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186章 柒月
    “两位公子快里面请”李子木和张靖阳刚走到门口就被这群莺莺燕燕给团团围住了,站在门口的老鸨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热情的对李子木二人说道。

    “找个好点儿的座位”李子木将一锭钱扔给她淡淡的说道,来青楼的人,也不都是来找女人的,古时候许多文人雅士也经常往青楼跑,只不过是坐着喝点儿东西听听曲而已。

    “公子请跟我来,阿莲,让小二端些好酒好菜去天字阁”老鸨接过李子木扔过来的一锭金子,眼睛一亮,这钱拿来买个最好的座位和酒菜都还剩下不少,不过青楼的规矩就是不找零,所以这剩下的也就全进她的腰包里了,心里自然是美滋滋。

    胭脂楼分三层,第一层大殿中央一个戏台,下面的座位是人字阁座。二层阁楼是地字阁,外面走廊设有桌子,后面是房间。第三层是天字阁,和二楼大体格局差不多,不过布置得更为豪华一些。每一层都可以看到下面的中间的戏台上面的演唱。

    “我们胭脂楼有很多姿色上佳的清吟小班,不知道能不能入二位公子贵眼呢,我先带你们去坐的地方,一会儿便派人上来任您挑选,不知道公子有没有熟识的录事?”老鸨热情的说道,一边走在前面带路。

    “不用了,我们只想听听曲子喝点儿酒”李子木淡淡的说道,他来胭脂楼不是来找女人的,只不过是茶馆儿坐着喝茶没什么意思,正好蚩灵去睡觉了,他便想着出来喝点儿东西。

    青楼当班儿的那个女人一般叫做老鸨,年轻一点儿的一般人们称呼为鸨儿,再老一点儿叫老妈子,职业大概就是向客人推销自己楼里面的女人。

    之所以叫老鸨,是因为开青楼的绝大多数都是女性,而鸨是一种已经灭绝的鸟类,据说这种鸟类没有雄性只有雌性,所以就用来称呼青楼的老妈子了。

    张靖阳一听李子木说不要女人,心里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们来这里就是单纯的喝酒听曲儿的,没有他心里想的那么不堪,可笑的是他先前还担心这纠结那儿的。

    “两位公子好雅兴,今晚胭脂楼的节目可是精彩的很呢,希望两位公子玩儿得尽兴”老鸨一听李子木说不要女人,心里却并不生气,领头的这个年轻人一出手就是一锭金子,对于青楼的这些胭脂俗粉,自然是看不上的,这种眼力劲儿她还是有的,所以倒也在意料之中。

    李子木跟着她径直朝三楼走去,这里他还是熟悉的,每次鬼市开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坐一会儿,因为安静呆得久了对于热闹总是有些心生向往的。

    今晚的胭脂楼人满为患,一楼大殿的座位上早就坐满了人,二楼地字阁的走廊上也有不少人了,这里面可比外面暖和多了,因为人多,而且有炉火升温,整个胭脂楼热闹非凡,到处都能看到人。

    不过三楼天字阁的人却是不怎么多,因为这每一层楼的价格都是不一样的,一楼最次,大多数普通人的价位,二楼居中,放在现在就是小康水平,三楼则是最高级的地方,有钱的人才享受的待遇。菜色大体相同,只不过服务不一样,这种行业,就和现在的休闲会所差不离,卖的是档次。

    “二位公子这边走”老鸨带着李子木两人上了三楼,顺着走廊往对面走去,李子木大致的瞧了瞧,这三楼不过就两桌有人而已,正合他意。

    “稍等片刻,酒菜马上就来”老鸨热情的说道,将李子木二人带到一个座位旁边,这里是一个看台,外面有帘珠挡着,矮桌,下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毛毯,后面是一个客房,用来休息的地方,在这里,除了一楼大殿人字阁以外,地字阁和天字阁都是一张桌子对应一间客房的,买座位就等同于买房间。

    说罢老鸨便放下帘子往外出去了,李子木和张靖阳两人对着盘腿坐下,从这里看下去正好能将整个舞台都装进眼里,此时上面正有一群姑娘在跳舞,台下观众一片叫好。

    这要是放在古代,胭脂楼的规格也算是一座比较大的青楼了,所以各种服务也算是比较丰富,而且助兴的节目种类也很多,同时,这里的女人也分为很多种,各有各的档次和价位,在这里,找个女人并不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不多一会儿几个女人便人手端着一个木盘上来了,老鸨拉开帘子,几个女人便径直走向桌子边跪下来,将盘子里的酒和菜优雅的放到桌上,又站起身走了出去。

    这些女人都是有自己的价位的,只不过胭脂楼选人的标准很高,大多都姿色挺不错的,而且这些人都是自愿报名的,倒也无人强迫,不过那是李子木还在的时候,现在是不是这样他就不知道了,他也没这闲心管这种事情。

    “来,喝点儿酒暖暖身子”李子木拿起酒壶给张靖阳倒了一杯笑道,后者看上去有些拘谨。

    “原来以前的青楼就是这样的”张靖阳笑了笑说道,他算是开了眼界了,来青楼也不一定是来找女人的,是他思想狭隘了些。只不过李子木看上去好像对这些很熟悉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些诧异。

    李子木笑了笑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将杯里的热酒全部倒进嘴里喝下去,这里卖的酒都是古时候的那种米酒,闻上去有种淡淡的香味,微甜,味道还不错,入口顺滑,这刚温的酒一口下去直暖至胃间,在这大冷天里确实是一种享受。

    两人一边喝着温酒一边吃着胭脂楼里的下酒菜,同时也欣赏着楼下台子上的舞曲。原来古人闲暇时候的娱乐也这么有意思,张靖阳心里想道,作为一个现代人,他早已习惯了现代人的休闲方式,头一次体会这种古人的娱乐体验,倒也称得上是新鲜。

    “柒月!柒月!”一舞作罢,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同时还有许多什么柒月的呼声,李子木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这些人对于这个即将上场表演的柒月呼声挺高的,想来应该是胭脂楼的当红女子了。

    今天只有两更,明天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