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187章 《过秦》
    每个青楼都有自己的当家花魁,大致可分为两种,一是只卖艺的,一种是兼卖身的。不过既然是花魁,那肯定就是容貌兼才艺都很出众的了。今晚兴致不错,连李子木都有些好奇起来。

    等台上的舞女们纷纷退往幕后之后,台下的观众便更加热烈的叫着柒月的名字了,不多一会儿便看见一蒙着面纱的女子从幕后缓缓走上前台。

    “都看不清脸,这些人在热闹个什么劲儿啊……”张靖阳摇摇头说道,他本来以为这些人见过柒月的容貌呢,看样子并不是,只是没有看到容貌,便已经有这么高的呼声了。

    “正常,有时候看清了反而就没这么高的兴致了”李子木笑了笑说道,夹了一颗花生丢进嘴里,半遮半掩有时候更能让人有欲望一些。

    女子一束黑发盘在脑后用簪子别着,身穿一身翠色长裙,个子并不高,脸型是规矩的瓜子脸,脸上带着面纱只露出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仿佛可以勾人魂魄般,让得台下的观众都丢了魂。

    不过李子木的注意力并不在她的容貌上面,而是在她手上拿着的乐器之上,那乐器似琴,却又和琴不同,和现在社会的吉他差不多,只不过面板更为细长一些,方方正正的。女子左手提着将一头放到自己的腿上,右手拿着一块竹尺。

    这乐器李子木很熟悉,几千年前的玩意儿了,没想到又再一次看见了,这种乐器名字叫筑,当年燕国很流行的一种乐器,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会击筑,倒是让李子木提起了兴趣。

    筑这用乐器他也会,比较简单,但是女人击筑,却是很少见的。因为这种乐器敲击出来的声音相对于其他乐器来说较为低沉,如果配上男性的声音更为融合一些。

    “感谢各位的抬爱,柒月在这里给大家献上一首曲子”台上女子站起身微微一鞠躬说道,声音听上去有些轻灵,本身年龄应该不大,李子木看着下面那女子心里想道。

    台下便是一阵欢呼声和掌声,更有口哨声叫嚷着柒月摘下面纱的,不过后者却并不予理会,说罢便坐下身来,左手抚琴,右手执尺,眼神便霎时间黯淡了下去,左手往上抬了一点高度,手中的竹尺往下一敲,便听见了第一声。

    纵使台下的观众依旧没有安静下来,台上的柒月却是自顾自的击着筑,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对她造不成丝毫的影响,嘴一张一合和着这筑声,声音却和先前说话不一样,虽说空灵,但却透露着沉重的哀伤。

    “这曲子,让人听了竟觉得伤心”张靖阳眉头轻皱看着台下那女子说道,歌声和筑声响彻整个大殿,虽说他听不懂这词,也没见过这琴,但是音乐所传递的情绪,他却是很清楚明了。

    李子木同样是眉头紧锁看着下方,他不是在为这歌声哀愁,而是在为这故事哀愁,能听懂这曲子的人很少,能听懂这曲子背后的故事更少,能知道这曲子来历的,却只有几个。

    这首曲子,名字叫做《过秦》。

    原本是没有名字的一个曲子,只是后来李子木代为作了个名,第一个敲出这调子的人,名字叫做高渐离,第一次唱出这词的人,名字也叫做高渐离,这首用燕国话唱出的歌曲,却是在秦国咸阳宫唱出来的。

    初闻不识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第一次听这歌的时候,说实话李子木没有听懂。那天咸阳下着蒙蒙细雨,天空灰沉沉的,整个宫殿都在透露着哀伤,那个面容憔悴,眼睛蒙着一块布片的男人,悲怆的唱出了这首歌,这首为六国苍生所唱的歌。

    高渐离这人,李子木只见过一面,见面时就是这首歌,死之前也是这首歌。

    这世上凄惨的人这么多,但是能够让李子木记住的人很少,这高渐离就是其中之一。

    故事发生在嬴政统一了六国之后,但是早在这之前,这故事就已经注定了要发生了。

    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这是高渐离和荆轲之间的友谊,也是他们共同所谱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在这之后,荆轲就走了,带上了一个被那庞大宫殿给吓瘫痪的从小就以杀人为乐的秦武阳。

    后来图穷匕见的故事就出来了,荆轲失败了,而随之来的,便是燕国的灾难,太子丹被其父亲杀死献给嬴政,不过依旧是没熄灭了嬴政心里的怒火。

    连坐之罪牵扯到的人太多了,和荆轲有过联系的旧人纷纷被抓住杀死,随之燕国也灭亡了,从那之后高渐离便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涯。

    李子木见到高渐离的时候是他被嬴政抓住之后的事情,因为高渐离的歌声闻名天下,所以嬴政并没有杀了他,而是让他留在咸阳宫里给他唱歌助兴。不过为了防止高渐离有杀心,嬴政便直接将他的眼睛熏瞎了。

    之所以选择熏瞎而不是直接刺瞎,只不过是嬴政认为直接刺瞎会伤到高渐离脑袋里的神经影响他的歌声而已,仅仅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那筑里的铅最终还是被嬴政发现了,最后的结局就是高渐离被嬴政怒而杀死。一个音乐家,最终选择了走上一条刺客的路,在知道自己早已没有希望了的时候,依旧倔强的想要刺杀嬴政的决心,国破家亡之恨啊,李子木心里感叹道。

    荆轲刺秦失败,激起了六国旧部刺杀嬴政的决心。而高渐离的失败,则是激起了六国百姓推翻秦朝的浪潮。

    这柒月竟然会唱《过秦》,李子木心里有些惊讶,在他的眼里,会唱的代表不仅是能背下歌词和曲调而已,会唱指的是会唱出歌中的灵魂,那种对敌人的仇恨和对自身处境的哀伤。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李子木只是听出了她的故事而已,他早就已经过了仁慈的年纪。

    看来,眼前这女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非处境艰难,击不出《过秦曲》。非身负仇恨,唱不出《过秦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