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聊斋好莱坞 > 第019章 宿醉
    替查理兹驱鬼后,夏洛特其实并没有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这倒不是出于什么“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想法——一般会有这种想法的,都是喜欢419的男男女女,如果是前任夏洛特的话,倒是真有可能——纯粹是他净顾着能施展法术的现实,忘记了身边的美女罢了。

    当天夜里,在小旅馆中听着隔壁的人啪啪啪时,他就已经后悔了。而随着他通过叫魂,逐渐掌握前任的记忆,这种后悔的感觉也就更加强烈——吊桥相应!前任那泡妞小能手的记忆,让他越来越充分地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怎样的天赐良机。

    然而,虽然他是穿越者,也不能随自己的意来倒转时光。而比起布置场景和写剧本这种工作技能,泡妞的水平更多是基于性格的,穿越后的法术宅夏洛特实在无法将其掌握到前任那种程度,也只能徒留一声叹息了。

    只是,正如那句话,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挨刀!山不转水转,洛杉矶虽然是大城市,可空间也不是特别大,好莱坞更是个小地方,兜兜转转间,夏洛特和查理兹又见面了——

    那时夏洛特已经提取了前任的部分记忆,虽然在道具和布景方面,没法刷出如骗术一般的“大师”成就,但在电影剧组里混口饭吃是没问题的。加上前任留下的不算丰富却也勉强够用的人脉,他甚至能混个头头当当。当时他正指挥着手下的几个小弟布置场景,恰巧看到查理兹来为一个龙套角色试镜——虽然并没有“Sky king cover ground tiger,Price tower shock river monster”之类的对暗号,二人还是很默契地装作初次见面的样子,没有提之前的驱鬼经历。

    不过,从那之后,查理兹就经常来拜访夏洛特,说是想表示一下感谢,二人也就渐渐熟络起来。至于查理兹那次试镜的结果,套用夏洛特后来在苹果酒屋里安慰她时的话就是,“祝贺你没有掉进一个垃圾龙套角色的坑里!”

    ——当然,那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再骗取查理兹信任的夏洛特喝的是格瓦斯,这让酒保坎贝尔非常不满,认为他侮辱了酒吧的存在意义。

    之后,查理兹又经过了多次试镜,只是结果都是没有“掉进一个垃圾龙套角色的坑里”。也因此,夏洛特在酒吧里“祝贺”她的次数多了,对她醉酒后,整个人画风骤变的特点,也就见怪不怪了。

    “话说回来,你直接穿着Cheesecake Factory的工作服出来,没问题吗?”

    因为平时很少有访客上门,夏洛特的屋子里并没有沙发或多余的椅子,他只好招待着满身酒气的查理兹席地而坐——地板上铺着廉价的二手旧地毯,坐上去倒是暖暖的,很舒服。

    “没关系,现在佩妮升领班了,有她罩着,只要,只要不把衣服弄脏就可以了。呕——”

    虽然那一声“呕”只是干呕,并没有呕吐物紧随其后,但夏洛特还是觉得,查理兹的这身侍者工作服怕是凶多吉少了。而同样凶多吉少的,恐怕还有她闺蜜佩妮的领班职位。

    “你还是先去厕所吐一下比较好!就算你不在乎我的衣服,也为我考虑一下吧!我可不想在凌晨12点之后打扫卫生,然后在满屋子酒后呕吐物的酸臭中睡觉!”

    夏洛特拿出了房屋主人的威严,希望能驱使眼前的不速之客按自己的意愿行事,

    “快去!用你拿手的那个模特和拳击手必须掌握的催吐法!喝下去的酒精不赶快吐出来,很快就会长胖的!”

    “呃,你说的对!”

    也许是夏洛特最后关于身材的说法打动了查理兹,她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踉踉跄跄地走进卫生间锁上门,

    “呕呕呕呕呕——”

    紧随而来的,就是一阵翻江倒海般的呕吐声,声音当然很痛苦,不过对于醉鬼,夏洛特从来只会幸灾乐祸,不会同情。

    “你真的不考虑去参加啤酒节的大胃王比赛吗?我觉得你很有希望啊!”

    “Shut——呕呕——Shut up!!”

    很显然,再有气势的怒吼,与呕吐声搭配起来,也只能惹人发笑了……

    “哗哗哗……”

    呕吐声好久才停下来,随后卫生间的门打开,一只手伴随着抽水马桶冲水的声音伸了出来。

    “有,有我可以穿的外套吗?”

