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聊斋好莱坞 > 第024章 怦然心动
    夏洛特同样是一个失败者。

    穿越前,他碌碌无为的活着;穿越后,他依旧碌碌无为。

    穿越前,他在追求虚无缥缈的法术;穿越后,法术不再虚无缥缈,但他依旧在追求,却始终无法投入全部身心。他没有在法术上孤注一掷的勇气,他还要活着。这点上,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如自己的前任——

    前任是三流的编剧,二流的美术师,除了给女人酒里下药的手法算是一流之外,他的人生就没有什么入流的东西。但即使如此,他仍旧有一点让夏洛特钦佩,那就是他对电影的热爱与投入。他可以忍受低质量的生活,可以忍受每天朝不保夕,可以忍受放弃尊严骗女人的钱当小白脸,只为了他的电影梦!

    然而,现实不是小说,世间不总有公道,付出也不总有回报,前任的痛苦与汗水并没有结出成果之花。夏洛特穿越后,曾经为此叹息过,然而,当此时面对一个可以执导电影的机会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心动了!

    这是被前任的人格残留所影响了吗?

    夏洛特不觉得是这样。不说他之前借助“叫魂”吸收前任的记忆时有多小心,光是现在非常正常的感觉,就足以让他相信,自己并没有人格分裂。

    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夏洛特觉得自己是被感动了,就像看了一场感人的电影之后潸然泪下的感觉一样。

    就像他小的时候,曾经看过保尔柯察金的故事,并为之感动一样。虽然他最终没有成为钢铁,甚至只能说是一块废柴,但他却否认不了当初的感动,哪怕那份感动在长大后的自己看来很蠢。而同样,他也无法否认,有人真的因为那份感动,而成为了另一块钢铁。

    有的人会找各种危险的场合拼命作死,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而同样,找到一个合适的舞台,绽放生命,燃烧自己,也是一种证明自己活着的方式。

    “为了前任,也为了我自己——”

    夏洛特举起了手,

    “要不,我来试试!”

    *************************

    威斯伍德已经绝望了。

    他剧组的导演失踪了!还连带着女主角。而理由据说是为了去打野战……

    Bitch!Son of bitch!!

    副导演拒绝接过导筒,原因是离婚后失去进取心了——

    那你怎么不连活着的心一起失去!!

    摄影师拒绝执导,是因为受不了压力,还是因为觉得自己受了詹姆斯·卡梅隆的诅咒?

    这特码也叫理由!?该死的玻璃心!该死的乌鸦嘴!该死的卡梅隆!!

    至于编剧!?

    这该死的剧组就没有正牌编剧,剧本是导演出的,编剧自然也是他兼任!!这个混蛋!!!

    心中疯狂的咒骂着,威斯伍德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情绪流露。这既是作为一个制片人的矜持,更是他的职业素养和城府。其实他也知道,老枪和艾迪森·杨拒绝接过导筒,他们的理由或许是真实的,但却绝不是唯一的。还有一条他们俩都没说,但大家其实都知道的理由——

    临危受命,在电影开机前不久接过导筒,意味着不但要在极短的时间内理顺整个剧本和拍摄规划,而且限于成本,很难对前任的方向做出大幅的调整,尤其是他们这种小成本的恐怖片。

    这样的影片,失败几率太高了!

    而在好莱坞这种现实的地方,没有背景的新人导演有且只会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就很难翻身了。即使经历传奇,从卡车司机成长为大导演的詹姆斯·卡梅隆,他能够在《食人鱼2》之后咸鱼翻身,得到执导《终结者》的机会,也是得到了制片人吉尔·安妮·赫德的鼎力相助——而这位后来成了他的第二任妻子。

    所以,你看,没有背景的新人如果想咸鱼翻身,除了惊世的才华,还得有充当小白脸的潜质才行。

    而前面两位,显然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们无论才华还是脸,都差得很远。

    唉,我的最后一部电影啊!

    威斯伍德心中默默叹息着,已经准备放弃了,直到——

    “要不,我来试试!”

    当听到这一句时,制片人先生的心怦的一跳,仿佛天国之门正在他的眼前打开——

    “药,我的药!”

    曾经有过几次的类似感觉让威斯伍德不由紧张起来,他赶紧摸了摸胸口,发现急救药物还好好地揣在自己的胸口,才松了口气。

    “看来只是激动……”

    平复了一下心情,威斯伍德把目光投向声音的来源——那是剧组的美术师!

    ——是啊,美术师也是可以做导演的!那个该死的卡梅隆不就做过《世纪争霸战》的美术设计吗?

    “布斯先生,不,夏洛特,你确定吗?”

    “当然!”

    夏洛特点了点头,可没等他接着往下说,老枪就很突然的打断了他:

    “夏洛特,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老枪的样子很焦急,一边说还一边对夏洛特狂使着眼色。

    “我当然清楚!”

