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宿命长生 > 第330章 叶无风自落,云不雨长阴
    “清明乃是诸葛门大节,门内严加看管,没有请帖进不去的”

    诸葛应龙摇摇头苦笑道,他心里是很高兴李子木突然问起诸葛门的事情,知道他有心帮助自己,只是想要混进去太难。

    “这请帖有诸葛门专门的印记,而且有对应的座位安排,想要造假,恐怕有些难度”

    每年清明,诸葛门都会宴请江湖各大门派的人前去。

    算是一种交流罢,目的很简单,不过是想增进与大门派之间的交情联系,从而增加自己门派的江湖地位,这个并不少见。

    “接着说”李子木点点头,将茶叶快速的洗了一遍,接着提壶沏茶,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停顿。

    “如果能够弄到请帖的话,我自然有办法接近诸葛正”

    诸葛应龙握紧拳头说道,他一直都在为此做准备,并且准备得很充分,充分到有足够的信心能够通过诸葛门的考核。

    “考核是什么?”李子木接着问道,如今距离清明不过还有五天,他已经拿到河图,眼下的事情只有诸葛门这一件事情了,他答应过的,自然不会食言。

    “第一关,算卦。”

    “通过诸葛门对于一个事物的表象来算卦,算出者,通过考核”

    “第二关,闯阵。”

    “诸葛门设置的阵法,闯过,则算是通过了第一关,获得进入第二关的资格。”

    诸葛应龙倒也没有藏着掖着,知道李子木是在帮他,所以直接将自己所知道全部倒了出来。

    “第三关,布阵,用特定的物品布阵,谁布出来的阵法更加玄妙,则算通过考核”

    每年都是如此,第一关算卦,算是这三个之中比较简单的一个,只需要熟读道法就行了。

    而第二关和第三关则是考核的闯关者对于道法的理解和运用,算是学以致用而已。

    虽说他还不知道今年的题目是什么,但是他依旧有这个信心,毕竟只是诸葛门用来收内门弟子的关卡,参赛者都是一些半吊子,连内门都还没进的,有多大本事?他诸葛应龙自信自个儿不比他们差。

    “哦?你连外门都算不上的,应该对这个接触很少吧?”

    布丁丝毫不给面子的挖苦道,他知道诸葛应龙的身世,虽说姓诸葛,不过是一个黑市户口而已,哪里有机会接触正宗的道家文化?

    “是,确实,我连外门都算不上……”诸葛应龙点点头笑道,丝毫没有因为这个而生气,布丁本来就没有说错。

    “以前还小不懂事,以为自己只要过了考核,就可以进入内门了,就可以天天看到自己的父亲了,哈哈哈哈,你说傻不傻?”

    诸葛应龙嬉笑着说道,脸上依旧是一副拽拽的样子,只是眼睛里的自嘲将他心里的想法展现的淋漓尽致。

    “那人在家里面留了不少的书,我便天天翻天天看,想着比别人更努力,这样就算没有人教,我也可以比其他人还要厉害”

    诸葛应龙接着说道,以前诸葛正在他家里留下过一些书籍,他便天天抱着翻看,真要算说努力,他敢说,诸葛门的内门弟子,都没有他这么努力。

    “自学?”李子木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摇了摇头,自学?又不是三字经,背得滚瓜烂熟了就可以了,玄学是个很深奥的学问,自个儿参悟,以诸葛应龙这个年纪,又没有人指点,恐怕造诣不够深。

    又结合到李子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这家伙就是个江湖骗子,所以李子木对于他的这种自信。

    呵呵,年轻……

    “切,确实,没有师傅,连门在哪儿都得自己找,但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本道爷虽说还是个半壶水,但是肯定是比那些外门的人强的。”

    诸葛应龙自信的说道,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又摆出了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

    “你这种外行人,是不明白滴”

    ……………………

    “以一个事物的表象来算卦?有意思”李子木笑了笑说道,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茶香弥漫着整个包间。

    “正所谓相卦相卦,有相,自然就有卦,只不过看要测什么,能测得出什么而已”

    诸葛应龙大口喝下一杯茶,一脸享受的表情娓娓道来,他正在向李子木这个门外汉解释算卦这个问题。

    “是么,那你来算一卦,这周围的东西,够你算了吧?”

    李子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卦观万象,一个事物,一个举动,都存在着象,万物皆有表相,这倒是真的,有的人看得出来,有的人看不出来,这便是其中的区别。

    “好,拿你的面相来测”

    诸葛应龙一看李子木要考他,顿时就来了兴致,对于自己拿手的东西,别人问道了,那便是有些自己的底气。

    李子木也不反对,就任由他这么盯着看。

    诸葛应龙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然后就闭上眼睛,手指开始掐了起来,嘴型不断的变换着,这种中规中矩的算法,李子木倒是没有丝毫看不起的意思。

    连真人都算不出来的相,诸葛应龙这个半吊子,能算得出来?李子木心里笑了笑。

    面相是相卦中比较基本的了,但是,李子木的面相,呵呵,诸葛应龙想找个简单一点儿的,却偏偏挑了个最难的……

    见他一时半会儿没有睁开眼,李子木也不打扰他,转头看着窗外。

    今天的天气有些不太好,阴沉沉的,从早上便是这般,这还是春天,就算巴蜀长年有雨,也不会是这般模样。

    “我……算不出来……”

    诸葛应龙睁开眼睛苦笑着说道,无论怎么算,李子木的面相都是互相矛盾的,完全就是两个极端,他之前没有注意,如今正经算了,才觉得奇怪,这世间还有这种面相的人?

    “我知道”李子木头也没回的说道,依旧自顾自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我真的会算卦!”

    “我知道”

    “扯淡,你分明就是不信!再来一个,这次你说算什么,我就给你算什么!”

    诸葛应龙不服气的说道,李子木这个爱搭不理的样子,分明就是在质疑他的算卦能力,这一点,不能忍……

    “叶无风自落,云不雨长阴。此乃异象,够不够你算?”

    李子木看着窗边突然掉落到桌子上的散尾葵叶子,轻声对说了一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