    “……”

    ——果然如墨菲定律说的那样,面包总是抹黄油的一面落地,坏的事情一定会发生。

    “看来,你在Cheesecake Factory的打工要告一段落了。”

    折腾良久之后,看着头发湿漉漉,身上套着自己的大号T恤,外面还裹了一条毛毯的查理兹,夏洛特下了结论。

    “那倒不至于,不过挨骂是肯定的了。”

    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不过金发女孩坐在地毯上,明显有些垂头丧气,似乎是在担心自己的饭碗。

    ——因为多次试镜失败,长期没有收入,查理兹最后一语成谶,到底步了自己闺蜜佩妮的后尘,去Cheesecake Factory打工了。后来再次遇到夏洛特后,因为夏洛特住的公寓离她打工的那家店不远,她就经常从店里给自己的债主带点食物当晚餐或者夜宵。

    虽然当初让查理兹打欠条更多是为了取信于她以便驱鬼,事后看她那一穷二白的样子,夏洛特并没有多大兴趣讨要,不过查理兹却明显不想随便欠人人情。只不过,按她目前的偿还速度,恐怕直到她丢掉店里的工作——对于没事就请假去试镜的她来说,这是早晚的事情——这笔债也是还不上的。

    “老实说,你这么下去,挨骂丢工作都只是小事,恐怕你当初说的‘某天早上醒来,嘴里叼着别人的管子’的事情,早晚会发生的!”

    一边吃着查理兹带来的夜宵,夏洛特一边训斥着与他一样席地而坐的金发女孩,颇有几分“端起碗吃饭,撂下筷子骂娘”的气势。而被训斥的查理兹也毫不示弱:

    “按我目前的人际关系,最有可能也最后机会干这种事的就是你了!你是在提前陈述犯罪计划吗?”

    “我?”

    夏洛特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面前的金发女孩——女孩很漂亮。身材很好这点夏洛特之前为她驱鬼时就已经知道了,不过现在裹在毛毯中也看不出什么,倒是那湿漉漉的金发随意的披散着,甚至有几丝滑落到嘴角,这显得有几分诱惑——他很快移开了眼光,

    “你清醒时的样子的确不错,不过面对一个满身酒气的醉鬼,我就兴致全无了。”

    “Fuck!!”

    被讽刺的女孩冲着夏洛特竖起了中指,

    “这么敏感挑食,你早晚会ED的!”

    “噗——”

    刚喝了口格瓦斯的夏洛特一口喷了出来,一时被呛的咳嗽连连,而正坐在他对面的金发女孩也没有幸免于难,虽然没被喷个满头满脸,但身上裹的毛毯还是遭了秧。

    “反正是你家的毛毯!”

    查理兹一脸的无所谓。

    ——算你狠!!

    夏洛特一边继续不停地咳嗽,一边对这个厚脸皮的女孩还以中指……

    “呼——”

    长出了一口气,夏洛特总算从被呛住的痛苦中恢复了过来。他看了看面前这个同样从酒精中恢复过来的女孩,正色道:

    “我好话不说二遍,愿不愿意听都随你!现在我新跟了剧组,是新线的片子,你失败了那么多次,还愿意再尝试一次失败的痛苦吗?”

    “什么类型?”

    见夏洛特提到新的机会,查理兹的脸色也正经起来。她完全无视了对方所说的“失败的痛苦”,直接就询问起细节来,

    “女主角的机会很小,是重要的女配角吗?台词多吗?”

    “怎么说呢?”

    夏洛特踟蹰了一下,

    “现在还处于前期筹备阶段,是个恐怖片,规模不算大,女主角你就不用想了,女配角倒是的确有几个,不过我顶多能推荐你试镜,行不行我可说了不算。”

    “有推荐就不错了!”

    经历了多次失败后,查理兹倒是不挑剔,

    “只不过,试镜的时候,不会又有额外的要求吧!”

    “这个……”

    额外的要求是什么,夏洛特自然懂。实际上,查理兹之前几次试镜,并非全无机会,只不过每次当能决定金发女孩前途的人提出类似吃饭喝咖啡之类隐晦暗示的时候,她都用“NO”回答,结果也就迁延至今了。

    “这次新线派来的制片人叫安东尼·威斯伍德,没听说过,应该不是什么狠角色,不过目前还没见过面,也没法了解他到底是个什么性格。导演我倒是认识,是艾伦·B·迈克艾罗伊,是88年上映的《月光光心慌慌4》的编剧,这个人,很难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