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五百八十章 阮家之怒,凡人不可承受
    阮家总部在两广东省,改革之后经济迅猛发展,成为打通龙国与世界连接的重要枢纽和桥头堡。如今龙国一线城市之一,可谓寸土寸金,国际一线的大都市,论资金资本实力,碾压江南这一带的任何城市。

    而阮家还有旁系位于西省,掌握阮家的部分外围产业。

    桂洲山水甲天下,国家5a级别的景区之一,就在如此风景秀丽如画的地方,却修建着御水景园这样的富豪别墅群在半山腰。

    “小豪,哪里怎么那么多车子啊?这里不是景区吗,不允许开车进来。”一个穿着t恤,紧身牛仔裤,背着旅行背包的女子好奇的问道。

    她不是西省人,只是在这边读大学,旁边的男子是他的男朋友,却是西省本地人,家族里有个小企业,还算混的不错。

    听到女朋友的话,男子脸色微微一变,低声道:“这是咱们西省最顶尖的别墅区,能住在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能排入胡润富豪榜的大人物。”

    “很有钱吗?跟你家比怎么样?”女子好奇的问道。

    “我家?把我家里所有资产变卖,都买不起这里任何一栋别墅,这可是阮家开发的别墅区,一号别墅住的就是阮华胥老爷子的府邸。”男子嘴角掀起一抹苦笑。

    他家里资产几千万,卖光都买不起最便宜的别墅。

    女子尽管是外省来的,而且家境一般,对上层社会的事情不太清楚,以为在学校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就变得有些眼高于顶,撇撇嘴巴说道:“什么阮家,我都没听过。”

    “嘘,小声一点。阮家执西省牛耳,年会的时候连我们这里一把手都要上府拜访老爷子。”男子神色紧张道,露出一丝憧憬之色。

    女子这才惊讶的张开嘴巴,能让一省的一把手亲自拜访,必定是省内排入前列的超级豪门了。此时沿着别墅区的路上却是一辆辆的豪车如流水一般驶入进去。

    “也不知道阮家发生了什么大事,来了这么多的人。”男子摇摇头好奇道。

    御水景园一号别墅门口,豪车如云,奔驰梅赛德斯,法拉利,兰博基尼,丰田陆地巡航舰,如小型的豪车展一般。

    “不知道老爷子大晚上叫我们回来干嘛?”

    “我还约了一个小明星晚上吃饭呢。又泡汤了。”

    一群人从车子里面下来,今晚他们都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纷纷从各地赶过来,有的甚至开了五六个钟头的车,不知道阮家发生了什么大事。

    “你整天就知道泡女明星和嫩模,不务正业,怎么跟你哥哥金鳞比?”一个中年男人怒目而视。

    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西装,打扮潮流时尚,带着耳钉的帅气青年,听见他的话,脸色一拉道:“爸,爷爷早就预定好了金鳞哥当继承人,我努力有什么用?”

    “你……”中年男子被气的不轻,冷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

    这家人正是阮家老爷子的二儿子,阮正华,青年则是他的儿子阮明宇,长得帅气,但是不务正业,无论是学识、手段、能力、魄力都不及阮家的第一种子阮金鳞。

    阮金鳞可是阮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被当做将来阮家这脉的继承人培养,就连叔父都隐隐被他压过一头。

    再看看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阮正华简直都快被气死了。

    众人来到客厅里面,客厅里灯火璀璨,但气氛却显得十分的诡异,带着一丝的凝重,就连一直嬉皮笑脸的阮明宇都收敛了几分。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一名白首红面的老者穿着白色唐装,端坐在沙发上,尽管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但他一个人坐在那里,便如同一座山岳横压众人心上,这老者正是阮家这脉的老太爷阮华胥。

    而在他身边还有一对中年夫妻,正是阮金鳞的父亲阮正业,母亲秋雅。

    此时,秋雅红着眼圈,神色黯然,似乎刚才哭过一场。

    “爸,大哥,大嫂。”

    “爷爷,大伯,大婶。”

    阮正华和阮明宇恭敬的叫道,其余阮家的人早就静立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

    “坐吧。”阮华胥点点头,原本浑浊的眼睛里闪烁出老者智慧的光芒。

    “爸,你这么着急叫我们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阮正华心里带着疑惑,望着老者问道。

    老者垂首深深叹了一口气。旁边的阮正业神色肃穆,道:“金鳞死了!”

    一句话出来,整个客厅里一片死寂。

    阮正华蠕动着嘴唇,瞪圆眼睛,“什么,金鳞死了?”

    “大哥他死了?”阮明宇同样露出惊骇之色。

    阮金鳞可是他们阮家这一脉最出色的第三代子弟,也是头号种子,无论是手段、城府、能力都无人能出其右,况且头上盯着阮家的光环,居然死了?

    “难道是出车祸了吗?”阮正华震惊道。

    “被人杀了。”阮正业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身上上位者的强大气势显露无疑,他虽然在外面还有七八个女人为他开枝散叶,但最出色的便是金鳞,如今金鳞死了,他怎能不痛心。

    阮正华和阮明宇,以及阮家众人脸上均是一片震惊。

    阮金鳞身边还有洪叔这位坐镇的大高手保护,就算曾经其他家族派来顶尖的刺客都被败退不说,而且阮金鳞挟阮家的光环,谁敢杀他。

    “楚总,把事情说一遍吧。”阮华胥淡淡道。

    这时,旁边走出来一名中年男人,正是连夜飞机赶到西省的楚矫勇。他依附阮家,阮金鳞更是被他请入江南,却陨落在楚家,他必须要来给一个说法,否则依阮家的势力,他连护照都拿不到,到时候只要人龙国,早晚都会被阮家找到,后果更惨。

    与其这样,不如早点登门谢罪,将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祈求原谅。

    楚矫勇将楚家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大多事情缘故都是听楚天逸说的。

    说完,楚矫勇低头弯腰,“这次阮少出事,都是我的错,楚某万死不辞。”

    “你的确应该死,不过最应该死的就是卓不凡,居然因为一句话就杀了我儿,难道当我们阮家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吗?”阮正业一巴掌拍在扶手上,勃然大怒。

    “正业,你一定要替儿子报仇啊。”秋雅眼圈一红,又哭了起来。

    “你说他是徐州的第一人,武道宗师?”阮华胥脸上古井无波,胸有激雷,“区区一个武道宗师,就不把我们阮家放在眼里,我们阮家能在西省立足,成就偌大家业,不是那么好欺辱的。”

    老爷子发怒,众人俯首。

    楚矫勇的头埋得更低,他来西省做生意,跟阮家接触,自然知道一个超级家族成长起来,背后是多少的血海白骨堆积起来的,那些和阮家作对的家族不是出现意外,就是全家暴毙,其中都有阮家的影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