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童瞳在旁乖乖地听着,一颗心差点化为春水。

    呜呜她都被母爱爆棚的林盼雪给感动了,差点没控制住自己抱上她。

    吸吸鼻子,童瞳努力保持镇定,挤出个笑容:“没事。就是天天腻歪在一起,也有厌烦的时候。他每天又忙,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只有自己找乐子。”

    “是吗?”林盼雪轻柔地问。

    她慈爱的眼神明明白白地流露着——她压根没信童瞳这些话。

    “真的。”童瞳别开眸子,装作打量旁边的专卖店,转移话题,“林阿姨你看这些都是男装店哎!”

    含笑瞄瞄童瞳的小模样,林盼雪哪有不明白童瞳的小心思。她摇摇头,指了指前面:“那里全是女装店,我们过去看看吧。你和洛婉一样,皮肤雪白雪白的,穿什么都显年轻,怎么穿怎么漂亮……”

    童瞳乖乖听着,心思早已飘到天外。

    她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漂亮哎。

    和林盼雪在一起,她遗落在和华居的自信,正迅速回笼。

    不知不觉想到曲一鸿那张俊脸,她心里不由隐隐一痛,眸间渐渐有了湿意。

    “噗,你这孩子看车啊,别乱走——”林盼雪含笑凝着走神地童瞳,“今天怎么看上去这么多心事?”

    童瞳拉回神思,挤出个浅浅的笑容:“林阿姨,我在想下午去幼儿园看下淘淘。”

    “好啊!”林盼雪眼睛一亮,“我也去看看……”

    。

    淘淘表示很郁闷。

    不过自小被外公外婆训练成长的他,比一般孩子都自律。

    虽然睡得不是太好,可早上还是在闹钟的提醒下,准时爬起来,洗漱好下楼用早餐。

    “早!”尹少帆早坐在固定的坐位上,向淘淘展现弥勒佛般的笑容。

    “……”淘淘却心情不好地瞄瞄尹少帆,默默爬上自己的宝座,端起鲜奶就喝。

    “哎哟!”王叔叔顿时紧张了,弯腰打量淘淘,“谁欺负我们淘淘了吗?”

    瞥一眼王叔叔,淘淘的视线定定地落上旁边心情同样不爽的曲一鸿脸上。

    尹少帆顿时来了精神——敢情父子俩有隔阂了呀?

    他喜欢这对父子斗。

    不对,所有能让曲一鸿情绪波动却又无可奈何的人,尹少帆都愿意送上自己的膝盖。

    譬如童瞳,譬如淘淘……

    不过他今晨思路清晰,记忆力超强,记起了自己的奖金,所以还能保持静默。

    这回是王叔叔忍不住:“我明白了。淘淘,你老爸又训你了,对吧?”

    “才没。”淘淘喝鲜奶的动作一顿,绷紧小脸。

    淘淘眼睛还瞅着曲一鸿,眼神里全是不悦,还隐隐有着挑战的意味。

    “怎么?”曲一鸿黑着脸,不爽地瞪着眼神不屈的儿子,“你还想跟我玩叛逆?”

    淘淘本来还只是绷着脸,闻言小脸竟也浮上如同曲一鸿那一脸黑线。他收回视线,咕咚咕咚喝完鲜奶,滑下椅子就准备撤人。

    “站住!”曲一鸿语气凝重,压力山大,“好好把早餐吃完。”

    “我饱了。”淘淘不给面子地呛回去,接着往外冲,“我要去幼儿园。”

    妈咪说过要去幼儿园看他呢!

    可惜淘淘才冲不过两步,细胳膊便被一只大掌稳稳抓住,让淘淘只能双手双脚在空中乱抓。

    “没吃好早餐,今天就别想去幼儿园。”曲一鸿眯眼瞪着手中的小家伙。

    这兔崽子摆明想在他面前造反了。

    “……”淘淘同样在瞪着亲爹,眼睛瞪得比曲一鸿还大。

    王叔叔和尹少帆两人在旁看得瞠目结舌,一时不知该不该劝和这对父子。

    瞧明明大小两个帅哥,结果现在给人两虎相斗的感觉。这感觉简直让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淘淘双手在半空中狂抓几把,双脚也蹬了又蹬,可惜吃了短胳膊短腿的亏,压根碰不到亲爹身上任何一处。

    “放开我。”淘淘眨眨眸子,“我会吃早餐。”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得先赢得自由,才能更好地逃脱。

    淘淘心里暗暗作了决定——只要亲爹肯放开他的小胳膊,他立即拿出百米冲刺的功夫,成功脱离亲爹的势力范围。

    傻眼着淘淘狡黠的眼神,曲一鸿闷哼一声:“在我面前玩把戏,你再练个五十年再说。”

    话音未落,曲一鸿将淘淘提回椅子上,严格限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哼!”淘淘郁闷地大声哼着,“以大欺小,算什么男子汉。”

    说完,淘淘气呼呼地瞪着亲爹。

    “噗!”尹少帆在旁不要命地乐了。

    这小家伙平时一副老气横秋的小模样,忽然展现小正太的风采,其实挺有意思的嘛!

    曲一鸿头也不抬,语气冰寒:“是不是太久没扣奖金了?”

    迎上曲一鸿锐利冰冷的目光,尹少帆赶紧拿了点糕点闪人,一边悄悄替淘淘祈祷。

    昨晚找了一晚童瞳,曲大总裁昨晚独守空房,一大早下楼吃早餐就黑着脸。这样的亲爹,淘淘哪能招架得住。

    王叔叔一看势头不太好,赶紧笑着打圆场:“淘淘乖,来,吃点这个。吃饱了就去幼儿园。”

    就着王叔叔给的阶梯,淘淘气呼呼地接过王叔叔递过来的营养早餐,努力啃着。

    一边啃,一边不服气地瞪着曲一鸿。

    曲一鸿当作没看到,浓眉紧锁,却还算优雅地用自己的早餐。

    姜还是老的辣。曲一鸿淡定,淘淘终于没办法淡定。

    淘淘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餐,将盘子推开,双手捉着桌面,鼓着腮帮问:“你把我妈咪丢哪里去了?”

    曲一鸿淡淡瞄了眼儿子:“你妈咪那么大个人,能丢?”

    “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找。”淘淘气呼呼地说,“反正我自己一定找得到。”

    曲一鸿脸黑了黑:“你又想表现离家出走?”

    “我是找妈咪。”淘淘严肃脸,“当然了,如果你认为那叫离家出走,那就叫离家出走好了。”

    曲一鸿一气喝完鲜奶,放下空瓶子,定定地凝着淘淘:“你妈咪带出来的坏毛病,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谁说的。”淘淘怒了,面红耳赤地瞪着亲爹。

    然后,淘淘爆发了:“明明就是你气走我妈咪,你还不肯承认,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