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237章 秦朝旧事
    “用你的血”李子木一边抵御着王雪灵的攻击一边说道,对付这种极阴之物,要用纯阳之物才行,张家人因为其工作性质的关系,从小就要吃一些纯阳之物用以抵御地下的那种阴寒,所以张靖阳的血也是纯阳之物。

    要是用他自己的血,到时候这鬼魂会发生什么变化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的血液有些特殊,恐怕到时候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嗯嗯”张靖阳点点头说道,毫不犹豫的咬破手指,拿出一张符黄纸,用指尖流淌的血勾画着勒令符。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张靖阳一边以指为笔勾画出勒令符的符头一边念着符咒。

    “符胆请原始天尊,否则无效”李子木嗓音低沉的说道,符咒之法自古以来便有,这是通神之宝,不过也是要看时间请神的,如今的符咒,符胆请的都是张天师。

    但是眼前这白妃是秦朝的鬼魂,张天师是后朝才有的,所以符胆请他根本没用,必须要用秦朝之前立的神才可以,他们道家秦朝往前也就只有三清老祖可以请了。

    符胆是一张符令的灵魂,是符的主宰,一张符能否充分发挥效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符胆镇守其中。

    “好”张靖阳皱着眉头点点头说道,没有问原因,便开始下笔了。这符咒可不是随便画的。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李子木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张靖阳也没有多问。

    “这!”张靖阳惊骇的看着手中的纸黄符,以往画符,都是用朱砂来勾画,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自己的血画。二来这次请的不是张天师,而是道家更老的三清之首原始天尊。画这符头的时候,他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到了符胆唤天尊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画不动!

    “凝神守心,以血气运行”李子木看他迟迟不动笔说道,符咒之法,那些朱砂为引的,只能镇镇小鬼,想要镇这种千年的鬼,必须要用更厉害的符咒才行。

    张靖阳听了李子木的提醒,连忙闭上眼睛凝神聚气,心中默念着请天尊的咒语,只感觉自己的手在自主的勾画着,每下一笔,身体中的血气便流失了几分。

    等着叉完符脚睁开眼,蚩灵看着张靖阳,此时后者脸色苍白,嘴唇都乌青了几分差点儿站不稳。

    李子木见他气血不足,一脚将缠着自己的王雪灵踢到床上去,接过张靖阳手中鲜血淋漓的符咒,快速的朝床上刚被他踢过去的王雪灵奔去。

    “一笔天下动,二笔祖师剑,三笔天下鬼魂共屈之”李子木嘴里轻念着咒语,捉鬼这一行当,他几百年前就会了。

    “啊!”符咒刚贴上王雪灵眉心,房间里就响起一阵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周围的烛火就全部熄灭了,不多一会儿四下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死了吗?”蚩灵坐在蒲团上擦了擦汗说道,刚才的场景着实有点儿恐怖。

    “还没死,只不过是被逼出了王雪灵身体而已,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张靖阳脸色苍白的说道,语气里透着虚弱,这一张符用到的血并不是很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一下子就虚弱了。

    李子木打开手电筒看着床上安静闭眼躺着的王雪灵,此时后者身上的紫斑已经消失不见了,只要这符咒还贴在她的眉心,那鬼就绝对不可能再上得了她的身,这点倒是不用担心。

    “出去看看”李子木淡淡的说道,将王雪灵放在床上躺好转身下了床榻,这鬼魂已经不在这房间里了,他们今天必须要找出来才行,不然的话王雪灵永远都好不了,如今他们已经知道王雪灵身上的诅咒源头所在了,自然要消灭了。

    “你没事吧?”蚩灵扶着张靖阳说道,后者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那符真有这么恐怖?电视里那些抓鬼的电影,用的符不都是一抓一大把随便扔的么……

    “不碍事,休息一会儿就好”张靖阳摇摇头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他是帮不上什么忙了,现在连动都没力气动一下,更别说抓鬼了。

    这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放下来了,按照道理来说这里面一点儿风都没有,绝对不可能说是风吹下来的。李子木拾起地上的太阿剑,抬脚往那红色帘子处走去,轻轻的将帘子往边上撩。

    “皇上!洛狄妃的死真的与臣妾无关,还请皇上明查啊!”李子木一撩开帘子,外面的景象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的小房间如今已经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宫殿,此时白妃正跪在地上被后面两个士兵押着,而她面前,一个男人站立着,他的怀里横抱着一个女人,女人嘴角泛着一丝血迹。

    “这是……”蚩灵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疑惑的问道,他们外面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宫殿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突然间多出来了这么多个人。

    “这是幻境”李子木淡淡的说道,那个男人他见过,不正是秦始皇嬴政么?他怀里抱着的那个就是洛狄妃了吧?面容上来看就是一个典型的欧洲人,白皮肤高鼻梁,脸上着了装,穿的是秦朝时候的长袍,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

    这应该是那个鬼魂制造出来给他们看的幻境,三个人没有说话,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此时的白妃还没有死。

    “绛雪啊,事已至此,你怎还是如此不知悔过,呵……”嬴政重重的叹了口气。

    痴痴地看着怀中的人儿,眼睛轻闭就如同熟睡一般,过了好一会儿,他便抱着洛狄妃往后面走去,临走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你也随她去吧”

    “皇上饶命啊,皇上!皇上!”

    此时他们面前的场景又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这是一个花园,周围全是火把将整个花园照得透亮,这花和树也是假的。

    过了几秒钟,便看见两个士兵押着还在哭哭啼啼的白妃从小径走进了花园。

    “皇上饶命啊!”此时的白妃还在哭喊着嬴政。

    “聒噪!”一个士兵凶狠的说了一句,一个手刀下去白妃就晕了过去,两个士兵对视了一眼,又四下看了看周围没有一个人,嘴角泛起一丝淫,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