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142章 舌蛊
    “为什么我不能贷款?”沈光文对着银行经理说道,最近公司上个季度的利润主要都用来投入到下一个季度的产品制造中了。

    剩下的一些用来支付员工的工资还有年终奖等等,再加上还要对自己的公司数据造假问题进行一系列赔偿,公司的流动资金计划不足以支持,只能来向银行贷款了。

    “因为您有一个贷款年限快要到了,最近贵公司出了一些经营问题,所以我们决定暂时不再对您进行贷款业务”经理微笑着说道,最近沈家风头正盛,谁敢再借钱给他?

    “我作为沈氏集团法人代表以公司作为贷款担保,为什么不行?你是觉得我沈氏集团支付不起你这点儿利息么?”沈光文轻吸了一口气冷笑着说道,他沈家还没倒呢,这些人就开始怕这怕那儿的了。

    “实在是抱歉,其实想要办理贷款业务也是可以的,不过必须要有第三方担保人才行”经理依旧是微笑着说道,这年头的什么董事长,大多都是贷着款过着富人的生活,之所以银行愿意贷给他们,不过是看他们有偿还能力而已。

    但是沈氏集团这一个星期的股票市场走势却是让他们有些犹豫了,每天的结果都是在跌停板里,挂单卖出的多到排队都能排到太平洋去,而买入的却是没多少,这种情况他们可不敢再贷款给他了。

    除非有个第三方担保人作为担保才可以,而且这个担保人还必须具有偿还能力,具有这个资格的闽海一共也没有多少。

    “呵呵”沈光文披上外套,站起身带着两个保镖往办公室外面走去。这一个星期沈氏集团的形势都不容乐观,本来快要谈下来的单子对方又临时反悔了,公司里面大多人心惶惶。

    他知道沈家这次是惹到什么人了,他也有想过这件事情是李子木干的,但是这个ZM公司他已经查过了,并没有任何关于华夏人的影子,这让他有些头疼。

    原本一向友好的闽海几个大集团,现在却都是保持着一个不清不楚的态度,向他们借钱都是资金周转不开或是随便借个一二十万应付了事,没想到现在连银行都不肯贷款给他了。

    等着司机拉开车门,沈光文紧了紧衣领坐了今天,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拿起手中的电话,对着孙神圣打了过去,如今最后一步也就只有靠着孙神圣了,这家伙每年收了他不少钱是时候该拿出点儿什么来了。

    “孙哥,这次你可要帮帮老弟我”沈光文看电话接通了,对着那头的孙神圣说道,公家出面作担保的话,他要拿下来的贷款就轻松多了。

    更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订单量的问题,他工厂里还有很多制造了一半的半成品和成品,只有一些签了长期合同的订单,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如果公家出面帮忙的话就轻松多了,解决掉他的囤货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他早在之前就想到了这一点儿,所以很早之前就和孙神圣搭上了线,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这点儿他早就准备好了。

    “那是,咱们是什么关系,肯定是要帮忙的是吧,你说说看什么情况”孙神圣靠在沙发上抽着烟说道,沈光文给他打电话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老弟最近过得有些糟心啊,厂里货拿不出去了”沈光文坐在车里说道,听到孙神圣的话他心里都轻松了一些。

    “嗯嗯,我给你看看有没有办法,你先别急,我这马上开会了,有空再说”孙神圣不慌不忙的说道,还不等沈光文接过话头,他就直接按了电话。

    将电话放在桌上,孙神圣笑了笑,这年头,干什么都是看钱,没钱谁愿意替你干事儿?至于沈光文,虽然说每年确实都在给他钱,但是他也不是没给他好处,所以这个他倒是不觉得愧疚。

    但是现在又有了新的主顾出现了,卡尔这人倒也上道,回头就将说好的事情办了,他们这种交易,说句不好听的是见不得光的,所以自然是有专门的方法,你送了之后手上没有证据,他收了之后账上不会多钱,至于干不干事,那就全看自觉性了。

    不过孙神圣也不是拿了好处不干事的人,他还想着还有下一次呢,所以这次沈光文打电话过来,他却没有急着答复,反正拖着就行了,第一次开会第二次忙,三四次不接不就行了。

    沈光文听着电话里的断线声音,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虽然说孙神圣口头上是答应了帮他办事,但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他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秦朝时期的权力框架大致已经变得成熟,而汉承秦制只是改了一些比较次要的矛盾,主要还是模仿秦朝建立的权力机关,后世大致也同样是如此,这个我们以后会讲到”讲台上的老头儿带着一副老花镜慢悠悠的说道。

    “喂,李子木,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没有和你说什么吧?”蚩灵偏过头去看着李子木轻声的问道,她总觉得自己那天晚上和李子木说了些什么事情,好像很重要的样子,但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没有”手中的笔慢慢的随着手指转动着,李子木看着台上的老头儿讲课,罕见的回答了她一句话。

    看样子是真的不记得了,李子木心里想道,幸好当时他们两个是在外面庄亚豪他们没有在场,不然的话其他人知道了就有些尴尬了。

    “是吗?那就好”蚩灵松了一口气看着李子木说道,没有就好,要是自己心里的那个秘密被其他人知道了的话,那该多丢脸啊,她只想藏在心里而已,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然而蚩灵不知道的事,她那点儿心思早就在喝醉了之后自己说出来了,这小娃娃还真是个奇葩,李子木心里想道,他根本就没有和她说过几句话,后者就莫名其妙的说喜欢他,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被虐的恶趣味么。

    “对了,你那儿有没有舌蛊?有的话给我一个”李子木想到什么说道,蚩灵是养蛊的,这种简单的蛊应该是有的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