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聊斋好莱坞 > 第007章 站直了,别趴下
    “艾丽克西斯吗?我记得这个名字……”

    酒保坎贝尔一边擦着杯子,一边努力回忆着,

    “她是这里的常客,听说是个演员,但在两年前自杀了。”

    “自杀了!?”

    坎贝尔那自己也不肯定的回答,却结结实实吓了查理兹一跳,她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假装不在意地惋惜着道,

    “上帝啊,为什么要做出这种选择?怎么能那么轻易就放弃自己的生命呢!?”

    “是啊!为什么呢!?”

    坎贝尔似乎也被查理兹的话勾起了心中的思绪,他轻轻放下擦拭了半天的酒杯,叹了口气,

    “我依稀还记得,那天她穿了一件红色的大衣,非常勾人。很多男人过去和她搭讪,她却毫不理睬,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威士忌。对了,就是你上次喝醉的那个位置。”

    “上,上次的位置!?”

    听到这里,查理兹已经快掩饰不住自己的恐惧了,

    “是昨晚吗?”

    “不,是前天那次。说起来,你连着两天喝醉,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啊?”

    见查理兹没有回答,坎贝尔又拿起酒杯继续擦拭着,

    “其实,本来我是记不起那么久之前的事情的。只是那晚,你给我的感觉,和她那个时候很像。啊,对不起!”

    意识到自己的说法非常晦气,坎贝尔赶忙向查理兹道歉,可被震惊的女孩,却已经没心思去注意这些了——

    “那个艾丽克西斯真的是在离开这个酒吧后自杀的,而且出事前正好坐在我上次坐的位置……”

    查理兹的心中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一切太巧合了!不,这真的是巧合吗?

    本来她对夏洛特的话还有些半信半疑,对方给她看的那段录像,她怀疑是自己被对方催眠的情况下录制的。所以,当对方提议她来苹果酒屋询问一下有没有人认识那个所谓的艾丽克西斯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在她看来,暂时离开对方的影响范围,有助于自己理清思路,揭穿这个可能的骗局。然而,现在的调查结果,却给了她沉重而惊悚的一击。

    “我是不是应该赶紧离开这间酒吧?总觉得呆在里面浑身发冷似的。”

    虽然明白这是心理作用,可查理兹却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害怕。这可不是电影中那看起来恐怖实则遥远的故事,而是真真切切发生在女孩生活中。成为这种电影的女主角值得庆祝,可如果在真实生活中被卷入这样诡异的事情中……

    查理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已经离开了酒吧,正浑浑噩噩地在街边走着,而她前方不远处,赫然就是她之前自杀的那座天桥——同时也是酒保坎贝尔口中,那个艾丽克西斯自杀的地方。

    “就是这里吗?”

    没等查理兹心中的震惊转变为恐惧,她就被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夺去了注意力——夏洛特·布斯正抱着肩膀,站在一边,眼神颇为玩味地看着她。

    *****************************

    之前,跟查理兹商量了一下,让金发女孩去苹果酒屋询问关于“艾丽克西斯”的事情后,夏洛特就离开金发女孩的家。表面上的借口是去准备一些捉鬼驱魔的道具,实际却恰恰相反——

    他从女孩租住的公寓出来后,只是稍微转个了弯儿就藏了起来,直到女孩出来,他才远远地缀在后面。虽然他跟踪尾行的技巧十分一般,可查理兹因为之前经历的事情,一路上都心绪不宁,根本就没有留意四周,自然也不会发现他。

    “她真的去了昨天那家酒吧,而不是打911报警,看来确实是相信我说的话了。”

    夏洛特故意离开,固然有自己的目的,可同时也是为了给女孩一个缓冲时间,好理清思路。让他欣慰的是,女孩最终选择了相信他——当然,即使女孩做出相反的选择,打911报警,因为他已经离开,警察也没法抓他——狡兔尚有三窟,他这个曾经的“大师”、骗子又怎么会不留几个后手呢?

    “一切顺利的话,很快就能开始捉鬼驱邪了。不过,我真的行吗?”

    虽然在查理兹面前摆出一副大师风范,但夏洛特自己明白,那只是老鬼训练的结果而已。面对鬼物,他虽然理论知识十分丰富,但鉴于穿越前的情况,却是一次也没有实践过。这就跟你即使上了再多***的课程,可如果没有亲身来过一次,也依旧是一个初哥一样。夏洛特现在的心情其实颇为相似,兴奋,紧张,充满期待而又惴惴不安。

    “该用什么办法呢?”

    虽然通过之前的接触,可以判断出,纠缠着查理兹的“艾丽克西斯”并不是什么神通广大的妖物,而仅仅是一个道行并不深的女鬼而已。甚至可能连自己已经死亡,变成了鬼的自觉都没有。但问题在于,自己虽然因为穿越到这个时代,已经可以使用法术了,但本质上也只是刚刚开始修炼而已,很多招数因为法力不足都用不出来……

    “看来真的要如老鬼说的那样,用骗术了!”

    打定了主意,夏洛特依旧不疾不徐地跟着查理兹,直到来到上次的事发地点——

    **********************************

    “艾丽克西斯的死亡地点,果然跟你上次出事的地方,是同一个地点的吗?”

