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126章 追悼会
    “树欲宁兮,风不止,子欲养兮,亲不待。长生百年岂足,哀哉天降不幸,竟然撒手长去,留下满目凄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司仪拿着话筒假装自己很心痛的说道,那表情,真像自个儿家死了人一样,没得说,就是专业就对了。

    此时的体育馆人头涌动,全是身穿黑色西装黑色长裙的人,年龄有老有少。中间的大桌上摆放着一张大大的黑白照,照片上的人嘴角轻抿,安静的看着前方,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作丹心照汗青。王洛华同志四十九个年轮的人生之路是所有相知相识的人永远的遗憾,永远的伤痛。”司仪大声的说道,这种场合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毕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肚子里没点儿东西谁愿意掏钱请他?

    “但是他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对工作的敬业、对老人的孝敬、对家庭的负责、对女儿的关爱、对朋友的坦诚,则永远铭记在亲朋好友的心中。青山永在,英名长留,让我们永远记住这样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人!”

    台下鸦雀无声,这种场合稍微懂点事儿的人都知道不应该大声喧哗,今天来参加王洛华追悼会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一些年轻人,只有少部分的他生前的同事和亲戚朋友。

    “竟然来了这么多人”蚩灵小声的说道,今天她一袭黑色长裙,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马甲,长发用发夹固定着,乍一看有种超脱于这个年龄段的成熟魅力。

    李子木站在旁边没有搭话,整个体育场今天都是来参加追悼会的,大致也有五六百号人,所有人都是黑衣黑裤,只有场中跪着的王雪灵身穿白色粗布孝衣。

    别看人这么多,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校大学生,而这中间他们历史系又占了一大部分,没办法学校规定了历史系的人必须到场。

    对于追悼会,李子木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活了这么多年,他自己都记不清参加了多少个朋友的追悼会了,甚至有时候他还会参加一下自己的追悼会……

    等着司仪结束了自己的谈话之后,就是大家开始献花的环节了,花是统一的白玫瑰,在最开始进来签名的时候就发了一朵,用来大家献花用的。

    这么多人,人手一朵白玫瑰那得献到什么时候去?所以在场的人中,只有一些人手中才有花,李子木几个人手中都没有,因为这次他们是以学生的身份来参加追悼会的,所以献花每个班有一个代表,这种事情李子木肯定不会去的,自然有人抢着来。

    今天来的人都有自己明确的站位,王洛华生前的朋友同事等等站在最前面,后面则是从学校毕业出去了的王洛华的学生,而像李子木这种在校学生,和王洛华关系不大被学校硬性要求过来的,则是站在最外围的位置。

    “沈金的死因警方已经查出来了”李天站在李子木旁边轻轻的说道,他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听他老爸说的,不然他也不知道。

    “嗯?是什么?”李子木头也没偏的问了一句,查出来了?他嘲讽的笑了笑,真要有效率早都查出来了。刀锋做事向来都是明目张胆的,在现场一定能看到那个匕首标志,现在才查出来,这群人的效率也太低了些。

    “是个国际组织干的,不知道沈家这次得罪了什么人”李天转过头来看着李子木的侧脸说道,他只能猜测,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应该和李子木有一点关系,因为后者太神秘了,现如今他知道的关于李子木的消息就是他来自巴蜀,其他的便一概不知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李子木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对于这个调查结果也在他意料之中,不过想要通过刀锋知道他这个幕后主使人,一般人绝对是做不到的,所以他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个事情。

    “不过这两天沈家倒是反常的安静了下来”李天实在从李子木脸上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好放弃了。

    李子木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场中的人挨个走过去献花,他有一天真的死了的话,会有谁知道他呢?他连一个算得上是好朋友的人都没有,家属就更别提了,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落寞。

    平静?除了平静他沈光文莫非还有其他的办法么?李子木心里嘲讽道,就算知道了是刀锋做的那又怎么样?连国际警察都找不到刀锋的踪迹,他还不信这沈光文能翻出什么花来。

    “今天大家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前来为父亲送行,值此与父亲告别之际,我谨代表我的全家对每一位关心,帮助过我们父亲的领导、同事和亲朋好友致以最诚挚的谢意!谢谢大家!”王雪灵拿起话筒哽咽的说道。

    对于她父亲的死因,校方和警察都曾经找她谈过话,希望她能够将这件事情保密。对于这种请求,已经上大二的她自然是能够理解。

    毕竟父亲被人谋杀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难免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问题,而且警方也在不留余力的办案,所以懂事的王雪灵并没有把父亲的死因公开出去。

    或许当初王洛华并没有想到自己写的一篇普通的文章竟然能够引起如此大的风波甚至要了他的命吧?李子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这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没有一点儿自保的能力,一旦卷入漩涡中,想要脱身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整个体育场又再一次响起了哀乐,外面的礼炮一个接着一个的响着,李子木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快十二点了,一个追悼会开了有三个小时,倒也差不多。

    有秩序的排队走了出去,李子木没有上前和王雪灵交谈,两人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后者现在也没有心情说话。

    出了体育馆李子木径直朝停车场走去,今天是星期六没有课,所以他自然是回去吃饭了,开着车子径直出了校门驶在马路上,看着街边有说有笑的人们,他的心里不起一丝波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