    夏洛特冲着自己的红胡子老朋友摆了摆手,

    “我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接过导筒有多大的风险。这个片子即使是艾伦自己执导的时候,因为资金和剧组实力的问题,失败的可能性其实也不小;现在他失踪了,就更成了一个烂的不能再烂的烂摊子!我这么说没问题吧,威斯伍德先生?”

    可怜的制片人苦笑着耸了耸肩。

    “但是,只有这种烂摊子,才能可能让我这种资历浅的不能再浅的人来执导,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当然,考虑到超高的失败率,这个机会也是个坑,因为很可能经过这个电影,就再也没有投资人愿意看到我做导演了。不过那些其实已经无所谓了!你知道吗,老枪?这几个月,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到底适不适合在电影行业发展下去!?”

    “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做这行,目标是为了当导演的!话说回来,该死的,除了那些想当明星的演员,剧组里又有几个人真的一点不想做导演呢!?问题在于,几年下来,我已经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继续向这个方向努力了!我想,这也是很多在这行混了一些时间,却始终没有得到机会的人的共同问题——理想,他还在吗?”

    说着,他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这颗心,面对理想的时候,还会剧烈地跳动吗?”

    ——是啊,当初的怦然心动还在吗?

    在场的很多人都底下了头,而夏洛特却在继续:

    “所以,这个烂摊子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机会,不是一个成功的机会,而是一个看清自己的机会——只有一颗还在跳动的心,才能驱动我化不可能为可能,让这部电影获得成功。而反过来,如果这次失败了,那我也可以认为,自己已经不会再为这个理想而心动了,当然,也可能是没有天赋,那么,我会彻底离开这个行业!”

    “你……”

    听着夏洛特那破釜沉舟的宣言,老枪不由有些瞠目结舌。好久,他叹了口气,

    “如果你坚持的话——”

    “那么,威斯伍德先生,你的决定呢?”

    夏洛特转向制片人。

    “我还能说什么?”

    制片人威斯伍德摊了摊手,

    “且不说你那让人感叹的决心,现实是,如果在场再没有其他人站出来的话,你就是我唯一的选择!当然,我也可以选择直接停止这个项目,但问题在于——跟夏洛特你一样,我特码的也不甘心!”

    威斯伍德突然激动起来,他在办公室中走来走去,

    “我的身体有些问题,虽然年纪不到,但这很可能是我的最后一部电影了!我到现在为止,没有制作过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电影,并不算什么金牌制作人,连狗牌都算不上!我对这最后一部电影也没有奢求,只是希望它能够正常上映,做到不赔本而已。为了这个看起来很低级的目标,我宁可给艾伦那个混蛋做筏子,让他通过打击我树立在剧组中的权威——相信你们中有些眼光毒的已经看出来了——然而,那个混蛋却辜负了我的期望!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再赌一次!”

    说着,他走到夏洛特的面前,

    “我的导演先生,面对现在的情况,你有什么方案吗?”

    “这个嘛……”

    虽然现场的情况可以说是在几分钟内急转直下,但夏洛特却似乎有些适应了。他刚才说的话中虽然充满了激情和理想,也算是有感而发,不过他毕竟不是原版的夏洛特,虽然借机搞清楚自己适不适合电影行业这个目标是真的,但话中的感情,却一定程度上是借助了自己“骗术大师”的能力。所以,他其实并没有真的鸡血上头,反而是趁着说话的间歇想了些办法——

    “首先,我要压缩剧本的情节和人物,情节方面去掉一些布景困难的场景,以便节省拍摄经费和时间;而人物角色方面,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重新为女主角做一次试镜了,直接从剩下的三个主要女配角中挑选一个好了,反正作为恐怖片的女主角,身材好和长得漂亮比演技更重要,而这三位的颜值倒都不算差!”

    “可如此一来,原本那个女配角的角色呢?”

    问话的是老枪。见夏洛特确定要接下这个他眼中的烂摊子,他干脆转变角色,配合着唱起双簧来,以便让剧组的其他人在潜移默化间接受夏洛特地位的变化。

    “直接砍掉!”

    夏洛特也明白老枪是在配合他,他很干脆地道,

    “原本的四个主要女性角色并不是必须的,直接砍成三个好了!主要改动就是这些——”

    说到这里,夏洛特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先生们,我听人说过,作为BOSS,跟人谈事业时,坏人谈感情谈理想,好人谈钱!各位都是老油条,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前面一直在谈理想做坏人,那么,现在我也做一下好人——威斯伍德先生之前说过,作为担任救急导演的酬劳,我会拿到票房分成,当然这是以电影盈利为前提。虽然预计不会太多,但我却不打算拿这个钱,我准备把这部分分成作为激励分给大家,以便提高我们影片的成功率。当然,我也说过,如果电影失败,我就彻底不干这行了。所以,我现在作为导演,实际上是属于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情况,接下来的话,你们懂的!”

    夏洛特眨了眨眼,宛如一只正在冷笑的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