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聚会
    晚上八点的时候。

    卓不凡一个人离开院子,来到医道生香医馆门口,看见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停在路旁,看配置应该是中高档配置,拿下来要两百万左右,不是一般人能开的。

    “你怎么现在才出来?”车窗滑落,露出一个披着乌黑秀发的脑袋,皱着眉头,有些抱怨道。

    卓不凡笑着说道:“钟老师,我能陪你去参加什么宴会已经很不错了。你要求还这么多?”

    做下车,钟艺岚白了他一眼,看起来钟艺岚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否则的话不可能开得起这么昂贵的车子。

    “我们是利益交换而已,我答应不把你的事情告诉你家长,你答应陪我去参加宴会的。”钟艺岚冷声说道。

    只是这时的钟艺岚已经换了一身晚烟灰色的晚礼服装束,设计的是露出单肩和光洁的后背,耳垂上挂着晶莹的耳坠,雪白脖颈挂着一根细细的铂金项链,造型精致,配上凸显的性感锁骨,优雅大方,头发明显也是去美发店做过的,光滑如匹练。

    反正整个人的气质都从一个小小的辅导员老师变成了一个千金大小姐的感觉。

    钟艺岚露出洁白的双手握着方向盘,一边目视着前方开车,一边说道:“你是不是很好奇?其实也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我是钟家的人,今天是家族里举行的一个patty,我平时最讨厌这样的聚会,但是不得不去参加。”

    “而且我家里人一直反对我去当一个普通的辅导员老师,不过我想证明给他们看,就算不依靠家里的力量,我也能独立,也能养活自己。”

    卓不凡点了点头,事情还真是狗血。

    “那你为什么要我假扮你男朋友?”卓不凡郁闷道。

    “还能为什么,我认识的朋友也没多少,那个圈子里大家都认识,肯定不行,只能找你了,反正没人认识你。”钟艺岚白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好了下车吧。”

    钟艺岚把车停在市区最繁华的一条商业步行街旁边,然后带着卓不凡下车,直接走进来一间‘范思泽’的专卖店。

    “这套,还有这套,这件,全部拿去试试。”钟艺岚连续拿手指着五六套衣服,让导购拿给卓不凡试穿。

    卓不凡皱眉道:“我觉得我的衣服挺好的啊?”

    “好什么好,快点去换。”钟艺岚直接把他推进试衣间。

    很快,卓不凡换了一套简单的黑色西装,内衬白衬衣走了出来,晚上店铺里本来人不多,只有几名形象气质佳的女导购,刚他出来的时候,几个女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衣服仿佛是专门量身为他打造的一般,无论是剪裁,线条,款式穿在他的身上,几乎比画照中的模特还有合适好看。

    特别是卓不凡浑身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质,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普普通通,但是仔细多看几眼,就会发现他就如同沙滩中冲刷的钻石一般耀眼璀璨,眼睛里似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

    就连钟艺岚的美眸之中都露出了惊艳之色,围着他转了几圈,嘴里啧啧啧。

    “钟老师,你觉得我穿这衣服好看吗?”卓不凡笑着问道。

    钟艺岚找卓不凡主要是她认识的男性朋友不多,第二卓不凡虽然只是大一的学生,但是身上气质沉稳,看着比原本的年龄要老陈许多,至少找他别人不会怀疑。

    “想让老娘夸你,你做梦吧。”钟艺岚心里暗忖,冷着脸说道:“勉勉强强吧。”

    说完直接扔给导购员一张银行卡,结账买单走人。

    毕竟带卓不凡去参加宴会,那一身运动装,也太低端了,很容易就被识破的。

    开车出发,很快来到一处高档的酒店门口,灯火辉明,门口铺着红色地毯,旁边立着牌子上面写着恭祝‘钟老爷子八十大寿’的字样。

    “忘记跟你说了,今天我爷爷大寿。”钟艺岚开口说道,旋即从拿出一个盒子,说道:“这里面装的是我攒钱买的一株人参,你拿着,就当你送给我爷爷的。”

    卓不凡扫了一眼,里面是一株百年人参,价格很贵,但是对他来说跟白菜萝卜一样,有了滇州白家、苍兰杨文山给他提供药材,至少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在为了药材担忧了。

    “钟老爷子,恭喜恭喜。”

    “祝钟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郭秘书,您太客气了。”

    宴会大厅里面,一群人围拢站在一起,钟家是徐州的三级家族,主要的产业在机械制造,代加工和房地产、酒店,设计各行各业,甚至和德国的奥迪品牌合作,旗下有一处专门为奥迪制造部分零件的工厂。

    今天整个徐州的半个上流社会圈子里的人都来了。

    钟守松白发苍苍,人却十分精神,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唐装和布鞋,旁边站着几个儿女和孙女,其乐融融的模样。

    一个微微有些秃顶,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被众人拥簇在其中,笑着说道:“张书记还在省里开会,让我代替过来给钟老爷子祝寿。”

    “张书记有这份心,真是让我钟某受宠若惊。”钟守松笑着说道。

    其他人都露出羡慕之色,张书记不仅是坐镇徐州官方的一把手,今天选入了省内的常务委员会的常委,说不定过几年就会调任到副省长的位置上面,是实至名归的一方王侯。

    更重要的是张书记的父亲更不得了,七十年代发家,八十年代在就有徐州‘杜月笙’的称号,被尊称为徐州的地下皇帝。

    要知道书记市长身边的贴身秘书,有时候就代表了他们的意志,能让张书记带人过来祝寿,只有整个徐州找不出来几个这样的家族。

    “爷爷,我也祝你生日快乐,我特意找朋友在保定找了一位大师用上好的秋木做的健身球送给您。”一个穿着白色长裙,头发高盘的女人站出来,拿出手中盒子打开。

    里面是两颗通体幽黑的健身珠,平时握在手中转动可以增加灵活度,刺激手掌中的穴位。

    “小雅有心了,爷爷很喜欢。”老爷子说着,旁边的仆人负责收下礼物。

    钟家的产业虽然大,但是嫡系这一脉钟守松却只有两儿一女,女儿嫁到了俄罗斯,还没赶回来,当初为了这事还跟钟老爷子大吵了一架,这几天关系才有所缓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