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七百零八章 庶子同路
    卓不凡皱了皱眉头,难道宁縢又来帮手了。

    “破!”

    突然一声轻喝,一道血色剑芒划过来,只讲将插在阵眼中的旗子斩成了两截,顿时围绕在身边的白雾纷纷如退潮一般退去,露出原本山谷中的容貌。

    只见一名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留着乌黑长发的青年走来。

    青年约莫二十五岁左右,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带着一丝阴柔的气息。

    “宁少,这是怎么回事?”卫泽宇大惊失色。

    阵法被破掉,他们本来就不是卓不凡的对手,现在更是失去了优势。

    “宁玄,你不是出去游历了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宁縢盯着对方,眼睛里露出一丝忌惮之色。

    “大公子,我知道你来聚灵峰,特意赶回来助你一臂之力啊。”宁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笑得如春风一般。

    宁縢皱着眉头道:“我看你不是来帮我的忙的吧?”

    卫泽宇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卓不凡则是持剑而立,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只能静观其变。

    “大公子,就因为你是嫡出我是庶出,所以合欢宗所有的资源都给了你,可是你还是那么废物。”宁玄说着,连上的笑容尽失,露出一片冷色。

    “宁玄,你想干嘛?”宁縢瞳孔微微收缩。

    宁玄没有回他,反而看着卓不凡拱了拱手,“阁下想必就是名动地下世界的影杀大人吧,我与宁縢有些恩怨,今日助前辈一力。”

    卓不凡冷冷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卓不凡现在身体受伤,一直用真元强压着罢了,如果再拖下去,合欢宗或者青龙帮其他人追过来,恐怕他会更难受。

    “好啊,宁玄你真的敢背叛我,等回到了合欢宗看长老会如此处置你。”宁縢目眦欲裂道。

    宁玄手中捏着发觉,身后一把三尺长剑出鞘,剑宽约莫两指宽,尖而窄,通体呈现出通明的血色,仿佛是用一块血色玉石打造的一般,血剑之中似还有一丝丝的鲜血蠕动流淌,散发出骇人的血光。

    飞剑一飞而上,直接和空中的黄剑阔剑撞在一起,发出激烈的撞击声。

    “影杀大人,宁縢交给我了,另外一位留给您了。”宁玄朝着卓不凡说了一句,便专心控制血剑和宁縢战斗。

    卓不凡看了一眼,旋即收回目光。

    对方操纵血剑宛如剑仙一般,实际上血剑之中有他本人的精血,经过无数次的祭炼已经如指挥臂了一般。

    虽然卓不凡对这种术法不屑一顾,但在地球上的术法者能掌握这种术法,而且年龄不大,也是天资卓越的天才之辈了。

    “宁少。”卫泽宇看宁縢陷入僵局,瞳孔微微收缩,露出惧怕之色。

    他和宁縢联手起来都奈何不了卓不凡,更何况现在只有他面对卓不凡。

    卓不凡收回冰皇雨剑,捏着拳头,拉出一道道的音爆之声,猛地冲向卫泽宇,一道道金色的拳头带着光尾,卫泽宇咬着牙齿,全身真元提起来和卓不凡战在一起。

    两人的速度太快,若是普通人在场,只能看见一道青色光芒和一道金色光芒互相撞在一起。

    十秒钟之后,卓不凡已经连续在卫泽宇的身上砸了几十拳头,卫泽宇身上虽然有软甲护体,但是卓不凡的拳头带着如山岳的重力,打得卫泽宇节节败退,体内气血沸腾,嘴角溢出一缕刺目的鲜血。

    “影杀,我们停手行不行,我保证青龙帮以后再也不找你的麻烦!”

    卫泽宇再一次飞出去,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灰尘四起。

    “你想要杀我,现在打不过我就让我放过你,天下有这个道理吗?”卓不凡冷声说道,一拳隔打出去。

    金色的拳印在穿透空气,带出一道金色尾巴,砸在卫泽宇的胸口,拳劲力透胸背,卫泽宇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喷出一口鲜血,周围的地面蛛丝般龟裂。

    卫泽宇捂着凹下去的胸口,“影杀你若是杀了我,我爸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那我等着他。”卓不凡说罢,一道风刃挥去。

    卫泽宇死。

    卓不凡将卫泽宇身上的软甲取出来,软甲约莫有一厘米厚,十分轻软,呈现青色泛着一道道的青辉,“果然是蛟龙身上的鳞片打造出来的。”

    而此时。

    宁玄和宁縢的战斗也进入了尾气,宁玄操纵的血剑,嘴角流淌出一丝鲜血,显然十分勉强。

    但是宁縢的金色阔剑上面已经出现了几道裂纹,血剑再次撞击过去,金色阔剑终于支撑不住彻底的崩碎,变成了一道残破的剑符落在地上。

    宁縢一看卫泽宇死在了卓不凡的手中,捂着胸口瞪着影杀和宁玄道:“今天算你们走远。”

    说罢,宁縢捏了一个发觉,顿时山谷里狂风大作,宁縢转身就朝着外面跑去。

    “大公子,你还想走吗?”

    宁玄大喝了一声,双手捏着发觉,天空中的血剑发出一声轻鸣,血剑之中流淌的鲜血化作一道道血线缠绕在血剑之上,旋即飞快的追上宁縢。

    血剑上面的血丝如细雨落下,一根一根的缠绕住宁縢,像是捆绑粽子一般将宁縢困住。

    “宁玄,你如果杀了我大长老和我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宁縢脸上露出一丝慌张之色,色厉内荏道。

    宁玄捂着胸口,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着宁縢道:“大公子,就因为你是他的嫡子,而我只是一个庶出,所以你和你妈就害死了我母亲,若不是大长老收我为真传弟子的话,恐怕我也会死在你的手中吧。”

    “宁玄,你现在杀了我,父亲绝对会知道的。”宁縢大声嘶吼道,脸上露出恐惧之色。

    因为捆绑在他身上的血丝钻入他体内,正在源源不断的抽取他体内的力量和血气,输送给悬浮头顶的血剑。

    “这里有阵法波动,想必父亲和爷爷应该也不知道是我杀了你。”宁玄说这,握紧手掌,宁縢身体内的血气疯狂的被血剑吸收,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宁縢整个身体就如同漏气的气球,不断干瘪。

    “宁玄,你敢杀宁縢!”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虚影浮现在宁縢的头顶。

    那道虚影十分模糊,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模样。宁玄皱着眉头:“父亲,这一切都是您逼我的。”说罢,宁玄双手掐了一个法诀,一道剑芒拖手而出,将虚影斩作虚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