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四百九十章 倒追卓不凡
    钟家。

    钟家别墅的书房里面,除了钟老爷子能进去之外,其余人都不敢进去,此时钟世贤和妻子葛娟却一脸茫然的站在书房门口。

    两口子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心里的忐忑,本来两人都在家里吃了饭准备休息,谁知道钟守松一个电话,将他们叫了过来。

    “难道是爸遇到了什么大事要跟我商量,平常都不会叫我晚上过来。”钟世贤紧皱着眉头,一脸狐疑。

    “谁知道呢,大哥都没过来,光是叫我们来,是不是小岚闯祸了?”葛娟双手握在一起,担忧道。

    他们正说着,楼梯上响起清脆的脚步声,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灰色休闲群,穿着拖鞋的女人走来,乌黑柔顺的头发撩在耳廓后面,露出冷丽的容貌,脚下穿着肉色丝袜和一双布拖鞋,像是刚从外面回家一样。

    “爸妈,你们在这里干嘛?”钟艺岚走上楼梯,看见钟世贤夫妇,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

    钟世贤皱眉叹息道:“你爷爷把我们叫来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小岚,你刚下课吗?你爷爷也叫你来了?”葛娟拉着女儿的小手问道。

    钟艺岚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我刚下课爷爷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下课之后来他这里一趟。”

    三人都不知道钟守松晚上叫他们过来是为何事,此时,书房里响起一道平静且浑厚的声音,“都来了,就进来吧。”

    钟世贤看了一眼妻子,深呼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他从家就害怕钟艺岚的爷爷,就算现在成家立业,女儿都成人了,仍然对钟守松抱有敬畏之心。

    书房约莫五十平方,很大很宽敞,除了一些木制的书架、还有存放文玩的储存柜,中间摆放着沙发和茶几。

    钟守松这几年将手中的权利都放给了小辈,自己乐得清闲一个人长长在书房里看书喝茶练毛笔字,倒也清闲。不过钟家人很少有人能进这件书房。

    “都坐吧。”钟守松放下手中的毛笔,淡淡的说道。

    钟世贤和妻子忐忑不安的坐在沙发上,钟世贤抬起头看着父亲,目光落在书桌上几张被弃到一旁的字画,微微愣怔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父亲一生没什么爱好,唯独喜欢书法。

    但不经常动笔,但动笔就会写出一副很满意很好的字帖出来,可是钟守松已经扔掉了七八张字帖,显然写得都不满意,心里没静下。

    “爸,你晚上找我们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钟世贤问道。

    钟守松沙发上坐下,旋即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在桌子上,里面是一颗颗黄豆大小的红色药丸,沉了一口气道:“这是卓不凡给我的药丸,我今天吃了一颗,感觉精神好了许多。”

    “卓不凡?”葛娟皱眉,突然说道:“哦,是小岚带回来的那个男朋友吗?不是他在学校里找的学生假扮的吗。小岚你都多大了的人了,还不让我省心。”

    钟艺岚低着头,一脸委屈的样子。

    “爸,你千万别生气。”葛娟还以为老爷子是因为钟艺岚带假男朋友回来的事情骗自己,赶紧说道。

    钟守松摇了摇头,“小岚,你说说他到底是谁?”

    钟艺岚像犯错的小羊羔,心里哎了一声,如实将卓不凡的事情说了出来,“他真的就是我班上的一个普通学生,不过……不过他会医术,我上次感冒在医馆去开药见过他,是他给我治的病。”

    她实在不好意思把自己痔疮的事情说出来,说成了是感冒。

    “原来他会医术,这药丸也是他配出来的。”钟守松琢磨道,心里更加震惊。卓不凡不仅是武道宗师,更是神医啊,这样的人放在龙国也是百年不出的妖孽。

    “爷爷,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带假男朋友回来骗你们了。”钟艺岚心虚道。

    钟守松突然哈哈大笑道:“好好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得好好跟卓不凡保持好关系,最好能把他追到手,让他当我的孙女婿。”

    钟世贤和葛娟对视了一眼,两人脸色僵硬,露出奇怪的表情。上次卓不凡来家里,老爷子不是很不喜欢他吗?

    “爷爷,你说什么呢,他是我的学生,况且我……我好歹也是女生,怎么能去追他。”说到最后,钟艺岚小脸红成了苹果,带着几分女人的羞涩。

    “你们都不知道他是谁,这药丸是他给我的,叫什么龙鱼丹,我服用之后身体好了许多。”钟守松望着桌面上的药丸,眸子里微微闪动着光芒。

    不说卓不凡是少年宗师,单凭他手中的丹药,如果流传出去,足以让上流社会的富豪趋之若鹜,到了他们这等境界,钱财已经是身外物,有什么比的上自己的健康和身体?

    用丹药换钱是其次,最重要的他手中握着这些丹药,将来能集结出来多少的人脉啊,那才是真正的恐怖,钟守松也无法去想象将来卓不凡的成就会是如何。

    钟世贤和葛娟,还有钟艺岚三人并不知道卓不凡宗师的身份,钟守松也没打算告诉他们,毕竟卓不凡说过不想太多人知道他的底细,三人还以为是卓不凡献药取得了老爷子的欢喜。

    就在此时,张家灯火通明的山庄里面。

    夜风徐徐,张九爷一个人坐在后山的一张摇摇椅上面,望着幽黑的山谷,仿佛一头沉睡的猛兽一般,一条在月光下嶙峋的长江直贯而过,仿佛一条腰带环绕山峦,这正是山水中的玉带缠腰之势。

    水生财,靠山福。

    黑暗之中慢慢出现一道人影,穿着一身黑色绣着紫金纹边的旗袍,气质典雅,一头高盘的银发,年轻的时候,这个人一定是一个绝色的大美女。

    “老头子,你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干嘛?我告诉你我的气还没生够呢。”张小翠哼了一声,在旁边的椅子坐下。

    张九爷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张小翠比她小十岁,从小就跟在他的身边,后来娶她当了妻子,不过两人都属于性格强硬的人,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就闹架,上次就因为几句话,张小翠就带着张欢搬出去住了,几个月没理张九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