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聊斋好莱坞 > 第085章 比佛利山警探2
    “福斯特小姐,请问您最近收到过什么狂热粉丝的跟踪吗?”

    附近酒店的豪华套间中,凯特向受害人,也就是朱迪·福斯特询问着问题。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影后小姐自然是不可能再待在那栋房子里了,在她经纪人的安排下,她和她的生活助理安娜,一起搬到了附近的高级酒店中赞助。

    一起陪同她俩的,还有四个人高马大,新被雇佣来的保镖。

    “如果那个跟踪狂再敢出现,不用警察,我们就会把他撕成一片一片的!”

    保镖头领安德森的话听起来很让人信服——如果他不是同时拿着一张朱迪在《出租车司机》中的剧照请她签名的话。

    ——好吧,因为受到了不知名狂热粉丝的威胁,我需要雇佣另外一个狂热粉丝来保护自己……

    朱迪总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不对劲。

    但面对面前这位FBI的探员小姐,她的回答还是很得体。

    “虽然我有一些粉丝的确很热情,但我不觉得,他们会做到这种程度。”

    “仅仅是热情吗?”

    凯特皱了皱眉,

    “那能请您把您那些“热情”的——”

    她用双手在耳边比了个引号的姿势,

    “——粉丝的名单提供给我吗?”

    “这个……”

    朱迪迟疑了一下,之后有些疲倦地叹息道:

    “安娜!”

    “给!”

    一旁的助理安娜赶忙将一叠捆在一起的信件递给凯特,

    “这是朱迪最近一年内收到的各种不太正常的粉丝来信。”

    “这么多!?”

    凯特不由吃了一惊,但还是伸手接过了信件,

    “总之,我们会好好调查的!”

    好消息是,有了这些信件,FBI有了很多可选的调查方向;

    坏消息是,这些信件太多,可选的调查方向也太多了,短时间内从这方面可能根本找不到合适的线索;

    不管如何,凯特的问题还在继续——

    “说起来,朱迪,昨晚为什么只有你和安娜住在你的家里呢?”

    ——一般来说,这种大牌明显不是会随时随地带着保镖吗?

    凯特琢磨着这个问题,而回答她的,则是安娜:

    “朱迪的保镖米歇尔,米歇尔·兰顿前两天因为一些家庭因素,请了几天假,这段时间一直是我陪着朱迪的。”

    “是这样吗?”

    凯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

    “那现在那位兰顿先生又在哪里呢?有些关于朱迪安保的问题,我觉得问他也许能得到更清楚的答案。”

    “我们现在还没有联系上他。”

    朱迪插嘴道,她的声音依旧显得非常疲惫。

    凯特回忆了一下,似乎从事发到现在,她始终还没好好休息过,那此时会是现在的样子,也实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没联系上吗?”

    凯特不禁“切”了一声,

    “那之后再说吧!能先说说你们两个是谁先发现的那个心脏吗?”

    “心脏!?”

    助理安娜的脸一下子绿了,

    “所以,那真的是人心?”

    “很遗憾,是的。”

    凯特的话音刚落,安娜就一下子软了下去。这把凯特吓了一跳,她赶忙跟朱迪·福斯特一起,将被吓晕过去的安娜搀到床上。

    “现在,即使我不说,你应该也猜到是谁先发现心脏的了?”

    一旁的朱迪向凯特眨了眨眼。

    “额……”

    凯特面对这种情况一时也有点傻眼。

    说这位安娜小姐过于胆小吧?似乎这才是一般女孩子面对血糊糊的心脏时应有的反应。

    可说她的反应正常吧?那早就习惯了类似场面的的自己算什么?

    神奇女侠吗?

    凯特内心咆哮着,却不知该吐槽自己还是别人。

    “那发现那个心脏之后,你们就赶紧从屋子里跑出来了?”

    无奈之下,凯特只好继续提问。

    “是的。”

    朱迪点了点头,

    “那种情况下,与越多的人在一起,就越安全,不是吗?”

    “明智的决定!”

    凯特称赞了一声朱迪的反应速度。内心却在琢磨一件事情——

    这到底是不是一场自导自演的凶杀案呢?

    这其实是警方在调查案情的过程中首先要确定的事情。

    与侦探小说中一切全靠推理不同,现实中,因为要求证据链扎实,拥有大量资源的警方往往会采用排除法进行调查。

    而排除,自然是先易后难,首先要排除嫌疑的,就是报案人。

    尤其是在目前这种类似密室的情况下——

    经过对四周跟拍记者的询问,凯特已经初步确认,昨晚并没有什么其他人进出朱迪·福斯特的房子。

    尤其,鉴证人员也没有在朱迪家中发现其他人最近进出的痕迹,无论是足迹还是指纹。

    这样一来,原本就在房子里的报案人自己作案后,想要通过表演摆脱嫌疑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

    所以,在假设凶手有足够的谨慎和反侦察能力之前,凯特需要先排除这种自导自演的可能性。

    这就是警方现实中的办案原则。虽然可能不近人情,从最大效率利用人力资源的角度,却是合理的。

    先易后难嘛!

    然而,刚刚朱迪和安娜的回答中,凯特却没有发现什么漏洞。

    难道真的是自己多疑了?

    凯特琢磨着,她决定再问一下,

    “那么,朱迪,能说一下你们昨晚在发现那颗心脏之前都在做什么吗?”

    “……对不起!”

    朱迪的脸色却突然变了,

    “您后面的问题我需要等我的律师到场后才能回答。”

    ——糟糕,惊了!

    凯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朱迪·福斯特并不是一个完全不了解FBI办案流程的傻瓜明星。

    恰恰相反,因为当年的辛克利事件,她曾经被FBI和总统特勤局盘问过很久,对警察的话术体系很了解。

    何况,《沉默的羔羊》中,她本身就扮演一位FBI的探员,肯定多少会研究FBI的办案方式。

    这种情况下,本身就因为辛克利事件,对FBI有心理阴影的她,一旦听出自己话中怀疑的意思,又怎么还会配合自己的调查呢?

    大意了!

    凯特不禁有些懊恼起来。

    “凯特探员,能请你先离开吗?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还一直没有休息过……”

    对方的话虽然没说尽,但下逐客令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凯特也只好识趣的告辞。

    ——没办法,现在并没有明确的证据,FBI也不能采用什么强制手段。

    尤其对方是大明星,有钱人,一言不合就会找律师。还是那种很贵很狡猾的律师。

    有那些该死的家伙在场,自己什么也问不出来。他们最擅长行使沉默权,告诉自己的当事人——

    “这个问题你不用回答!”

    “该死的沉默权!该死的米兰达法案!如果涉案人员什么问题都不回答,那还怎么调查!?”

    探员小姐无奈地抱怨着。

    “咦,等等,这个人——”

    从朱迪住的豪华套间里出来,凯特在酒店的大堂中跟一对男女擦肩而过。其中男子的面貌让她很眼熟——

    夏洛特·布斯!!

    看到这个自己在维安尔斯谷系列案件中怀疑过的人突然出现,凯特一时间有些疑神疑鬼。

    他来这里做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