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国术高手
    宋芸跺了跺脚,撅着粉嫩的嘴唇,不满道:“这家伙什么态度嘛,真把自己当成豪门大少爷,我们小曼这么漂亮,怎么他感觉自己吃亏了一样。”

    “行了,小芸你别说了。”覃曼轻轻叹了一口气,得罪了武寒,恐怕会给卓不凡带来麻烦,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了,就让卓不凡离开汉市。

    第二天。

    红楼公馆门口停着数量豪车,一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站在寒风中,身上展露肃杀之气。

    这个公馆是民国时期修建的,当时是一位北洋军阀都统包养情人的地方,不过后来被人买下来,修成了公馆会所,在整个桃县算是最好的私人会所的地方。

    整个建筑保持了大部分民国的特色,红木建筑和红木家居,数十名穿着黑衣黑裤的保镖神色肃穆,严阵以待。

    一名穿着马甲的中年男人端坐在木椅上面,正是覃曼的二叔覃烨。在他身边还有一命浓眉如剑,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穿着唐装,稳如泰山一般。

    “武兄,这茶可是我拖朋友从京城搞来的特供,家里只有三两,一般人我可不会拿出来。”覃烨看着身边的中年男人开口微笑道。

    “覃兄,费心了,我武某一辈子没什么爱好,独爱茶。”武承运笑着说道,目光落在泡茶那双欺霜赛雪的手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是精通茶道的高手。

    “不过,小曼这泡茶的手艺倒是让我更欣赏。”武承运看着泡茶的覃曼,哈哈大笑起来。

    “武叔叔,您过奖了。”覃曼捧着茶杯递给武承运,矜持的笑道。

    武承运啜了一口清茶,口齿生津,“好茶。”说着放下茶盏,又看着覃烨道:“覃兄,小曼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如今武寒年龄也到了,我今天就把话说明了,我想帮我儿子提亲。”

    听到武承运的话,覃曼手中一抖,几滴茶水溅在洁白的手背上,覃曼只觉得全身僵硬,脑子一片空白。

    覃烨皱了皱眉头,关于两个小孩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覃曼不喜欢武寒,但是两家却是世交,武家又是武道家族,覃家敢称四级家族,背后正是因为有武家的支持啊。

    “这是好事,我帮小曼的父母定下来就是了。”覃烨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二叔……”覃曼瞪大眼睛看着覃烨。

    覃烨给她打了一个眼色,覃曼用力捏着洁白的手掌,就连指甲陷入了肉里,她也宛如不知一般。

    她如此的努力,不就是想拜托家族利益的控制,将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吗?

    “小曼,你别说了。”覃烨眼睛伸出闪过一丝无奈。

    覃家这第三代没出什么天才之辈,要不然覃烨也不会培养覃曼让她一个女子执掌大权。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能撑多久?如果和武家联姻对覃家是好事,可以等待覃家第四代的小辈长大之后在接管覃家。

    覃曼眼睛里噙着泪水,感觉浑身的力气的被抽去了一般,颓丧的坐在沙发上面。

    “小曼,你别伤心了……等以后再想办法吧。”宋芸看见闺蜜这样,也跟着心疼,开口安慰道。

    “武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起来。

    覃烨和武承运同时站起来,转过头,只见一名白发穿着白色唐装的老者走了进来,身边还陪着一个青年正是武寒。

    “武爷,您怎么来了。”覃烨瞪大眼睛惊讶道。

    “爸,你怎么来了。”武承运也是吃了一惊。

    这位正是武家的老爷子武龙申,武家最顶尖的支柱,一身武道修为深不可测,自从老爷子把武家的事情交给武承运之后,就退隐每天喝茶下棋,修炼武道,一般不过问其他事情了。

    坐在宋芸身边喝茶的卓不凡这时才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心里摇头,“区区暗劲巅峰的修为,连宗师也没突破,如今血气衰败,这辈子没希望了。”

    武寒则是一眼就看见了失魂落魄的覃曼,还有卓不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里暗道:“今天让你看看我们武家的底蕴,跟我争女人,你还差了一点。”

    武龙申在首位坐下,缓缓说道:“今天这事你们解决不了,只能我亲自过来,昨天有位老朋友送了一封信给我。”

    “怎么回事?”武承运皱眉问道。

    武龙申的话说完之后,大家才明白过来,王豹找了一位武道高手过来,而且曾经和武龙申有过一些恩怨,对方已经下了战帖邀他过来。

    “爷爷,你三十年前能败他,现在一样也可以。”武寒开口说道。

    武龙申摇了摇头说道:“那人是郭家的后人,一身形意拳当时就已经小成,现在三十年过去,不知道他到了什么境界。”

    听到他们的话,卓不凡默不出声,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开始琢磨更纯粹的境界力量修为,如国术这般讲求招式的功夫,已经被他放弃了,不过对国术卓不凡还是有些兴趣的。

    红梦公馆门口,突然一辆辆奔驰和奥迪如流水般开过来。

    领头的奔驰s600中下来一名穿貂皮的男子,恭恭敬敬的站在后面,拉开车门,“老师,您请。”

    车种下来一名穿着黑色唐装的老者,身形挺拔如剑,给人锋利的感觉,黑白相间的短发根根倒立如钢针。

    “好多年没出来了,这世界变化太大了。”老者叹了一口气,双手背负身后,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王总到!”有人唱声道。

    客厅里的众人终于看见了王豹,还有王豹身前的老者,约莫六十岁出头,和武龙申年龄相仿,穿着黑色唐装,脚步无声,却给人一种锋利的感觉,令人不敢直视。

    “老朋友,好久没见了。”武龙申站起来。

    “武兄,三十年了,人生几个三十年啊!”郭意似感慨的说道。

    “今天我们为何到这里,大家就不用说了,成王败寇,谁输了谁放弃。”武龙申直接开口说道。

    郭意哈哈大笑道:“我这十六年在监狱里面,找不到一个能打的,今天能和武兄再次过招,尽兴,尽兴!”

    众人都不敢说话,这两位可是武道高人。

    不过客厅里的面积太小又陈设家具,不好施展开来,最后约到公馆后面的院子,够宽敞可以敞开的打。武龙申和郭意两人对立而站,中间空着五六米的距离,两人一人穿着黑色唐装,一人穿着白色唐装,风吹的衣服鼓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