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121章 心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定赔给你!”蚩灵小心翼翼的说道,她刚才洗碗的时候还在观察这碗上的花纹呢,看样子好像比普通碗要好一些,一个应该要上百块差不多……

    “额……”李子木差点儿没忍住就想说你赔得起么?主要是说出来价格怕吓到她,这姑娘真当北宋汝瓷是大白菜么?说赔就赔的……

    “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把我包里的琉璃碗给你好了,算是抵得过这个碗了吧?”蚩灵睁大双眼看着李子木说道,她那碗怎么说也值个十几二十万的,在她看来换李子木这碗绝对是抵得过了。

    “算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来”李子木摇摇头说道,他可不敢再让她来洗碗了,照这么下去就算他有再多都能让这姑娘给摔没了,强行将她手上的橡胶手套拿下来自己带上。

    “你把这里收拾了就行,扫帚在那边”李子木指了指那个方向说道,他不是在心疼钱的问题,这点儿钱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是在心疼这汝瓷,因为这东西现如今已经没有多少在世上了,摔碎一个就少一个,岂是用价钱可以衡量的。

    蚩灵则是瘪了瘪嘴,不就是一个碗么,至于这么肉疼的样子嘛,小气吧啦的。要是她知道这碗的价值的话,才知道李子木对她有多大度了……

    “还有什么事情么?”李子木把碗洗完放好之后转过身来看她还站在厨房里,淡淡的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下午睡了一下午现在睡不着了”蚩灵小声的说道,今天下午在车子的后座上躺着睡了一个下午,现在反而是没有睡意了。

    “我先上去了,你随意,只要别没事儿摔东西就行……”李子木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说道,抱起桌上的布丁转身朝楼上走去,至于蚩灵睡不睡得着,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看着李子木转身上楼的背影,蚩灵气鼓鼓的朝他捏了捏小拳头,什么嘛,成天到晚板着个脸,好像谁都欠他几百万似的。

    看着他上了楼梯走在二楼的走廊上,没有进房间反而朝那边客厅模样的地方走去,蚩灵眼珠子转了转,轻手轻脚的跟着上去了……

    “哇!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吧台!那你还去酒吧干什么呀”蚩灵走到二楼之后朝李子木去的方向走,就看见了后者站在一个吧台上倒酒,不由得感慨了一句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吧台,不客气的坐了过去,将李子木刚刚倒好的红酒端了过去,意思很明显,就是我也要喝。

    没办法李子木只好自己又重新倒了一杯。蚩灵坐在吧台边上逗猫,李子木则是坐在吧台里面看书,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诶,李子木,你们家是干什么的?应该很有钱吧?”蚩灵逗了一会儿猫转过来用手撑着头看向吧台里的李子木说道,这房子这么大,怎么说也要花不少钱,而李子木看上去又是饱读诗书的样子,应该从小就不缺钱。

    “种田的”李子木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他有没有钱跟家里面有什么关系?他们家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每年扣除赋税也就刚好够吃饭的而已。

    “啊?”蚩灵张大嘴巴愣了一下,看他这个样子不像是在撒谎啊,种田能这么有钱?你家种的是摇钱树吧……

    “冒昧的问一句,你父母走了多久了啊?这些年你一个人生活应该不容易吧”蚩灵好奇的问道,对于李子木说他家里面是种田的她是不怎么信的,怎么看来也给他留了一大笔遗产才对,不然哪有钱买这么大一套房?

    “关你什么事,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李子木瞟了她一眼说道,他根本就没有要回答她问题的想法,至于这些年过得,好像也没有多不容易,反正活着活着就活习惯了……

    “唉,突然有点想家了,想姥姥姥爷,爸爸妈妈”蚩灵叹了口气自顾自的说道,她还是这一次出远门,从来没有离开家这么久,不由得有些想家了起来。

    “你家住在哪里啊?应该不是这闽海本地的人吧?”过了一会儿蚩灵又问道,上次自我介绍的时候李子木只说了一个名字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说,所以对于李子木是哪里的人她还不知道。

    见李子木坐在一边专心看书没有回答她的话,她便不再说话了,趴在吧台上安静的看着他。

    她发誓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男孩子,鼻尖都快要触碰到李子木的发梢了,后者的头发有种很好闻的味道,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够看到他轻蹙的眉头,细长得过分的睫毛,还有高挺的鼻梁。

    至于他手中的书,蚩灵则是看不懂写的哪国的文字,不过这个不重要,眼前的这个男孩子,无论干什么都是这么冷静理智。

    经过了这一次的国庆长假后,她对李子木又有了新的认识。后者就好像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一样,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都是毫无挑剔。

    李子木看完手中的这一页,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一点钟了,想了想是该睡觉了,结果一抬头发现蚩灵正在呆呆的看着他,两张脸的距离不过就是十来厘米而已,他甚至能够清楚的看见她瞳孔里面倒映出的自己。

    蚩灵对于李子木的突然抬头则是吓了一跳,连忙坐直了身体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两只手抱着酒杯不敢看李子木的眼睛。

    “早点休息吧,少喝点酒”李子木看了她一眼说道,对于后者喝醉了要发酒疯说胡话这个事情他还是记忆犹新的。将杯子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转身出了吧台,抱着布丁去走廊另一边的卧室去了。

    蚩灵坐在吧台边看着李子木抱起布丁亲昵的样子,李子木从来都没有对别人笑过,甚至连职业性微笑都没有,但是对于这只猫却不一样,因为每次李子木抱布丁是露出的那种亲昵的笑容,才让她知道原来这人也会笑。

    看着李子木转身离去的背影,她静静地坐在吧台边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