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二十章 天皇弟弟?
    “好茶!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铁观音”中年人喝了一口茶之后忍不住伸出大拇指称赞道,他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连忙又喝了一口下去。

    李子木笑了笑没有说话,且不说这就是普普通通的铁观音,而且这已经是第四泡了,无论是香气还是口感都比不上前面三泡,没想到在别人看来依旧是极品。

    只见他右手食指拇指轻轻的捏起面前的杯子,中指顺势顶住杯底,这是标准的茶道礼仪里的“三龙护鼎”的手法,这样举杯不仅稳当,而且美观。

    何为品茶,品有三口,意思简单明了,那就是要小口小口的喝,仔细的品尝茶水中蕴含的香气和滋味,是为品茶。

    “还是说正事吧,朱校长让我负责办理你的入学相关事宜,不知道你打算学什么专业?”中年人微笑着说道,他就是朱从石派过来专门给李子木办理入学手续的。

    “去历史系吧”李子木笑了笑说道,这也是他以前就想好了的,闽海大学的历史系在全国都享有盛名,专业性比较强,是闽海大学的强势专业,所以李子木选择读历史系还是有些这方面的原因的。

    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他要找的人正是和历史系有关,而且其他的科目他都学过无数遍了,也只有这华夏历史是第一次学。

    不是说他不感兴趣,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老古董了,每一个朝代他都可以说是亲眼见证了他们的兴衰沉浮,所以要说学华夏历史,没有谁可以比得上他了……

    “好,这是学校的通知书,到时候你和其他人一样过来报名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中年人点点头说道,他就是专门管这一块的,不然朱从石也不会派他过来了。

    又一连喝了几杯茶之后中年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李子木看着桌上的录取通知书,嘴角微微上扬,第一步算是完成了,只有进了闽海大学,他才有机会接近王洛华教授,才有机会获得关于天之眼的消息。

    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是十一点钟了,把东西收拾好之后起身下楼结账,一包茶叶就是几百块钱,其实成本绝对是没有这么多的,休闲中心就是这样,主要卖的还是服务。

    太阳已经有些火辣了起来,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十来分钟后就到了酒店的门口,李子木乘电梯直接来到了自己住的这一层,布丁这家伙应该在房间里面呆得不耐烦了吧?李子木心里想道,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果不其然布丁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走吧,咱们下去吃点东西”李子木笑着说道,似乎在和老朋友对话一般,把包放在沙发上之后就又出了房间门,一人一猫往楼下走去。

    八月底正式酷暑的时候,李子木想了想,午饭还是直接在酒店解决了算了,这种出门五分钟流汗两小时的天气,他是不怎么愿意出去瞎逛的。

    二楼就是酒店的餐厅,中午有供应午餐的服务,毕竟是星级酒店,菜色还是蛮丰富的,和外面餐馆里吃的差不多,李子木带着布丁来到一个空桌上,等着服务员过来点单。

    “东九次郎,您看这个服务员,长得白白嫩嫩的,这手摸上去一定很光滑……”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叔对着旁边的那个年轻人色眯眯的说道。

    “山野,这里可不是我们家乡,凡事要收敛一些”另外一个坐在年轻人旁边的大叔严肃的说道,两人的对话都是用的日语,看样子这是一群岛国人。

    “放心吧屋山,这些支那人怎么可能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年轻人不屑的说道,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这个服务员看,隐晦的在人家身上扫视了几圈。

    一旁的服务员虽然没有听懂这几个人在说什么,但是从这几个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个年轻人一直盯着她看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无奈人家是客人,她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服务员,点单!”旁边一个懒懒的声音传了过来,说话的人正是李子木,他当然能够听懂这些人在谈论什么,一群人在公共场合大言不惭的谈论一个女孩子,实在是太那个什么了一些。

    “不好意思,那桌人比较少,我可以先去帮那桌的人先点单吗?”服务员入蒙大赦的说道,她现在就想离开这一桌的人,李子木的声音正好给了她一个理由。

    “你们华夏不是有讲究先来后到的传统吗?”这时候年轻人说话了,一口不算好听不过说得上是顺畅的普通话。

    “那你们大和名族莫非有当众调戏女孩子的传统?”李子木嘴角一扬轻轻的说道,说的竟然是一口流利的东京腔,他这是在告诉这几个人,刚才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是谁?”那个名字叫做山野的中年人恼怒的问道,没想到他们的对话竟然被一个华夏人听懂了,而且当着他们的面嘲讽回来,对于他来说是件丢脸的事情。

    李子木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头看向坐在中间的年轻人,长得还算是人模狗样的,年纪不过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穿一身黑色西装,胸口处有一个金色丝线的刺绣,图案则是一朵金色的十六瓣菊。

    皇室成员?李子木心里一愣,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了岛国皇室的子女,在岛国,一般人是不敢把十六瓣菊刺在衣服上的,因为那是皇室的家族徽章,岛国国旗上被大家误认作太阳的图案实际是一朵金色的菊花,可见其地位的尊贵。

    至于为什么定皇室家徽为“十六花瓣八重表菊纹”,有取当时天皇在位刚好十六年等说法传世,但毕竟史无定说,也就难以妄判。不过取其共八层十六花瓣向外层层绽放以示皇家风范之意倒是显而易见的。“十六花瓣八重表菊纹”作为天皇家徽一直使用至今。

    “东九德仁是你什么人?”李子木看着年轻人问道,听他们刚才的对话,山野叫这个年轻人东九次郎,东九在岛国是一个大家族的姓氏,现任的天皇李子木恰好认识,名字叫做东九德仁,而次郎在岛国相当于华夏的二儿子,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当今岛国天皇,东九德仁的亲弟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