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239章 相由心生
    蚩灵睁大眼睛看着井底的李子木,只见他一只手撑着井壁,似乎脚在鼓捣这什么东西,过了好一会儿,黑色的水面开始冒起一个个水泡,似乎是沸腾了一般。

    “你还是不要看到的好……”下一秒,张靖阳就将手蒙在了蚩灵的眼睛上淡淡的说道,这个情况再明显不过了,李子木在下面淘到了东西。

    李子木将脚放到尸体的腰部位置,慢慢的往上抬,过了好一会儿,黑色的水面上露出了一点点白色,借着水的浮力,他左手轻轻的托着这尸体。

    唉,心里轻叹了一口气,两千年了,这尸体竟然还没有腐烂,就是水泡得发胀泛白了,四肢僵硬浮肿,眼球全是白色的,里面还有一些泥垢,头发搅成一团,看上去着实有些丑陋。

    “怎么了?”蚩灵一听四周安静的没有一点儿声音,不由得心里好奇,将张靖阳的手拿开往井底里面看去。

    “呕……”下一秒她就将头摆到一边呕吐了起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估计接下来要做好长一段时间的噩梦了。因为那尸体就平躺在水面直直的对着井口的位置,她这一眼看过去吓得神经都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我都叫你别看了”张靖阳摇摇头说道,果然是好奇心害死猫啊,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恐怖的,不过是一具发胀的尸体而已,这点儿承受能力他还是有的。

    李子木眉头轻皱,这井底就他一个人,如今该怎么弄上去呢?张靖阳现在又没有力气,蚩灵又拽不动他。

    想了想只好将绳子绑在尸体的胸膛处,确定打的结不会松开了之后,他才双手发力准备向上面爬去,如今只好他自己先上去,然后在上面把尸体拉上来。这井的底部是很宽,但是上面很小,只能把绳子系在胸膛部位,如果系在腰上的话一会儿出不了这井口。

    “李子木!她在你后面!”

    刚刚干呕了好一阵的蚩灵又将头转了回来,而此时李子木已经往上爬了一小段的距离。

    蚩灵睁大眼睛看着李子木的脚下部位大喊着说道,她看见李子木脚下的那段绳子还有一个人在抓着往上爬,就紧紧的挨着李子木的脚边,他往上爬一寸,下面那个东西也往上爬一寸,而那个东西,正是那具泛白发胀的尸体!

    “鬼呀!李子木!它就在你的脚下!”蚩灵着急的喊道,她甚至能够清楚的看见那具尸体,此时正仰着头看着上面的李子木,眼睛里没有一点儿黑色,脸上还有诡异的笑容,嘴巴咧着,黑色的淤泥从嘴里流了出来。

    李子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往下面看,他也看到了。

    原本应该在水里被绳子系着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他的脚边,一双发胀的双手抓着他下面一点儿的绳子,看着李子木低下头来,它咧着嘴嬉笑着,井里回荡着那咯咯咯的嬉笑声。

    李子木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它,只见她竟然将一只手伸了出来,慢慢的往上伸,就快要摸到他的脚踝了。

    这一般人估计应该早都被吓破胆了吧?李子木心里轻笑了一声,嘴角往上一咧,又将头转了回去看着上面,自顾自的往上爬了起来,就好像他脚下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一般。

    然而事实上也确实没什么东西,这一切只不过是他们的幻想而已,真正的尸体还在井底呢,虽然李子木确实看见了它就在自己的脚下,也感觉到了那冰冷的手摸着自己的脚踝,但是他知道,这只不过都是这鬼魂制造出来的幻象而已。

    “李子木!你快爬啊!它快要抓到你了!”蚩灵着急的说道,她亲眼看见那尸体快要抓住李子木了,不由得心里一急。

    “不要相信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张靖阳淡淡的说道,他虽然也看见了那尸体在往上爬,但是他也知道那是幻象而已,就如同他们先前在阁楼里看到的幻象是一个道理,只不过这个幻象看起来有些恐怖,但也却是是假的。

    正所谓相由心生,一个人看到的事物,或者对事物的感官和理解,都是有他的内心决定的,不同的心境和精神状态对同一件事物的观感是不同的。鬼魂可以通过改变人的情绪而改变人对事情的感觉,这就是幻术的原理,更重要的是,中了幻术的人并不知道自己自己中了幻术,所以感觉这就是真的一样。

    “真的吗……”蚩灵疑惑的问道,她确实看见了李子木脚下有一具尸体,无论她怎么揉眼睛,他脚下就是有那么一句尸体,她甚至能够清楚的看见那尸体脸上的表情和它的动作,也能够听见这井里传出来的歌声。

    过了一会儿,李子木终于从井底爬了上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身上都是淤泥,还散发着一阵阵臭味。

    “它爬上来了!”蚩灵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后面退,指着井口声音颤抖的说道,就在李子木上来没一会儿,那鬼也双手抓着井栏慢慢的往外面爬了出来。这怎么可能是幻象?连那头发滴到地上的水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闭上眼睛”李子木淡淡的说道,随即便自己也盘腿坐了下来,他也看见了,证明连他的心境都发生了变化。

    修身容易修神难。这句话其实一点儿都没错,李子木自认为他的修为已经很高了,但是却也依旧没有达到可以自如控制自己情绪的地步。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只要是人,那么他的情绪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

    蚩灵强行忍住内心的恐惧努力不让自己去看那井口的方向,看着李子木盘腿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她也连忙学着坐了下来,一旁的张靖阳同样是如此。

    “稽首皈依苏悉帝头面顶礼七俱胝。我今称赞大准提唯愿慈悲垂加护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诃。”

    刚闭上眼睛,耳边就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声音,蚩灵能够听得出来,这声音是李子木发出来的。听着像是歌,又好像是咒语,不知不觉间,她心里的恐惧慢慢的消失不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