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有喜:一胎二宝来报到 > 第402章 宝宝是不是还活着?
    童瞳简直无法明白,一个干净伤天害理之事的女人,居然也能让自己过得如此优雅从容,活得如此心安理得,简直没天理!

    她只能承认,有些人是天生就心狠的。譬如王医生。

    哪怕王医生长得一脸慈祥,看上去就是无公害的绿化产品般,也没法淡化她心底的罪恶。

    童瞳不知不觉握紧拳头,指关节握得格格响。

    童慧云一看就明白,她悄悄握住童瞳的手腕:“瞳瞳,不许生气。我们来的目的,是要找到那个宝宝。”

    深呼吸,童瞳好一会儿才压制住怒气:“妈,我知道。”

    王医生看过来了。

    纵使昨晚在警局度过,纵使不如往常精神,然而曲白站在那里就是美妙的风景。

    看着面前美妙的风景,王医生笑了。

    王医生大步朝曲白走来:“就是你来登门道谢吗?你真是太客气了。”

    “不是他找你。”童瞳一把拉开曲白,站在曲白面前,瞪着王医生,“是我。”

    乍见童瞳,王医生看上去有些茫然。

    瞬间后,王医生脸色暗暗一变。然而王医生终究是个久经社会磨练的老手,马上不动声色地恢复镇定。

    王医生淡淡笑问:“你是?”

    “你认不出我女儿来吗?”童慧云上前一步,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好远。

    刚刚还劝童瞳不许生气的童慧云,原本天生就是个爆脾气。遇上王医生这种虚伪的人,她比童瞳还沉不住气。

    “妈,你别着急。”童瞳安抚着老妈。

    “……”童慧云揉了揉胸口。

    是她没沉住气,实在不该爆发的。

    “我确实不认得你们。”王医生笑了笑,“做我们这一行的人,一年见过的人太多了,实在记不住那么多人。”

    童瞳定定地瞪着王医生:“我们今年才见过。如果你实在不记得,我现在就可以自我介绍,我叫童瞳,五年前,我在家和医院生宝宝。”

    王医生的笑容僵了僵:“我不记得有这回事。”

    童瞳向走逼近两步:“王医生,你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都不熟,没必要深交。”王医生站在路中间,显然没打算邀请三人进去,更没有让道的意思,“三位,这是民宅,还请你们尊重我的个人空间。谢谢!”

    这是请他们走的意思咩?

    童瞳笑了:“只要王医生愿意,也可以报警。这下我们在警局更能畅谈。毕竟我更相信,现在警方对拐卖妇女儿童之类的事情更有兴趣,也更慎重关注。王医生,我可以主动给警方打电话,如何?”

    “……”王医生面容微微一变,神色渐渐复杂起来。

    童瞳站得笔直,全神贯注地盯着王医生。

    她打赌,就算借王医生十万个胆,王医生此刻也不敢报警。

    终于,王医生又恢复平静。

    “报什么警,开个玩笑而已。”王医生转身走向大厅方向,语气淡淡,“你们非得强求,我也没意见。都进来喝杯茶吧!”

    童瞳大步跟上。

    明明刚刚在医院还有些摇晃的身子,此刻格外精神。只是略显苍白的脸色,还在隐隐说明她气血不足。

    童慧云自然不放心地跟上。

    曲白犹豫了下,也跟了上去。

    来到大厅,王医生拉开六米高的窗帘。顿时,一室阳光。

    此刻的王医生早恢复正常,看上去又是个优雅从容的中年女子。

    她亲自泡了三杯茶,分别送给童瞳等三人。

    “谢谢,这茶我们不能喝。”童瞳将茶推开。

    “哦?”王医生淡淡笑了,“你不会怀疑我在茶里面动了手脚吧?”

    “那倒不至于。”曲白在旁说。

    “不,我还真有点担心。”童瞳坦然一笑,凝着王医生,“听闻医生最懂化学伤人,我不得不防。”

    王医生垂下眼睑:“你还真小心。”

    “不,我就是太不小心了。”童瞳有些头晕,缓缓坐下,双手抓住扶手,定定地瞪着王医生,“如果我懂得小心,我的宝宝就不会被王医生不知不觉转移……”

    “你在说什么?”王医生不动声色地打断童瞳的话,“你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童瞳的爆脾气终是再也压制不住,站起身来:“看来,我们不得不去警局谈。”

    “是吗?”王医生笑了笑,转向童慧云,“大姐你看看,现在年轻人就是脾气大,我什么也没说,你这女儿就说什么报警不报警。报警也得有个理由,有个证据什么的对不?现在又不是宋朝,没事给我们好人整个莫须有的罪名……”

    曲白缓缓起身:“王医生,我们今天能找上你,自然有我们的理由。”

    王医生笑着摇头:“我是真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王医生真听不懂?”曲白温和地笑了笑,“我们能找到王医生门上,自然在找到王医生前,已经从白果儿那里得到准确的信息。王医生不认识我们,总认识白果儿吧?”

    “白果儿?”王医生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童瞳心中一动,说:“白果儿现在已经在警局了。王医生是希望等警方主动上门,还是愿意主动说出来。或许,王医生现在坦白,还能坦白从宽呢?”

    王医生沉默了,双手不知不觉十指相交,紧张地拧成一块。

    见王医生有软化的意思,童瞳心里一松,眸光熠熠地盯着王医生。

    她再接再励,放柔语气:“我们今天主动上门找王医生,就是希望这件事能私了。”

    “怎么私了?”王医生语气软和了些。

    深呼吸,童瞳压制着活沸腾的热血,逼近王医生:“首先,你告诉我,我那个宝宝是不是还活着?”

    她一颗心儿提到半空,紧紧盯着王医生,不放过王医生每个神情。

    王医生立即点头:“从我手里送走的婴儿,没有不活着的。我要申明,我们真不是人贩子。”

    “好。”童瞳一颗心放下来,“那我们就私了。”

    王医生犹豫着:“你说说看。”

    “很简单。”见王医生有合作的意愿,童瞳不知不觉激动起来,“只要你还原当年的真相,让我们顺利找回健康的宝宝,这事就一笔勾销。否则不管天涯海角,你都别想摆脱我童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