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七百四十二章 贪得无厌
    “不过既然你救了我,我贺守鸣没亏钱别人的道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我一定尽力帮你办到。”

    贺守鸣神色正经道。

    “爷爷,卓不凡不是那种人,在飞机上的时候他也没和我提什么要求。”贺舞雪听见爷爷的话,顿时皱了皱柳眉不由说道。

    卓不凡淡淡看了一眼贺守鸣,似乎能将贺守鸣看穿一样。

    能执掌近千亿的超级财团和家族,贺守鸣可不是一个每天在公园门打太极的普通老头。

    贺守鸣和卓不凡聊天,确定他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也并非什么神医的传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厦州探望自己的妹妹。

    然而对方救了自己,又没有什么要求,这才是让贺守鸣皱眉的原因。如今这个社会上就算有救人不图回报的人,但是看见贺家如此偌大的产业,也应该动心才对,毕竟贺家随便给出一张支票,都能够改变一个普通人的命运,可是卓不凡什么都不要,那唯一的原因就是——

    贺舞雪。

    贺舞雪是贺守鸣的最疼爱的孙女,天资聪颖,无论是姿色,学生,能力在贺家都是首屈一指。

    对一个家族来说,这样的女子就是家族最宝贵的财富,是和大家族联姻的筹码,怎么会嫁给一个普通人。

    “小兄弟,你不要见外,我贺守鸣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有些事情还是能办到的,你有什么要求,告诉我就可以了。”

    贺守鸣说着,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卓不凡活了三百多年,是真正的老狐狸,贺守鸣在他面前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罢了,他哪里不知道贺守鸣的想法。

    不过他卓不凡堂堂筑基中期的修士,连合欢宗、青龙帮、黑巫教都被自己压得抬不起头,区区一个贺家又算什么。

    “我没什么要求,给我安排一个住处就行了,我睡一觉,明天就走。”卓不凡平静道。

    贺守鸣脸上最后的一丝笑意也没有了。

    这种人什么东西都不肯要,无非是想接着救了自己的情分接近舞雪。

    “贪得无厌可不是好习惯啊。”贺守鸣心里摇头,嘴上却说道:“这好办,张妈你替这位小兄弟安排一间房间。”

    卓不凡点了点头,起身跟着张妈来到另外一栋小别墅里面。

    “这位公子,这小别墅一直没人住,你随便找个房间都可以睡,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按房间里的按钮,会有佣人来帮你的。”张妈恭恭敬敬的说道。

    卓不凡点了点,随便找了一间房间,然后盘坐在床上吐纳呼吸。

    此时,中央别墅的客厅里,等卓不凡一走,贺守鸣就冷冷哼了一声,摇头叹息道:“这种人贪得无厌,不可取之。”

    “爷爷,你说什么呢?卓不凡是好人,他可救过你的。”贺舞雪紧蹙秀眉道。

    贺守鸣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舞雪你虽然从小就天资聪慧,但是毕竟年龄还小,没足够的社会经验,很容易上当受骗的。”

    “他如果要钱或者要房子、工作都可以,我会许还会欣赏他,可是他什么都不要,你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吗?”贺守鸣智珠在握道。

    贺舞雪皱眉摇了摇头。

    “他什么东西都不要,就是想接着这份情缘让你对他产生好感,然后跟他在一起。”贺守鸣摇了摇头,“这种想法对普通人还管用,可惜我们贺家不是普通人。”

    贺舞雪愣了愣,旋即摇头蹙眉道:“爷爷,你怎么能把卓不凡想成这种人呢?”

    “不是我把他想成这样,现实和社会就是这样,他又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我让他开条件他又不肯开,不是为了你还能有什么?”

    贺守鸣说着眼神闪过一丝厉色,“还有他刚才装出那副特立独行的样子,一直都没看你,仿佛没把你放在眼中,为的就是吸引你的注意力,让你认为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样。”

    “爷爷……”贺舞雪俏脸一片白色,用力咬着薄薄的嘴唇。

    不知道应该怎么和爷爷争辩。

    贺舞雪无力的叹了一口气道:“好,就算他是这样想的,但是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偿还他的人情。”

    “什么办法?”贺守鸣狐疑道。

    贺舞雪把刚才发生在沙滩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把魏涯给揍了?”贺守鸣怔了怔,旋即笑道:“魏家可是福省地下龙头,三大家族之首,魏涯虽然不争气,但毕竟也是魏家的人,这不是在魏家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吗?”

    “也幸亏是一个魏涯而已,明天我就让你爸去找魏家的人说一说,也算还了他的人情。”贺守鸣轻松道。

    魏家虽然强势,但是也得给他们贺家一个面子。

    “爷爷,卓不凡出手比较重……”贺舞雪有些尴尬的说道。

    “把魏涯打的比较惨?”

    “不是,是把魏涯双手给废掉了!”贺舞雪支支吾吾道。

    贺守鸣手中的报纸落在地上,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魏涯再不争气,那也是魏家老爷子的孙子啊,被人给废掉了,魏家的人不得震怒,恐怕就连他亲自去说情,这件事情也难办。

    “打电话让你爸过来,魏涯如果真的残废了,就算我出面恐怕也不能保证他完好无损,不过保住他一命还行。”贺守鸣面色郑重道。

    不多时,别墅里又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约莫四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笔挺的西装,气势逼人。正是贺守鸣的儿子贺景行,也是贺舞雪的父亲。

    “爸,这么晚您好召我过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贺景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身上一股浓烈香水的味道。

    贺守鸣蹙眉看了他一眼,“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找女儿,家里的事情都不管了。”

    “爸,舞雪还在这呢,你说什么呢。”贺景行脸色尴尬道。

    大家族中男人在外面找几个女人养着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贺舞雪早就知道老爸在外面还有几位阿姨,也见怪不怪了。贺守鸣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之后,贺景行才露出严肃之色,“爸,你说在飞机上救你的那个人在我们别墅里面?这小子不识好歹啊,还敢觊觎我女儿,现在又惹了魏家,要是把我们和魏家的婚事搞砸了,我非得收拾他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