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有喜:一胎二宝来报到 > 第514章 谁为难你,我给他还回去
    “不会吧!”向来谨慎的李司机失声发表看法,“今天二少和童助理一起募捐的时候,可风光了。底下一片艳羡的声音。”

    童瞳的粉嫩小脸绷得紧紧的,鼓着腮帮看窗外,似乎压根没听到大学说话。

    紧紧凝着童瞳,曲一鸿星眸间掠过诧异。

    平时这小女人也常常会和他较真,会绷紧小脸,但一般都是闹着玩玩。

    可是此刻,她原本雾蒙蒙的眸子透着清亮,小手握着拳头。这和平时不一样。

    她确实在生他的气,而且似乎没打算有一丁点软和的迹象。

    为毛生他的气?

    瞄瞄前面的李司机,曲一鸿决定回家再开设讨论二人组。

    不动声色地握住童瞳的小手,曲一鸿缓缓靠上椅背,眯起星眸:“李司机,到家时提醒一下。”

    童瞳郁闷地抽回小手,再度支起腮帮。

    李司机看着情况不对,早知趣地乖乖闭嘴,再也不多言。

    似乎整个世界只留下秋风的声音,和浓浓的秋意。

    回到和华居时间九点,外面只有秋风掠过的声音,楼上却传来断断续续的钢琴声。

    童瞳一进院子,便匆匆换下三寸高跟,满足地松了口气:“接地气的感觉真好。”

    她吸着拖鞋进去:“淘淘——”

    “李老师正在教淘淘钢琴,我们不要打扰他们师生。”王叔叔笑眯眯地迎过来,压低声音,指着二楼,“二少和童助理累了吧,要不要再用点夜宵?”

    “不用。”童瞳仰首四十五度,聆听着二楼的琴声。

    想当然淘淘才刚刚练习曲子,自然不流畅,听不出什么美感来。不过想像着淘淘坐到钢琴前的小绅士模样,童瞳渐渐放下白果儿那些话,唇角悄然弯起。

    “再过几天就好了。”曲一鸿随后跟进,淡淡一笑,“考钢琴十级可比花拳绣腿要难。”

    “……”童瞳默默给天花板送了个大白眼。

    曲一鸿回到二楼,刚准备喊童瞳一起沐浴,童瞳早抱着手机一溜烟去了露台。

    “不洗洗?”曲一鸿拿着浴巾跟到露台门口,似笑非笑地凝着童瞳。

    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洁癖,并不喜欢去人多热闹的场所。依童瞳平时的习惯,此时早先他一步奔进浴室。今天这小女人越来越不对劲。

    “……”童瞳抛过去一个无语的眼神,然后背过身去,抱着手机,四脚朝天地趴藤椅上。

    “真不理我了?”曲一鸿摇摇头,转身去了浴室。

    听到浴室传来水声,童瞳这才微微摆好姿势,双手捧着手机发愣。

    她心里有些难过,似乎有股怨气无处宣泄。虽然人在和华居,现在正躺在熟悉的地方,却神奇地觉得没有归宿感。

    “唉。”她无声地叹息一声。

    来电话了。

    一看是洛婉的来电,童瞳几乎一个鲤鱼打挺,飞快坐如佛祖,接了电话:“呜呜,你总算想起我来了。”

    “噗。”洛婉轻声笑了,“瞧这声音,好像受了小委屈的小媳妇。我倒听说,你今晚在募捐晚宴上风光了一把,现在应该意气风发才对。”

    “啊?”童瞳忘了自己的烦恼,好奇地追问,“你怎么知道?”

    洛婉貌似和夏北城还处于冷战中,夏北城那座冰山更不喜欢八卦,估计洛婉不是从夏北城那里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洛婉格格笑着,“我还知道你把人家风流倜傥才高八斗的方三少给放倒了。哈哈瞳瞳,真把你给能的。我打包票,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本城的大名人,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了。”

    “……”童瞳尴尬地摸了摸胀红的小脸,清清喉咙,“洛大女法医,厚道人都不会揭人伤疤哎。”

    “你那算哪门子伤疤。”洛婉格格笑着,“瞳瞳,人家方三少的屁股上才有伤疤。”

    说完,洛婉哈哈大笑。

    童瞳默默一声叹息。

    “怎么了?”洛婉这才觉察到童瞳不对劲,“真有伤疤了?瞳瞳,你这唉声叹气的风格,可不太对劲。”

    童瞳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我问你件事。”

    “说,我在听。”洛婉又笑了,“不叹气就好。”

    童瞳犹豫了下:“那个……洛婉,你觉得曲一鸿怎样?”

    “噗——”洛婉笑得不行,“瞳瞳,你是在和我炫耀吗?这可不行,你不能这样。要不然咱俩以后怎么做朋友。”

    “……”童瞳放下手机,双手支腮,呆呆地瞪着洛婉。

    连洛婉这么豁达明智的女子,都觉曲一鸿可遇不可求。难道她现在不开心,真是不作不死咩?

    “瞳瞳,怎么没声音了?”洛婉在电话彼端连连询问。

    童瞳懒洋洋地挂了电话,眸子瞥向浴室。

    她能清晰地听到浴室中传来的水声。

    她想把曲一鸿从浴室里直接拽出来,问他关于“卧底”的事。

    可是她又有点害怕白果儿说的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只能说明曲一鸿没把她当自己人,他没有她认为的那么爱她,她会伤心的……

    呜呜她要愁死人了!

    晚风吹乱了她柔软乌黑的发丝,一如她现在心烦意乱的思绪。童瞳双手抓着发尾,生无可恋地趴上藤椅,眼睛望着星空。

    不知过了多久,秋风似乎变小了,连气温都似乎上升n度。

    “奇怪!”童瞳喃喃着。

    话音未落,熟悉的薄荷香味从身后传来,让她心头一震。

    随之,一双大掌轻轻搂住她纤细的腰,两人的体温交融在一起。

    童瞳身子僵了僵,却神思慵懒,不肯动,只是别开眸子。

    曲一鸿低低笑了:“穿这么点在这里吹风,不怕明儿去太煌医院报到?”

    “不怕。”童瞳闷声说,“我才不会感冒。”

    曲一鸿低低笑了,下巴搁上她头顶,语气较平时沙哑,听着比平时性感:“说吧,是不是我找夏老说话时,有人为难你了?”

    童瞳抿唇不语,小脸渐渐皱苦瓜。

    她心里有些小纠结——她不知道要不要问“卧底”的事。

    他执意瞒着她送走婷婷,已经让她无法接受。如果再次有事实证明曲一鸿总是把她隔离在外,她会不开心哒。

    “说吧!”他柔声鼓励她,“不管是谁为难我家瞳瞳,我都会给他还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