    面对神出鬼没的夏洛特,查理兹一时间很不适应,她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大概是两年前的事情,苹果酒屋的酒保坎贝尔告诉我的。”

    “她是个演员吗?”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种类似水鬼的鬼物,总喜欢纠缠与生前的自己相似处境的人。”

    为了增强查理兹对自己的信任,方便之后的行动,夏洛特很有耐心地解释起来,

    “你那晚上被她附身,是因为失去了角色,喝的酩酊大醉,从而给了她机会。但反过来想一下,每天晚上,洛杉矶的街头都有无数的醉鬼徘徊,男女都有,她为什么单单选择你呢?因为你们有相似之处!”

    “你是说,那个艾丽克西斯因为也是一个演员,所以才会选择同样职业的我作为附身对象?但仅仅如此吗?整个好莱坞有那么多女演员——难道说,她会自杀,也是跟我一样,是因为发展的不顺利吗?”

    顺着夏洛特的逻辑,查理兹也得出了一个让她很不爽的推论。

    “差不多吧!一个演员会自杀,基本不是抑郁症就是发展不顺。抑郁症基本是大明星的死法,这个艾丽克西斯却籍籍无名,所以可以排除,那剩下的,自然也就是发展不顺了。”

    夏洛特叹息一声,神色复杂地看了查理兹一眼,

    “像你这样,从世界各地来到好莱坞,希望一夜成名的女孩有很多,她们大部分直到最后都默默无闻,只能徒然地看着自己芳华逝去。这种付出大量努力却一事无成的感觉,让人在精神上窒息,死亡。在追求理想与成功的道路上,倒着无数这样失败者的‘尸体’。区别在于,有的人依旧活着,只是成了行尸走肉,而有的人,则真的变成了尸体。”

    “所以她在我因为失去角色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附到我的身上,是因为和我同病相怜吗?”

    查理兹心有不甘地咬着自己的粉色的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她是认定我也和她一样,是一个无法坚持下去的loser吗?”

    “那种程度的鬼物,是没法做出‘认定’这种思考的!”

    夏洛特知道面前的女孩是为什么事情不甘心,不过对此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继续解释道,

    “能力不增强到一定的程度,鬼物可以有法术,可以有记忆,可以杀人,可以破坏,却唯独不能思考,不能认定,因为他们没有脑子了!!”

    他用手指敲了敲自己仍旧贴着纱布的脑袋,

    “没有了这里,自然没法思考,没法判断。这种程度的鬼魂,只是一团模模糊糊的精神体,它们只能模模糊糊地去感觉,只要有足够的阴暗情绪吸引,它们就会出现——所以,准确来说,莎莉,不是‘艾丽克西斯’选择了你,而是你!你选择了‘艾丽克西斯’!”

    夏洛特的话如同一记重锤砸在了查理兹的心头,她的血一下子涌到脸上,脑子里嗡嗡直响,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看到她可怜的样子,夏洛特叹了口气,却并没有就此放过她:

    “实际上,艾丽克西斯这种程度的鬼物,本身的记忆也很混乱,在短暂附身的情况下,她根本没法做出什么违反被附身者意志的事情。她只能放大被附身者的某种情绪,借着被附身者的大脑,做出——”

    “够了!!!”

    查理兹尖叫着打断了夏洛特的喋喋不休,声音之大,让附近一些神色匆匆路过的人都吓了一跳。然而,看到查理兹那如同要杀人一般的尖利表情,他们又都明智地选择了继续走自己的路。而查理兹却顾不上这些,她怨恨地看着夏洛特,看着这个无情揭开自己伤疤的混蛋:

    “是啊,如你所说,自杀这个决定,本来就是我自己做出的!!!我软弱,我没有天赋,我怕会一辈子籍籍无名下去!我害怕,我恐惧,我没有勇气去和那一个个演技都比我好的婊子竞争!我想作弊,我想去舔那些混蛋的蛋蛋,却又没有胆量在更衣室里脱光衣服!我借酒浇愁,总想自杀,却又不敢承认,只好把责任推给那根本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艾丽克西斯’,这才让你这个混蛋有机会嘲笑我!!我,我……”

    “你后悔了吗?”

    夏洛特没有安慰已经有些歇斯底里,接近崩溃的查理兹,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两眼通红,已经快要哭出来的金发女孩,静静地问道,

    “你后悔了吗?你后悔做一个演员了吗?不管当初为什么要当演员,你现在后悔自己走上这条路了吗?”

    “我,我……”

    “人的一辈子,有无数的挫折等着我们,倒下去一次,唯一的办法,就是再一次爬起来,继续在这烂泥塘一般的人生路上走下去,直到再也爬不起来为止。那么,你现在还爬的起来吗,查理兹·塞隆?如果爬的起来,那就站直了,别趴下!”

    夏洛特恶狠狠地瞪着查理兹,

    “战胜艾丽克西斯,其实就是战胜你自己的软弱!你还愿意再战斗一次吗?”

    “我,我,我愿意!”

    明明是被一个刚见过几次面的男人狠狠教训了一顿,查理兹的心底却升起了一股暖流。她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强忍着双眼的酸胀,没有哭出来,

    “虽然听起来像个傻瓜,虽然你很可能是个骗子,但我还是愿意试一次!”

    “是吗?”

    夏洛特突然笑了,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那驱鬼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有了!”

    说着,他又坏笑了一下,

    “可惜,这句‘I do’不是时候啊!”

    查理兹的脸一下子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