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255章 龙生九子
    李子木看着房顶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几个人,眉头轻皱,蹲下身去将面前这个人的衣服用来擦了擦太阿剑身的血迹。

    这几个人应该是老管家派来的人,李子木将这黑衣人一脚踢到下面的院子里心里想道,从他吃完饭看见老管家走进来脸上的表情他就知道了。

    连张天霖都已经被他打败了,这老管家是真傻还是假傻?他早就知道了这些人要来找他了,所以也迟迟没有睡去,先前开窗的时候,他就从窗户那儿出去了。

    沿着房檐走到边上轻轻一跃便稳稳的落到了地上,李子木没有急着回房间,而是转身往蚩灵她们房间的方向走去。

    里面的灯已经熄掉了,门口也没有人闯进去的痕迹,李子木绕着这屋子周围走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又回头朝自己房间走去。

    这下子应该没有人再来了吧?李子木心里想道,回到房间里将门别上,又重新点了一根蜡烛坐在桌子边,从包里拿出一扎竹简翻了起来,今晚注定是睡不了了。

    秦火过后,《礼》已经只剩下残卷了,如今李子木手中的是他从来没有看过的完整版,自然是乐在其中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儒家六经之中,有很多并不是孔子自己所着,只不过代为收集整理而已,所以六经包含了许多先秦时期哲学家的思想观点和故事。

    “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李子木看着这其中的一段轻声的呢喃低语道,眉头轻皱。

    这卷先秦时期的《礼》中,却是记录了这么一句话,这让李子木有些奇怪起来,不仅如此,里面还记载了关于九大神兽的名称和样貌性子,以及它们各自在民间所发生的故事。

    “不应该啊……”李子木轻声的思索道,龙生九子这个传说虽然说民间一直都有,但是却是一直没有个体型儿出来,不过是个民间俗语而已,要从哪里去考究?

    一直到了明朝的时候,龙生九子才终于有了具体的内容,这中间的故事比较简单,无非就是皇帝对这个龙生九子感兴趣,大臣们只好绞尽脑汁的想出了龙生九子的具体内容而已。

    不过最开始说出龙生九子的是一个明朝内阁首辅大臣,就是那个明朝第一个获得文正号的大臣,一生才华横溢的李东阳,那个门前花始放,阁下李先生的李东阳。

    这个人李子木对他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伴食宰相”说的就是他,在政治上没有一点儿成绩建树。但是此人文学功底很强,他四下打听民间传说,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力和文学创造力,写出了龙生九子的具体内容。

    可是眼前的《礼》里面,早在李东阳前的一千多年,就已经出现了龙生九子的传说,而且其中的内容和李东阳手底下出来的龙生九子一模一样!

    他丝毫没有怀疑眼前这卷礼经的真实性,但是相隔了一两千年,李东阳的龙生九子一说和这本礼经里的龙生九子竟然完全吻合。

    李东阳的素材是从哪里来的,这个李子木不知道,礼经的素材又是从哪里来的,这个李子木就更不知道了。

    莫非龙生九子是真的存在的?李子木眉头轻皱看着这竹简上的内容思索道,对于这个龙生九子,李子木一直以为这是李东阳杜撰出来的而已,但是他现在却有着迷茫了,因为礼经上竟然也有同样的内容。

    虽然说文学高于现实,但是还是必须要源于现实的,莫非这龙生九子是真的存在的么?李子木心里疑惑。

    蛇化蛟,蛟化龙。龙的性子也和蛇差不多,也就是淫,不过龙更加变态一些,从这礼经上的内容就可以看出来了。

    与犀生子,曰为囚牛。

    与豺生子,曰为睚眦。

    与猴生子,曰为嘲风。

    与蛤生子,曰为蒲牢。

    与狮生子,曰为狻猊。

    与龟生子,曰为霸下。

    与虎生子,曰为狴犴。

    霸下同卵,曰为负屃。

    与鱼生子,曰为螭吻。

    说的是有理有据有模有样的,李子木倒是有些好奇起来,莫非还真的有这几个怪物存在么?那它们现在又在何处呢?

    而这之下又还有内容。

    龙为四等,颜色各异,红黑黄青。红为上,青占末,为朱龙,黑龙,应龙,青龙。其性同异,为应龙传淫,生百妖。

    红黑生应龙,应龙生青龙,建马。建马生麒麟,麒麟生庶兽,庶兽生万物。

    这卷先秦时期的《礼》中认为,这世间的所有有灵性的妖怪,他们的祖先都是由这几条龙生的,倒是着实有些意思,李子木看着这竹简上的内容,这不是胡扯呢么……

    李子木看到最后便摇了摇头,原来这已经失传的《礼》,也不过是在胡乱瞎掰罢了,不过倒也可以当作一个乐子来看,李子木也不较真,津津有味的翻阅着这竹简。

    不知不觉就已经将这次碣石地宫里面带出来的竹简卷轴全部都翻完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了,李子木笑了笑,他是好久没有这么入迷的看过一本书了,倒也还算是一种收获罢。

    灯盏上的蜡烛又快要燃到底了,李子木这次不再给它换上新的,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户瞧了瞧,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

    “噔噔蹬!……”

    门外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到了李子木这间房子的门口停了下来,随即便传出几声声声的敲门声。

    “走吧”门外站着的人正是张靖阳,看这样子没有刚睡醒的那种惺忪,一看就是没有睡觉,如今这才天刚蒙蒙亮,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找李子木了。

    李子木点了点头,看了看院子里,今天凌晨踢下来的几具尸体已经被老管家拖走了,留下几个染血染下的红印子已经化开了,不过张靖阳没有发现,他也不会去说,这件事情本不关他的事。

    转身回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关上门随着他出去了,来到蚩灵她们的房间,因为昨晚已经商量过,所以两人都已经醒过来了。

    几个人将东西收拾好,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这门却是没关,张靖阳直接拉开来,便看到老管家在外面铲雪。

    昨天请了一天假,实在不好意思,过几天有空了一定补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