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死亡之海
    第二天一早,众人坐了三个钟头的飞机,终于到了敦煌机场。

    按照原先的计划,扔掉了许多没用的东西,几位公子哥仿佛来度假的,换了一身骆驼探险者的装备,带着宽大帽檐的帽子,倒是像模像样,卓不凡还是什么都没带,两手空空。

    一路上卓不凡的话倒是很少,莫素素在飞机上看了他几眼,觉得他很奇怪,罗布泊被誉为死亡之海,全是荒漠,这家伙什么都不准备,真以为是去度假的不成。

    不过看了一会儿,莫素素就没理会卓不凡这个奇怪的人了,像这种故意装出衣服特立独行吸引女孩子的手段,她见的太多了。

    众人站在公路瞪了一会儿,两辆越野车风尘仆仆的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第一辆车上跳下来一个粗狂的汉子,穿着筒靴,常年日晒下脸有些干红,看的出来这里的民风都很彪悍,“你就是杨公子吧?老k让我来带你们过去的。”

    “嗯,老k不过来?”杨晨明皱了皱眉头。

    粗狂汉子皱了皱眉头,冷笑道:“你以为这里是蓉城,老k让我们来带你们进去就不错了,快点上车吧。”

    听到他的话,杨晨明皱了皱眉头,他爸是蓉城一哥不错,但是出了蓉城谁买他的账。

    坐在车上还有两个人,一个干瘦矮小穿着一件破棉袄,另外一个身材魁梧,头发剃光了,只在后面竖着一条小辫,给人一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感觉。

    “猴子,你说这些人干嘛不想待在大城市里,跑这地方遭罪。”大块头呆头呆脑的说道。

    猴子吸了吸鼻涕,“城里人的想法我们搞不懂,说是搞什么研究,我看就是来倒斗的吧,反正咱们办事拿钱。”

    这次老k可说了,有五千块钱的酬劳。

    众人上车后,郁教授又嘱咐了一番,继续研究起藏宝图来。

    杨晨明和曹柏川等人坐在另外一辆越野车里面,卓不凡和仇锦瑟、莫素素还有郁教授坐在粗狂汉子的车上。

    从这里直接开车去罗布泊车速快的话要一个钟头,路上聊天,知道了粗狂男的绰号叫刀疤,刀疤是在背上,说是小时候被麻匪砍的,另外一个瘦子绰号猴子,还有一个叫木头,都很形象。

    至于他们说的老k是敦煌这边的中间人,倒斗、接各种人物,在这边有着复杂的关系网,只要来钱什么都干。

    “我说教授,俺是一个粗人,你们搞研究俺不懂,不过你带着几个细皮嫩肉的娃娃跑荒漠深处去,恐怕是真的来旅游的吧?”刀疤哈哈大笑,上车前他就发现了两个大美女,一直透过后视镜看过来。

    一路上刀疤说着关于罗布泊的各种神秘传说,罗布泊在龙国有很浓重的神秘色彩,每年都吸引数以万计的各国探险者和旅游团,不过大多数来旅游的都在荒漠周边,绝对不会进去。

    罗布泊还有一个名称是逝去的仙湖,曾经绿植茂密,如一块蓝宝石镶嵌在大地上,现在全部风沙掩盖,变成了一片塔里木盆地的盐壳和荒漠。

    而且曾经有许多探险者走进荒漠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就在前半个月,我还亲眼看见荒漠中出现了海市蜃楼的景象,那地方太诡异了。”刀疤啧啧道。

    莫素素轻轻的咬着薄薄的嘴唇,手掌握在一起,望着窗外倒退的胡杨林,心里道:“无论多么困难,我一定好找到‘荒漠之花’救爸爸的命。”

    卓不凡倒是一直眯着眼睛,仿佛在养神一般。

    ……

    就在他们走了之后不久,敦煌充满西北边陲气息的小镇中,某间酒吧里面,一个满脸留着长长胡须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桌子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酒吧里白天并没有多少人,但是此时门口却走进来了以为一位穿着白衣,留着长发的男人,的确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长得很是俊俏,但是脸庞总给人一种很阴骘的感觉。

    在青年身后还跟着一名佝偻着身体的老妪,穿着一袭黑衣,打扮的奇奇怪怪。

    这个边陲不知名的小镇经常会来一些奇怪的人,酒吧里的老板和酒保也不奇怪了。

    “你就是老k。”阴骘的青年走到喝酒的中年男人身边,笑着问道。

    老k抬起头,淡淡扫了他一眼,旋即垂下眼脸:“我就是老k,你们想要什么?”

    “听说你在敦煌这边被人称为百事通,想找什么人,找什么东西,你都可以找到?”青年笑着问道。

    “只要你出的起价钱,没我老k办不成的事情。”老k冷笑道。

    青年脸上露出一丝红润之色,一拍手掌道:“好,我就是喜欢痛快的人,我想要双鱼玉佩。”

    听到他的话,老k的脸色顿时失色,手中的酒杯差点落到地上,皱紧眉头,深深看了一眼青年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这里没你要的东西,你走吧。”

    “打开门做生意,我有的是钱,只要你帮我找到双鱼玉佩就行了。”

    “没有,再不滚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老k话音刚咯,酒吧里的两名酒保和老板不知道从那里抽出三杆猎枪对准了青年男子和老妪。

    青年男人眯起眼睛,摇摇头道:“既然你不想做生意那就算了,宫婆婆。”

    老妪冷冷哼了一声,突然抬起手掌,三道黑芒如冷电直接打在两个酒保和老板的身上,三人瞬间倒飞出去,旋即身体被黑雾缠绕住,身体直接化成了一滩黑水,散发出腐臭的味道。

    青年拿出一张手帕,厌恶的捂着鼻子,“现在我们继续谈谈?”

    老k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苍白:“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叫青木,你叫我五公子就行了,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吗?”青年开口说道。

    “我带你们去可以,但是我不保证一定可以找到双鱼玉佩,你开门也知道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老k无力的说道。

    青木冷冷一笑,没有说完,走出酒吧之后,老妪直接一巴掌拍在老k的身上,“你要是跑的话,我保证你跟酒吧里的人一样。”

    她的声音嘶哑,听起来让人鸡皮疙瘩乱跳。

    等老k去取越野车和装备的时候,老妪躬身在青年身边,皱眉道:“五公子,教座马上就要出关了,他派你是去徐州监视仇四海和廉勋的,你现在跑来找双鱼玉佩,要是教座知道一定会怪罪老身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