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九十四章 三十年前
    “原野!”中年人愤怒的吼了一声,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对方一击杀死,他心里却是没有害怕,反而直接朝着李子木这边冲了过来。

    “不识时务”李子木淡淡的说了一句,摇了摇头挥了下手中的剑,转身轻松的躲过了对方投掷过来的短刃。

    连同伴都死了,如果李子木是他的话,现在要做的应该是转身就跑而不是迎上来。

    “憎らしい”中年人狠狠的说了一句,如今原野已经死了,自己一个人对付李子木也太吃力了一些,如今已经变成了被动躲避的局面。

    手中的追星剑在黑夜中依旧是散发着淡淡的寒光,李子木快速的朝对方刺了过去,目标直指心脏部位,他也同样是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呲!”一阵尖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了出来,匕首和剑锋之间竟然擦出了一点火花,最后李子木将剑轻轻的别了一下,中年人心里一惊,虎口一震手中的匕首竟然没有握住被震飞了出去。

    然而还来不及震惊对方的剑又刺了过来,同样又是对着他的心脏,速度之快让他连后退都来不及,只能再次举起左手中的匕首想要抵挡这次攻击。

    但是左手的力量却不及右手的一半,眼看着剑锋就要刺中自己的心脏了,他心里一发狠左手一用力,硬是让剑锋偏了几寸刺进了他的肩膀。

    李子木心里不禁赞叹了一下对方的果断,他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虽然对方展现的魄力让他赞扬,但是却没有想要放过他的意思,抽出追星剑想要给他最后一击。

    “长老!”中年人不顾肩膀处传来的剧痛大喊了一声,快速的朝后面退去,如今他再也没有了和李子木对抗的力量,再不退的话留下来绝对没有活口,只能把期望寄托在暗中的大长老了。

    李子木嘴角微微上扬,没有追上去而是转头去了另外一边,因为此时的蚩灵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再不出手相助后者可能会死在对方的利刃之下。

    “嗯?”蚩灵咬紧牙关抵抗着对方的进攻,几分钟下来她的手都有些麻痹的感觉提不上劲,对方的力量在她之上,再这么下去自己手中的短笛也只有被震飞的下场,然而当她全心投入到抵挡对方下一次的进攻时,后者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没受伤吧?”李子木拔出了刺进对方身体的剑甩了甩剑身的血迹对着蚩灵说道,后者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李子木的一剑直接刺进了对方的心脏。

    “没有”蚩灵大喘着气说道,要是再晚来一会儿的话说不定就会了,没想到这么快李子木就已经解决了对付他的那两个人过来帮她了,这等实力绝对比她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你过去帮张靖阳,对方还有一个人还没有出场呢”李子木笑了笑说道。但凡是五个人以上的集体行动,背后肯定会有一个长老助阵的,这是青木流雷打不动的规矩,这次应该也是如此,从刚才那个人喊了一声长老他就知道了。

    “相手は三人でも解决できないの?”一个声音低沉的说道,语气中的威严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あの若い人はあまりにもすごい、私と野原は相手ではない(那个年轻人太厉害了我和原野不是对手)”

    相田捂着自己的肩膀说道,虽然后者同样也是突忍的级别,但是他却是刚达到突忍,而后者已经在突忍之上三十年了,其中的差别可不是一点半点,不然也不会坐上长老的位置。

    “廃弃物”老者淡淡的说道,脸上的刀疤随着嘴唇的蠕动也跟着动了起来,看上去格外的狰狞。

    “你们谈完了没?”李子木站在原地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些长老就喜欢摆着个架子,什么事情都让小的去干,搞砸了又骂别人废物,真是有些意思……

    “荒木应该也是你杀的吧?不然你怎么可能打得开千层锁”老者淡淡的说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应该在荒木之上,从原野被杀死相田肩膀被刺重伤就看得出来。

    “随便你怎么想”李子木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对方说的那个什么荒木应该就是上次在闽海被他杀死的那个岛国人了。

    不过这些人竟然以为千层锁的打开方法是荒木告诉他的,要是让荒木知道被人戴了个叛徒的帽子,估计死了也不会安心,李子木心里想道……

    “年轻人,为什么我感觉在哪儿见过你?”老者疑惑的问道,从李子木开始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说不定还真见过呢”李子木笑了笑,慢慢的朝他走了过去,眼前这个长老的废话着实有些多,让他都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只好自己主动出击了。

    “可能是我老糊涂了吧……”老者摇摇头说道,丝毫没有因为李子木朝他走了过来而感到惊慌。

    一个年轻人而已,他见过很多天才,不过都没有一个这么年轻就能够超越他这个水平的,当然了,除了三十年前的那个年轻人除外,如今对方应该已经是门主那种级别了吧?说不定还要更厉害一些,老者心里想道,他永远也忘不了三十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刚刚通过突忍级别的考核,三十岁就成为突忍这在整个青木流的历史上都是为数不多的例子,他当之无愧的被人称作是天才。

    可是那天那个年轻人,只身闯入他们青木流,凭着手中的那把黑色长剑,将三大长老的联手攻击化为徒劳,四大突忍身受重伤,而他的脸上也同样被对方划了一道难看的伤疤。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张年轻的脸,一个比他还年轻的面孔,实力竟然恐怖如斯,在三大长老的围攻下竟然毫发无伤,而且还取走了门中的镇门之宝,将四大突忍打成重伤,最后却是安然离去。

    门主回来后大发雷霆,在岛国发布了最高层次的通缉令,结果却是徒劳无功,连人家的影子都没有看着,反而岛国门派中的高手却在逐渐减少,没办法只能就此作罢。

    老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三十年过去了,他也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嫩头青,当初因为自己一激动想要留住别人,结果脸上被划了一道,后者却是没有要他的命,这件事情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心魔如何也解不开,他知道这辈子想要解开已经没有希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