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弃少归来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败九名宗师
    全场一片震寂。

    上村岗宁是东京有名的武道大师,剑道宗师,甚至实力比上村岗泽还要强劲一分,但是却在卓不凡抬手之间就被斩杀。

    大家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无比的愤怒,几乎每个人都红着眼睛,身上带着强大的杀气盯着卓不凡。

    “你敢杀岗宁君?大家一起上,杀了这个恶魔。”

    有人大喝了一声,瞬间将那些陷入震惊之中的人拉了回来,旋即剩下的九名剑道大师纷纷同时出手。

    刀芒横扫。

    一簇簇的剑花绽放。

    拳劲如山岳,一行人居然同时出手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奔袭而来,大家都知道如果是单打独斗,就算是宫本次郎也不可能战胜卓不凡,所以才选择群起而攻之。

    一时间杀气弥漫锁定卓不凡,几乎在一定的范围里,空气都被杀机碾成湮粉,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至于酒宴到场的普通人,根本没见过这种阵势,全部被吓得急速倒退而去。

    这些上流社会的人虽然和武道界有些接触,但也只是一知半解罢了,真正了解武道威力,甚至见过高强武者打斗的却是少之又少的存在。

    侍剑则是保护着可可和陆萱萱,将两人拉出了战场之外。

    “他不会有事吧?”陆萱萱瞪大明亮的眸子,望着战场中心的卓不凡,俏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我公子很厉害的,放心好了。”侍剑微微一笑,娇俏的脸蛋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卓不凡微微眯起眼睛,但自那眼缝之中却是射出两道极为锐利的目光,背后一道银芒闪烁,一道龙吟响彻云霄。

    一把三尺场的银剑已然是握在了卓不凡的手掌之中,那剑神隐约的似乎有一条银色的龙游舞盘动。

    卓不凡手握银剑,此时其他九名日国武者手中的长剑,太刀,钢拳已近在咫尺,九道几乎要凝固为实质般的杀气笼罩着卓不凡。

    “横扫天涯!”

    卓不凡轻喝一声,手腕一抖,手中的冰皇雨剑在空中拉出一道长约六丈的银色光线,那银线薄且细,几如凝成了天地初开时候出现的一线光芒,可是自那银线之上,却是散发着苍茫而古老的泯灭气息。

    银线所过之处,所有的空气都被斩灭,周围的空气自银线之上倒流拉出一道如同屏障般的气幕。

    九名日国的武道宗师均是在同一时间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立即将斩出的真元凝聚在身前,抵挡那道银线的力量。

    银线横扫九名日国宗师,九个人如同仙女散花一般倒飞出去数十米远栽倒在地上,功力强得只是被震得气血翻腾,受了内伤,至于实力较弱的两人却直接被银线拦腰斩断,鲜血横流满地。

    一剑败九名日国武道宗师!

    “卓不凡,你若现在住手,给我渡边家赔礼道歉,我还可以放你一马,否则我今天就在这里斩杀你。”宫本次郎握着黑色秋水,全身颤抖,震怒道。

    一句话出来,那些倒在地上的日国宗师纷纷脸色一变。

    卓不凡横杀渡边家几十人,就连渡边家的继承人渡边沙树都被斩杀,宫本次郎还说出这种话,显然是没有十分的把握击败对手,甚至有些害怕他。

    “你我到了这种地步,还有退路吗?要怪的话就怪你们不识好歹,居然敢来杀我。”

    卓不凡冷冷哼了一声。

    宫本次郎脸色阴沉如水,怒火满腔,却是心里有些悔恨。

    本来卓不凡是来找安倍石游报仇的,跟渡边家没什么关系,宫本次郎却想干掉卓不凡,结果招惹了一个煞星。

    不过事情已然是发展到了中地步,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

    “各位,祝我一臂之力,今天斩杀了这个恶魔。”宫本次郎轻喝了一声,举起手中的黑色秋水,身影一晃,快若闪电一般急冲而来。

    卓不凡手握冰皇雨剑,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半个月前他就能战胜宫本次郎,更别说现在冰皇雨剑更进一步。宫本次郎握着黑色秋水,挑、刺、劈、砍、横、抹、斩,各种剑道之术在他的手中被演绎的行云流水,仿佛是在观看一场绚丽的艺术表演一般,但是他的每一刀都布满了惊天的杀气,带着必杀的武道意志

    。

    宫本次郎明白卓不凡的实力有多强大,这次几乎没有任何的保留。

    无数的黑色刀风狂暴席卷,酒桌酒瓶被刀风刮过,断为两截,草坪草屑纷飞,划出一道道深数寸的刀痕。

    宫本次郎人随刀走,一道道的刀气狂啸而出,几乎形成了一个刀罡将他保护在其中。那些刚才被击伤的武者也跟着爬起来,强行提起真元朝着卓不凡围攻而来。

    卓不凡脸上无悲无喜,手中握着冰皇雨剑,长剑刺出,一簇簇的剑花闪烁。

    一群人战在一起,其他人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易天淮和易博两人更是心里无比的忐忑,刚才两人得罪了卓不凡,如果卓不凡把宫本次郎等人杀人,会不会来找他们的麻烦。

    “一定要杀了这家伙啊。”易博嘴里喃喃自语。

    交手了一分钟,打斗的范围变得越来越大,周围的人也都退到百米开往,整个宴会中心都被狂暴的剑气,刀芒摧毁得一片狼藉。

    可是众人越打越心惊,因为他们完全占据不了上峰,反而一直被卓不凡压着打,甚至感觉到卓不凡似乎还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

    卓不凡微微皱眉,手中冰皇雨剑挡住宫本次郎的攻击,转而回身一剑将一名从背后偷袭的剑道宗师斩成两半。

    卓不凡也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出手更加的快和辣,除了宫本次郎有和他一战的资格,其余剑宗不过都是杂鱼罢了。

    “第二个。”

    “第三个。”

    “第四个。”

    冰皇雨剑仿佛收割生命的死神一般,一道银光闪过,便是有一名剑道宗师陨落。

    打到最后,整个场中只剩下宫本次郎一个人。

    宫本次郎望着死去的剑宗,用力捏着刀柄,直接发出骨骼撞击的响声,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之色。

    “卓不凡,是你逼我的,今天你必死无疑。”宫本次郎说着,突然咬破舌尖,将精血喷在黑色秋水之上,黑色秋水发出一阵阵的清鸣,一缕缕黑色的雾气从刀身之上缓缓的上升。“咦。”卓不凡持剑而立,同样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宫本次郎的真元居然在急速的攀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