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有喜:一胎二宝来报到 > 第685章 她不会偷偷投个炸弹进来吧
    直到驾驶室传来一声轻咳,曲一鸿才放开一分钟也歇不下来的童瞳。

    眼角的余光瞄到李司机装严肃的脸,童瞳冷冷一哼,小脸却不由自主地红了红,默默坐正了。

    “我什么也没看到。”李司机一本正经地表态。

    “切!”童瞳脱口而出。

    李司机说这话,明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真没听到,早就乖乖闭嘴了好不……

    李司机绷紧脸,保持严肃:“二少,我们现在回公司吗?”

    “去工商局。”曲一鸿语气淡淡,似乎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镇定得让人李司机怀疑自己的眼睛耳朵。

    “工商局啊!”李司机点点头,依令行事。

    曲一鸿转而斜睨童瞳:“请童助理打个电话给尹助理,说我们现在去办理股份登记手续。”

    “切,你个大爷!”童瞳忍不住咕哝一声,送给曲一鸿一个大白眼。

    他们领结婚证的好日子,他没蜜月就算了,还拿她当下属使。

    她没一脚把他踹飞太平洋,一定不是因为疼他,而是担心自己踹得脚痛。

    斜睨着脸色多变的童瞳,曲一鸿隐忍着即将喷发的笑意——得,为了不让身边这座小火山爆发,他还是亲自打电话给尹少帆得了。

    电话通了,尹少帆愉快的声音传来:“二少成功拐婚了没?现在时间中午一点,仍未看到二少回来午觉。初步判断,二少此行出师不利……”

    “闭嘴!”曲一鸿拧眉,“两点工商局办理股份登记手续。看着办。”

    “啥?”尹少帆好不容易逮着个美好的机会,一心想打趣老大一回,结果被这话惊得脑回路一下子短路。

    还要准备好些东西,还要赶到工商局,一个小时哪里够……

    十秒后,尹少帆的脑回路才恢复正常:“二少,收到。我马上去找法人代表……哎哟妈呀……”

    童瞳在旁听着两人通电话,几乎可以想象出尹少帆此时无生无可恋的样子。

    调侃老大不成,大中午的睡觉时间被挖起来干活,尹少帆估计好幽怨……

    曲一鸿刚刚结束电话,来电铃声再度响起。

    曲一鸿只瞥了一眼,长眉微拧。

    童瞳瞄了一眼来电显示,小脸亦皱了皱。

    这回是孙律师的电话,相当然还是因为曲老太太的事,她替曲大总裁挡了。

    童瞳想了想,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过曲一鸿的手机,努力学着夏绿的声音说话:“不好意思,曲大总裁现在不在。有什么事找曲总,请先找尹助理预约。”

    然后,童瞳干脆利落地挂掉电话。

    她撇撇嘴:“刚刚是赵助理,现在是孙律师。老太太这是打算把她的人一个个搬出来,轮流轰炸我们。还说老太太现在虚弱,我瞧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精神。”

    “哎哟!”李司机在前面伸出大拇指,“童助理这回超水平发挥。”

    轻轻松松替他主子解决掉一个大麻烦。

    曲一鸿笑而不语,果断关机。

    这下,他敢打包票,全世界都清静了。

    在办好登记手续之前,谁也别想找到他。

    两点去工商局,时间上比较宽绰。曲一鸿趁机回了一趟半山园,拿了些重要证件带上。

    曲一鸿和童瞳刚走出和华居大门,正要上车。童瞳忽然放慢脚步,和他耳语:“二维码,你快看九点钟方向。”

    曲一鸿微微一愕,瞥了眼九点钟方向。

    只见十米开外的绿荫下,乔玉华正半遮半掩地站在那儿。

    虽然绿荫遮住她的脸,但那挺直的背脊,却让曲一鸿和童瞳看出来了——乔玉华很紧张。

    童瞳还想多看两眼,曲一鸿早故意加快半步,正好挡住童瞳好奇的目光。

    两人上了车,童瞳忍不住好奇地瞅着后视镜:“她还在看我们。二维码,你说她是不是想问我们关心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未必。”曲一鸿冷冷一哼,“想知道老太太的事,她大可以打电话给钱医生。”

    “也对。她和钱医生十分熟。”童瞳一点即透,“那她鬼鬼崇崇地站那里干什么?她不会偷偷投个炸弹进来吧?哎哟妈呀,二维码,我觉得我们不能再住这里了。”

    话音未落,童瞳先自己打了个冷战。

    “半山园里全是电子眼。”曲一鸿哭笑不得地斜睨着想象力丰富的童瞳,“她再蠢也不会在半山园里明目张胆地做伤天害理的事。再说,她跟了老太太那么多年,不会那么蠢。”

    童瞳松了口气,拍拍心口:“那就好。”

    童瞳的粉嫩小脸上浮起放心的笑容,曲一鸿却暗暗拧眉。

    乔玉华身为一个育幼师,这个行迹确实可疑!

    不过仅凭她站在和华居旁边一次就给她定罪名,似乎也有点小题大做……

    经过通往和云居的岔道口,童瞳下意识瞄了瞄和云居那边:“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曲沉江的别墅阴气特别重。”

    “那可能是乔爱晴的冤魂在那里盘桓不散。”李司机脱口而出。

    想到乔爱晴就想到没妈的滔滔,童瞳再度叹了口气:“可怜的滔滔。”

    曲一鸿静默无声。对于这件事,他从来不予置评。

    至今为止,他从未松口承认滔滔是他侄儿,自然不会轻易送出怜悯之心。

    “这也没办法。”李司机回应着童瞳,“投胎是门学问。可滔滔那小子本性比较憨,不如我们淘淘精明……”

    说话间,车已开出半山园大门。

    因为时间还早,车开得极慢。劳斯莱斯本来就舒适度极高,这下更是舒服得不行。本来就是午睡时间,曲一鸿和童瞳两人都有点昏昏欲睡。

    正眯眼养神间,李司机忽然大喝一声:“二少,卡紧安全带!”

    李司机匆促的惊呼声瞬间惊醒半睡半醒的曲一鸿和童瞳。两人应声睁开眸子,只见一辆失控的商务车正朝劳斯莱斯冲过来。

    童瞳尖叫一声,飞快握住曲一鸿的手。

    这正好是半山园专用车道的最后一截,只能通行一辆车。两辆车对开,十成十会撞到一块儿。

    “tmd居然抢曲家的路!”李司机咬牙瞪着前面,“找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