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有喜:一胎二宝来报到 > 第255章 赤果果示爱
    “啊?”白果儿一惊,双手下意识将酒杯紧紧捂住,“我不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童瞳居然真来劝酒。

    记忆里童瞳最怕喝酒。

    就是因为酒,童瞳当初才扑错人,当了几年未婚妈妈。

    想不到她去法国一年,什么都变了。连最怕喝酒的童瞳,居然现在想借酒助兴。

    “就喝一点,有点微熏的感觉便好。”童瞳的小手伸到白果儿面前,“我记得你能喝几杯。”

    眼见童瞳要拿到酒杯,白果儿整个身子往后一仰,“别……”

    童瞳皱眉瞪着白果儿。

    迎上童瞳困惑的目光,白果儿笑了笑:“童瞳,我今天本来有点不舒服,真不能喝。再说头回在老总家做客,我可不能失态。”

    “真不能喝?”童瞳还是不太相信。

    曲白在旁柔声劝着:“果儿昨晚回来就不太舒服,今天也有点。瞳瞳……”

    刚说到这里,只觉一股冷冽的视线从曲一鸿方向射来。

    曲白顿了顿,缓缓改口:“二嫂,果儿今天确实不舒服。要不下次再喝酒,这次先放过果儿。”

    原本面色淡淡的曲一鸿,闻言凝紧曲白。

    “……好吧。”童瞳意兴阑珊地收回红酒,不甚愉快地碎碎念,“好不容易想喝点酒,结果……算了,吃菜。”

    曲一鸿无语地斜睨那个今天格外想喝酒的小女人:“想喝酒?”

    略一沉吟,他从王叔叔手里接过一瓶调好的鸡尾酒。

    曲一鸿挑挑眉:“喝这个酒。酒精度五度,适合你。”

    “……”童瞳讪讪地翻翻大白眼。

    关于酒的待遇,她估计以后都向幼儿园小朋友看齐。

    拿过童瞳手里的酒杯,曲一鸿给斟得满满一杯,稳稳放进童瞳手心。

    曲一鸿的注意力似乎一直在童瞳身上,可曲白却觉得,他不时收到曲一鸿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难不成,到现在为止,曲一鸿还在计较童瞳少女时代的梦想?

    可那仅仅是梦想。

    当初童瞳想把梦想变成事实时,便开始偏离原定轨道,步步走向曲一鸿……

    童瞳抿了口鸡尾酒,果然美味可口,感受不到什么酒精味。

    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童瞳忍不住悄悄朝王叔叔伸出个大拇指。

    似乎没注意到童瞳的小动作,曲一鸿眯起长眸瞥一眼曲白和白果儿:“听瞳瞳说,你们三个一起长大的?”

    曲白神色一凝:“我和果儿不是太熟……”

    “当然一起长大的。”白果儿赶紧笑盈盈地抢先说,“我和曲白可熟了。要不是因为曲白,我一个单身女子,去年哪会不远万里去法国。”

    曲白瞪着白果儿,一脸错愕,手里的酒杯晃了晃,差点溜出掌心。

    童瞳正拿两个小碗给两个小家伙,闻言小手伸在半空,忘了下一个动作。

    果然,她昨晚的怀疑是正确的。

    昨晚她已经怀疑白果儿喜欢曲白,现在白果儿这么说,简直是赤果果地示爱。

    不行,她得确定一下果儿的心事。

    曲白这两天的一举一动,似乎都隐约在和果儿保持距离。

    如果曲白不喜欢果儿,最好早点说开,不能拖延。

    否则万一两人也来段不愉快的未了情,老妈和姨妈都会找上她……

    就是白果儿擅长交际,八面玲珑,她硬逼着问,只要果儿不想说,只怕问不出来。

    想了想,童瞳瞅瞅高脚杯里的鸡尾酒,眼睛一亮——还是用酒吧!

    希望果儿吐真言,她今天一定要把果儿的话套出来。

    童瞳笑着起身:“我记得果儿喜欢樱桃。王叔叔上次配的红粉佳人也没什么酒精度,果儿一定喜欢,也不用担心会醉。我去拿一下。”

    “我去我去。”王叔叔正要落坐,赶紧乐呵呵地跟上去。

    童瞳没有停下脚步,和王叔叔一起去了酒柜。

    然后,童瞳拿回一瓶酒,笑着放到白果儿面前:“果儿你也喝点,这个喝果汁一样,不会醉。”

    瞅着红艳艳的液体,白果儿果然不再那么抗拒,笑着双手接过:“这个还行。”

    看着就美味。

    “嗯,喜欢就多喝点。”童瞳笑眯眯地说。

    “闻着好香。”白果儿拿过精致美丽的高脚杯,优雅地倒了大半杯,举杯细品。

    童瞳抿唇一笑。今天的红粉佳人可算不上真正的红粉佳人。

    刚刚王叔叔可是重新配制,加了足够的威士忌,自然也加多了红樱桃。看着颜色鲜艳,也遮住了酒精味,但一落肚,那效果立竿见影。

    味道确实不错,白果儿一气喝了半杯:“真好喝!”

    “王叔叔是调配鸡尾酒的高手。”尹少帆在旁笑嘻嘻地给王叔叔打广告,“几十年的经验呢!白小姐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常常过来一起用餐。”

    “好啊!”白果儿脱口而出。

    话一说出口,她下意识地瞪了淘淘和滔滔一眼,又飞快别开目光。

    曲一鸿微微皱眉,眯起星眸,锁定白果儿闪烁的眼神。

    童瞳这个表姐,看来很不喜欢淘淘,有点不可理喻……

    眼见白果儿将满满一瓶“红粉佳人”喝得差不多,曲白轻轻压住白果儿的手腕:“多吃点菜。”

    头回来做客,这样喝法,有失形象。

    白果儿的眸子渐渐迷蒙起来,她反手握住曲白的手腕,绽开柔媚的笑容:“曲白,你在关心我吗?”

    “……”曲白微微一愕,伸手探了探白果儿的额头,“果儿,你喝醉了。”

    “谁喝醉了?”白果儿笑嘻嘻地拍开曲白的手,更加媚惑,“我和你说,人家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曲白无奈地叹息:“果儿,你真醉了。”

    “我可不会醉。”白果儿摇摇晃晃起身,一步三摇地走向童瞳。

    童瞳不由自主咧嘴笑了。

    果儿现在这半醉不醉的样子,正好可以问出她的真心话。

    童瞳向白果儿伸出小手:“果儿,来,我扶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会。”

    “别挡我的路。”白果儿不悦地拨开童瞳拦住自己的小手,“你一边去,我和你儿子有话说。”

    “啊?”童瞳一愣。

    白果儿早走了过去,一把提起滔滔,皱眉看着:“像,真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