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萌妻有喜:一胎二宝来报到 > 第1048章 二维码,早点回来可好?
    听女儿这么一说,云阿姨神色有所松动:“是吗?”

    这真是个难以抉择的选择题啊!

    她一会看夏绿,一会瞥向外面两个玩耍的宝宝,最终眉头拧成一团。

    童瞳浅浅笑了:“阿姨不用觉得为难。如果一天考虑不好,还可以多考虑几天。什么时候考虑好了,让夏绿转告我一声,我派罗立去接你就行。”

    云阿姨轻轻吁了口气。

    夏绿默默搂住云阿姨,诚挚地说:“妈,富人没有那么可怕,真的。”

    “唉!”云阿姨无奈地凝着女儿,“无知者无畏。小绿,你才多大呀,就那么点经历,能知道什么。”

    然后,她推开夏绿,怀着复杂的心情往厨房方向走去。

    童瞳目送云阿姨的背影消失,默默瞥了眼夏绿。

    “我妈不喜欢脱离自己的圈子,我也没办法。”夏绿郁闷地托着腮,呆呆地瞅着天花板,“她也不许我改变。”

    童瞳瞥了眼夏绿:“别找借口。你就直接说,你是不喜欢尹少帆?还是因为你妈不乐意?”

    “……”就见平时单纯的夏绿,眸间掠过复杂的神情。

    然后,她双手托腮,陷入沉思之中。

    好一会,夏绿咕哝一声:“瞳瞳,我真不想长大。”

    童瞳也不由双手托腮,呆呆地瞅着天花板:“夏绿,我觉得十八岁真是最好的年华。”

    “是呀!”夏绿闷闷地道,“虽然那时候受欺负,可是心里简单。”

    童瞳没再答话,渐渐陷入回忆中。

    十八岁的时候,她还一心迷恋自己的青梅竹马。

    那时不知天高地厚的她敢一马平川,敢厚着脸皮追求自己想要的。

    如今却要考虑这考虑那,熬死了多少脑细胞,结果发现自己还有方方面面都没考虑到……

    半天,童瞳终于思考出一个结论:“夏绿,你老妈缺少安全感。”

    “是吗?”夏绿一愣,诧异地瞪着童瞳。

    童瞳用力点头。

    “现在我妈十分满意我的薪水,觉得我们能生活得很好。”夏绿喃喃着,“怎么会呢?”

    童瞳神色复杂地瞄瞄夏绿,小心翼翼地提醒:“也许……只是单身太久了。”

    “呜!”夏绿抚额,““瞳瞳,我总不能现在去哪里找个后爸,让一个陌生男人给我妈安全感吧?”

    童瞳倏地起身:“我们不说这个了。我看滔滔去——”

    决定回半山园,淘淘和滔滔高兴坏了。

    特别是淘淘,差点就飞扬起来了。

    直到晚上坐上餐桌,淘淘都没办法合上自己咧开的小嘴儿。

    “妈咪,我明天可以弹自己的钢琴了。”

    “妈咪,我和弟弟明天可以去自己的足球场踢足球了。”

    “妈咪,球球看到我们回去,一定好高兴。”

    ……

    整个餐厅,都是淘淘飞扬的声音。

    火热的气氛中,童瞳悄悄瞄了眼滔滔。

    只见小家伙正用崇拜的眼神瞅着哥哥,小脸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还有几不可察的羡慕……

    凝着滔滔,想着明天要去看鉴定结果,童瞳一颗心慢慢浮在半空。

    如果曲老太太知道她打心底希望滔滔不是曲家的孩子,曲老太太八成会被她再度气出脑血栓……

    晚上,夏绿果然留宿。

    不过她没去挤自家老妈的床,而是挤上童瞳的床。

    “我怕我妈催婚。”夏绿可怜兮兮地躺在童瞳身边。

    “那你就结婚啊!”童瞳说,“你又不是找不到。”

    “我就是找不到。”夏绿为难极了,“又催我快点结婚,又得照着她的标准找女婿。我办不到。”

    童瞳在旁悠然一声叹息。

    “你也替我心酸是吧?”夏绿喃喃着,“算了,就这么拖着吧。”

    童瞳默默瞅了夏绿一眼:“拖的是你自己的青春。”

    夏绿呆呆地瞅着天花板:“拖成三十岁的大龄女青年的时候,我妈可能就会放宽要求了。”

    童瞳闷哼:“你三十岁的时候,尹少帆就真的成大叔了。他现在是只荷尔蒙骚动的哈士奇,等不了那么久。”

    “……谁说我要找他结婚?”夏绿咕哝着,“结婚可没法按计划走。”

    顿了顿,夏绿强调:“就如你,你当初的计划也不是曲总。”

    童瞳横了夏绿一眼:“还能不能愉快地说话了?”

    “嘿嘿。”夏绿顿时笑着圆场,“好啦,我们不说这个了。”

    说着,夏绿的脸凑到童瞳面前:“我知道了,你和曲总闹矛盾,就是因为滔滔吧……”

    夏绿话音未落,童瞳一扬被单:“睡觉——”

    关了灯,童瞳却全无睡意。

    曲一鸿还在巴黎吗?

    林盼雪提及的隐患牢牢刻在她心里。她现在只要稍加平静下来,便会臆想曲一鸿可能遇上危险。

    她应该提醒他,如果分公司没什么大事,可以试着改变行程,早早归来。

    不过对于工作狂的他,只怕听不进她这个建议……

    想了想,童瞳爬出被窝,伸手捞过手机。

    “童瞳,你在想曲总吗?”夏绿软软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来。

    童瞳闷哼,一本正经:“谁想他了?”

    “女人就喜欢说谎。”夏绿碎碎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明明在想曲总,连和我说话的耐心都没了……”

    童瞳直接一个枕头砸过去,成功地堵住夏绿的碎碎念。

    童瞳靠着枕头,找开微信,想了想,发了几个字出去——

    二维码,早点回来可好?

    。

    法国巴黎,尹少帆忽然抬头:“二少,你电话在响,有微信来了。”

    “等等再看。”曲一鸿头也不抬,“先把这件事搞定再看不迟。”

    “那个——”战青懒洋洋地在旁边道,“万一是你亲爱的二少奶奶的信息呢?”

    曲一鸿立即抬头扫了战青一眼:“你就聪明。”

    “聪明是件好事。谢谢夸奖。”战青懒洋洋地往一边走去,“我去下洗手间。”

    战青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尹少帆早笑嘻嘻地把手机递给曲一鸿:“快看吧!伟人说了,女人的短信不能无视。”

    曲一鸿冷冷斜睨他:“告诉我,是哪个伟人这么说?”

    尹少帆厚着脸皮,一本正经:“二少奶奶这么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