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婷婷呀?”曲老太太似乎吓了一跳。

    她沉吟着,刚刚还红光满面的脸,瞬间多了许多不悦的神情。连原本不怎么显的皱纹,也忽然深刻起来。

    曲一鸿挑挑眉:“婷婷不好吗?”

    曲老太太生硬地扯出个笑容:“我还是觉得滔滔更好。两个男孩当花童,有多生贵子的征兆。”

    “是吗?”曲一鸿语气淡淡,“奶奶既然这么认为,当初应该多生几个。也不至于到年老时,觉得膝下凋零,转而让你儿子到处播种。”

    “……”曲老太太被噎住了。

    她正正神,脸色一沉:“老二,在奶奶面前,你就这么说话吗?”

    “我不过是调侃下事实。”曲一鸿懒洋洋地笑了笑,“奶奶听完笑一笑就完了,急什么?”

    “……”曲老太太嘴唇蠕动了下,想说什么,终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滔滔在旁好奇地问:“你们都在说什么啊?”

    他都听不懂。

    “咳。”童瞳轻咳一声,笑了笑,“他们在说大人的事,滔滔听不懂没关系。”

    滔滔,安安静静地说:“是吗?”

    瞅着滔滔,童瞳没来由的有些心酸。虽然手腕上的伤口已经并无大碍,但总觉得经过这件事,滔滔安静了许多。

    孩子忽然变得安静,并不是好事……

    童瞳忍不住悄悄握紧滔滔的小手。

    斜睨眼童瞳,曲一鸿悠然起身:“奶奶没什么别的话,我和瞳瞳就回去了。”

    “回去吧回去吧!”曲老太太忙忙地挥手。

    “瞳瞳,我们走吧。”曲一鸿挑挑眉。

    童瞳不舍地松开滔滔的小手:“快点好起来。好起来就能和哥哥一起玩儿。”

    “二伯母我知道啦!”滔滔乖乖地说。

    童瞳还想说什么,一只大掌紧紧握起她小手就往外走,童瞳只得默默松开滔滔的手儿。

    滔滔默不作声,只是呆呆地站着不动。

    拉着童瞳走了几步,曲一鸿悠然站住:“奶奶,有时间还是给老三物色个女人。”

    “啊?”原本郁闷的曲老太太眼睛一亮,“你总算关心起弟弟来了。”

    “奶奶有点想多了。”曲一鸿云淡风清,一张俊脸波澜不惊,“有他在太煌,太煌已经招不到洁身自好的女职员。长此以往,要不然他得当心哪天半夜寻欢时被人捅了,要不然再多几个滔滔……”

    曲一鸿锐利星眸忽然黯了黯:“我不希望再有女人让半山园有血光之灾。这后果……奶奶你应该心里明白。”

    曲一鸿话音未落,曲老太太颓然坐下。

    好一会,曲老太太才无力地挥挥手:“我知道了。我会给老三物色女人。”

    童瞳惊奇地瞪着曲老太太。

    这还是头一回看到曲老太太这么颓丧的神情,有点新奇。

    意味深长地斜睨眼滔滔,曲一鸿淡淡笑了:“奶奶知道就好。我们走了,晚安!”

    曲一鸿大步向外走去。

    童瞳悄悄和滔滔挥挥手,这才亦步亦趋地跟上曲一鸿。

    出了和心居,童瞳忍不住问:“以前半山园出过什么事吗?”

    曲一鸿站住了。

    星空下,他眸色渐渐幽冷几分:“都过去了。”

    “呃?”童瞳仰头,困惑地抓了抓头发。

    瞄瞄曲一鸿的样子,童瞳知道,他不喜欢谈及过去的事。

    想了想,童瞳聪明地转移话题:“你真的希望曲沉江早点结婚啊?”

    她老觉得这不是曲一鸿真正的意思。

    “当然了。”曲一鸿不假思索地说。

    “……好吧。”童瞳撇撇嘴,“其实我还真好奇,曲沉江这么热衷于那点子事,为毛不早早找个女人结婚。依你们曲家的权势,他什么女人找不到,非得把自己名声闹臭?顾,我知道了,难不成他也是个情种……”

    “呃?”曲一鸿挑挑眉,“怎么说?”

    童瞳闷哼:“里经常这么写着,受了情伤的富家子弟,老是到处留情。”

    曲一鸿低沉的笑声滚落:“哈哈——”

    童瞳郁闷地瞅着曲一鸿:“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吗?也许他还一心将妻子那个位置,留给某个女人呢!”

    曲一鸿沉吟着:“是吗?”

    童瞳撇撇嘴:“又不是每个男人都和你一样,被女人踹一脚就再也不敢碰女人……”

    忽然觉得气压下沉,童瞳下意识地想挣开曲一鸿。

    当然挣不开他……

    “童瞳——”曲一鸿声音里满满都是危险。

    什么他不敢碰女人,只是没兴致而已。

    有他不敢的事吗?

    “……”童瞳缩缩脖子,“要是你那里小点,当时那个光线,估计我踹不着。所以,还是你自己的问题。”

    “……”曲一鸿咬牙瞪着熊心豹胆的小女人。

    最后,他闷哼:“行,我就当你在表扬我。”

    童瞳悄悄松了口气。

    耶!还是她赢了。

    “走吧!”曲一鸿一拉童瞳,向前走去,“我们说说结婚的事。”

    “结婚?”被曲一鸿提起,童瞳心里瞬间觉得不好了,“对啊!结婚?二维码,你倒是和我说说,你什么时候和我求过婚了?你又什么时候和我谈过婚礼了?”

    斜睨着气愤的童瞳,曲一鸿莞尔:“嗯,就是还没求婚,所以还没和瞳瞳谈婚礼。”

    “……”童瞳默默地揉了揉心口,默默地送给曲一鸿一个大白眼。

    他还有理了。

    瞧他此刻气定神闲的,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对不起她。

    “好吧。”童瞳叹了口气,“我们谈婚礼。那个……我们一定要那个婷婷当花童吗?”

    想想挺郁闷哎!

    她还真有点小小担心,担心那个厉害的小女宝闹婚礼。

    瞧微信上的语气,婷婷那丫头,要是出来闹个婚礼,她压根都不会觉得奇怪。

    斜睨着身边那张郁闷的粉嫩小脸,曲一鸿眉梢眼角都浮上淡淡笑意。

    摸摸童瞳的小脑袋,曲一鸿柔声说:“淘淘和婷婷一起当花童,那是最美丽的风景。当然得他们俩了。”

    见童瞳闷闷的,曲一鸿挑眉:“难道你也想滔滔和淘淘当花童?”

    “我什么也没想。”童瞳抬头仰望星空,幽幽地说,“我在等哪个男人和我求婚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