敏背负着双手在大堂里走来走去,眉头用力拧成了一个川字。

    “舒董,你可以咱们舒家的主心骨,现在可怎么办,昨天晚上崔总给我打电话说要停止和我们舒家的合作,要知道咱们舒家和崔总已经合作了五年了,每年都有固定千万的利润。”有人叹道。

    “还有运输局、质监局,药品生产监督局昨天全部跑到我们的工厂去,现在工厂连生产都停下来了,咱们不仅要损失一大笔订单,恐怕还要赔偿给客户一大笔钱。”另外一个人说道。

    舒泽敏盯着他道:“老五,你不是跟市政府宫秘书很熟吗?你难道没打听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要针对我们舒家,我们每年可没亏待他啊。”

    “能不问吗?昨天打了一个电话,宫秘书就跟我说了一句爱莫能助,到现在连我电话都不接。”

    “舒董,按照这个情况下去,咱们舒家恐怕要元气大伤,至少要损失超过二分之一的资产,而且以后没有了订单,咱们完蛋了。”有人计算了一下,苦着一张脸说道。

    舒家老太爷颤颤巍巍站起来,轻轻咳嗽了一声,缓缓道:“咱们舒家,没少经历过风浪,这次的风浪不算什么,大家只要团结一心,一定可以坚持下去。”

    舒元阳坐在旁边,如坐针毡一般,他脑海里一直都是卓不凡临走时候的样子,难道这一切都是卓不凡干的,可是他一个小小的学生,有什么能量,可以扳倒舒家?

    就在舒家老太爷说完的时候,突然外面走进来一名留着胡须的中年男人,满头大汉。

    “老二,问的怎么样了?”舒泽敏连忙激动的看着来人问道。

    留着胡须的中年男人口干舌燥,拿起一杯茶水往嗓子眼猛的灌了一口,众人都心急如焚的盯着他。

    这是舒家排行老二名叫舒泽垦,昨天他就往省城跑了一趟,舒家镇子上出了一名高人,是副省长身边的头号秘书,这次舒泽垦特意跑到省城去,就是为了打探消息,舒家到底得罪了哪个大人物,被别人如此针对。

    “大哥,爹,哎……”舒泽垦长叹一声道:“是卓不凡,不知道他和曹思邈是什么关系,咱们昨天轻辱了他,是曹家派人来打压我们,而且要让我们的企业彻底倒闭。”

    听到他的话,老太爷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这个难关恐怕渡不过去了,曹家是五阶家族,想碾死他们舒家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舒元阳更是如遭雷击,全身一阵无力,目光呆滞。

    舒泽敏包括所有舒家的人都瞬间颓丧的坐在椅子上面,早知道宁愿赔给卓不凡一个亿,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子。

    舒元阳更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看这样子曹思邈都在巴结卓不凡,曹柏川居然还不知道?

    整个舒家都仿佛笼罩在一层乌云之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